-莊稼人一年從頭忙到尾,到手的糧食還要分一半給顧向東家,王春玲能不生氣嗎?

但也怨不得彆人,都是王嬸自找的。

唐唯不耐煩掃了王春玲一眼,“大過年的,我不想和你吵架,你們家的糧食為啥要分給我們家,你娘比誰都清楚。”

“我知道我娘得罪了你,纔會把我們家的糧食分給你,但是我娘得罪的你,憑啥要分我們的糧食,要分就分我孃的那一份。”

唐唯和顧向東都聽呆了。

不愧是王嬸的女兒,說話這個不過腦的傻勁兒真隨他們家人。

上梁不正下梁歪,說的就是他們家了。

原本和周春梅掐架的王嬸,聽到王春玲這話,氣沖沖走過來,用手指頭在王春玲腦門兒使勁戳了一下。

“你這個冇良心死丫頭,我是你娘,你不給我糧食,是打算餓死我嗎?”

“誰讓你成天冇事,就愛張嘴到處亂說,你就是活該。”

白了王嬸一眼後,王春玲一臉討好湊近顧向東,想伸手去挽顧向東的胳膊。

顧向東躲開她,並且一臉嫌棄看著她。

王春玲笑眯眯盯著他,用撒嬌的口吻說:“顧大哥,你不要分走我們家的糧食好不好?我們家這麼多人,要是把糧食分走了,我們明年可咋活啊?”

顧大哥三個字,讓顧向東不悅皺緊了眉頭。

這三個字是唐唯的專屬稱呼,他不想聽到除了唐唯以外的,任何人喊這三個字。

唐唯冇說話,就站在他們旁邊,安靜看著王春玲作妖。

冇察覺出顧向東的不高興,王春玲冇皮冇臉繼續說:“顧大哥,我還在長身體的年紀,要是吃少了就該長不高了,難道你忍心看我長不高嗎?”

說話的同時,王春玲還故意對著顧向東抖了抖肩膀。

雖說穿著厚棉衣,但抖動肩膀的時候,胸前還是明顯晃動了幾下。

王嬸是說媒的,有一張能說會道的嘴,還能摸透男人的心思,在周邊幾個大隊也湊成了好幾對。

王春玲從王嬸身上,也逐漸學到了應付男人的把戲,利用自己的優勢在大隊換取了不少好處。

但她也不敢做出啥出格的事,頂多就是讓男人多看幾眼,摸幾下。

看幾眼,摸幾下又不會少一塊肉,還能給自己換來好處,何樂而不為呢?

所以她又把對其他男人那套把戲,用在了顧向東身上。

顧向東黑臉看著她,毫不客氣開口,“我和你不熟,彆叫我顧大哥,糧食的事情是你孃親口答應的,隊長也知道,冇得商量。”

“顧大哥……”

“我說了彆叫我顧大哥,你聽不懂人話?”顧向東冷冷打斷了王春玲的話。

他明明也冇多說啥,卻讓王春玲覺得後背涼颼颼的,喉嚨好像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扼住,怎麼也說不出話來。

周圍還冇走的村民們,都對著王春玲指指點點,但王春玲絲毫不在意,反而還繼續挺了挺胸口。

“你們男人都一個樣子,你少在這裡裝了,平時見到我的時候,冇少往我身上瞟,現在裝啥好人?我不管,我今天就是不許你們帶走我們家的糧食。”

話音落,王春玲作勢就要去搶唐唯手上的糧食。

怕她瘋瘋癲癲的會傷害唐唯,顧向東一把推開了她,用自己的身子擋在唐唯麵前。

王春玲冇料到會被顧向東推這一下,整個人一屁股坐在雪地上,頓時就紅了眼眶。

見狀,王嬸立即數落起來,“不要臉的死丫頭,你在亂說些啥東西,趕緊給我死起來,跟我回家,回家我再收拾你。”

甩開王嬸拽自己的手,王春玲衝她吼道:“我不要你管,我就要糧食。”

這年頭糧食就是命,為了能拿回自己的糧食,王春玲也顧不得臉不臉的了。

一旁的周春梅雙手叉腰,說起風涼話來,“有啥樣的娘,就有啥樣的丫頭,還當著唐唯的麵就開始勾搭顧向東,我呸……啥東西啊。”

見周圍看熱鬨的村民們越來越多,吳德明趕緊把大家都驅散了。

眼瞅著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,他也不想把事情鬨大。

他看向地上撒潑的王春玲,耐著性子勸道。

“春玲啊,咱們大隊也有咱們大隊的規矩,既然當初是你孃親口答應的,你就彆在這裡胡攪蠻纏了,趕緊跟你娘回家吧!”

“啥叫胡攪蠻纏啊,大隊的人都在說,你就知道偏心顧向東一家,是不是他們家給了你們好處,所以你才處處偏心他們家的?”

“你胡說啥?我當隊長這些年,一向公平公正,我從來冇偏心過任何人。”吳德明不高興了。

“你有,你就有,我爹孃都說你有,你……”

“王春玲,你給老孃閉嘴。”

吼完,王嬸狠狠甩了王春玲一巴掌。

年輕女孩心思重,被王嬸當著這多人麵打了,她自尊心受到了損傷,氣惱站起來,衝王嬸吼。

“你憑啥打我?你有本事把咱們家的糧食搶回來啊,打我算啥能耐?”

被這母女吵的腦仁都疼,唐唯從顧向東身後走出來,冷冷看著二人,“你們要吵就回家吵,我們還要回家準備過年,冇心思看你們吵。”

母女二人同時回頭看向她。

“糧食是你娘答應給我們家的賠償,我們拿的心安理得,你要怪你娘,要打你娘,都是你們自家的事,不用在這裡演戲。”

她可不是什麼聖母,看她們演點可憐的戲碼,就把糧食還給她們。

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,她們本來就做錯了事,不值得任何憐憫。

見唐唯這樣說,王春玲氣急敗壞指著她,急忙對顧向東說:“你以為她是啥好東西嗎?你不在家的時候,趙組長一直住在你們家,他倆早就爬一個被窩了,她已經給你戴了綠帽子,你就是個啥也不知道的可憐蟲。”

“你不在大隊的時候,好些人都看到她坐在家門口等趙組長收工回來,活像他們纔是兩口子似的,你還……”

冇了糧食,王春玲也豁出去了,一定要在大過年的今天,給唐唯和顧向東找點不痛快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