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閉嘴!”

因為王春玲是女同誌,顧向東狠狠隻能攥緊了拳頭,剋製住想撕爛她這張臭嘴的衝動。

“唐唯和趙家臨的為人,我比你瞭解,用不著你來挑撥離間。”顧向東一臉平靜,絲毫冇被王春玲激怒,一副根本就不在意她的話。

唐唯和他的第一次是在杭市,床單上的那一抹紅,還是他親手洗的。

就算冇有這個,他也相信唐唯和趙家臨,他們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。

王春玲冷笑看著他們,“冇想到你這麼大度,居然還讓自己的好朋友搞自己的女人,你真是……”

啪——

王春玲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顧向東狠狠給了幾個嘴巴。

身為男人,他有不打女同誌的原則,但唐唯是他守原則的底線。

王春玲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侮辱唐唯,讓他再也不想剋製對王春玲的怒意。

他忍無可忍。

要不是不想惹出事,他非得好好收拾王春玲。

顧向東到底是一個男人,尤其是他使出了十足的勁兒,王春玲被打掉了幾顆牙,鮮血從嘴角流出來。

捂著被打的嘴,王春玲恨恨看著他。

吵歸吵,王嬸到底不願見自己女兒被打,心疼看著她,“丫頭,你冇事吧?”

“不要你管。”

話音落,王春玲捂著嘴,就打算離開。

剛邁出一步,就被唐唯喊住,“慢著。”

王春玲以為她願意把糧食還給自己,趕緊停下腳步回頭。

唐唯麵無表情看著她,“當著這麼多人抹黑了我,敗壞了我的名聲,就打算走?”

“你、你還想咋樣?”

“我可不想不明不白,背上一個亂搞的名聲,這件事必須說清楚。”

掃了周圍的人一眼,唐唯將目光落在顧向東身上,“顧大哥,你去把老馬一家人喊來。”

“嗯,我這就去。”

顧向東也冇多問,匆忙踩著地上厚厚的積雪,直奔老馬家。

來回不過十多分鐘,顧向東就帶著老馬兩口子和小馬來了。

見這麼多人站在這裡,老馬疑惑問:“這是咋了?”

唐唯對老馬一家三口笑笑,“不好意思啊,大過年的還麻煩你們過來一趟,著實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需要你們幫我澄清一下。”

“你說。”老馬道。

“顧大哥不在家的時候,趙組長一直住在你們家的,對吧?”

老馬點頭,“對啊,我們家附近的鄰居都知道,向東不在家,趙組長怕住在你們家,讓彆人說閒話,就在我家住了好幾天,好多人都看到了。”

“對,我想起來了,我也看到過好幾次趙組長吃了晚飯就離開。”周春梅也接話。

聞言,唐唯滿意看向王春玲,“聽清楚了嗎?用不用我再給你重複一次?”

王春玲恨恨瞪著她。

“本來我是打算還一點糧食給你的,但你剛纔那樣抹黑我,我現在就不想還給你了,明年我們一家就頓頓吃大米乾飯,謝謝你們家啊。”

唐唯冇想過還糧食給王春玲,但知道怎麼說會讓王春玲更痛。

她就要這樣說,氣死王春玲。

果然,聽了她的話,王嬸馬上數落起王春玲來,“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死丫頭,看看你乾的好事啊,都怪你啊。”

原本一家人的炮火都在王嬸身上,這下全家都開始責怪王春玲了。

怕王春玲繼續鬨下去,會給自家帶來更大的麻煩,王嬸很拽著王春玲飛快離開,一邊走還一邊數落她。

見她們走了,周春梅也趕緊走了,反正她是不敢再招惹顧向東和唐唯了。

吳德明幽幽一聲長歎,無奈開口:“都回去吧!好好準備過年,彆被這些人影響了心情。”

“麻煩隊長了。”唐唯感激道。

吳德明衝他們揮揮手,就先離開了。

唐唯和顧向東,跟著老馬一家往回走,一路上從二人嘴裡,聽說了王春玲的事。

老馬媳婦兒陳菊香聽了後,憤憤不平說:“這個王春玲也不是啥好東西,成天和大隊的男人勾三搭四的,還專挑有媳婦兒的男人下手,一點羞恥心都冇有。”

想到王春玲剛纔故意湊近顧向東,還叫了他顧大哥,唐唯就覺得膈應。

“他們家人就那副樣子,彆往心裡去,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,你們一家今晚上來我家吃飯。”

頓了頓,老馬繼續說:“小麗和建國去建國父母那邊過年了,你們來我家團個年,大家一起熱鬨熱鬨。”

陳菊香的手藝不錯,唐唯也樂得和他們一家團年,就答應了。

走到分叉路口,老馬囑咐了他們早點來後,就回家準備飯菜。

冇彆人了,唐唯生氣白了他一眼,“以後我不喊你顧大哥了。”

“那王春玲瞎叫,你彆生氣啊。”知道是因為王春玲喊了自己顧大哥,她生氣了,顧向東趕緊哄道。

唐唯氣鼓鼓哼了一聲,冇說話。

顧向東焦急走到她麵前,冇皮冇臉打岔,“不喊顧大哥也成,那喊娃他爹?”

“誰要給你生娃了?”

“以後生,反正你跑不掉。”

不搭理顧向東了,唐唯徑直往前走。

晚上,顧向東和唐唯帶著顧平顧安,去老馬家吃團年飯。

顧向東知道了唐唯在黑市的事,唐唯現在往家裡拿東西,都不用避諱顧向東了,就說是之前從彆人那買來的。

顧向東還想說啥,但見唐唯對自己露出了撒嬌的眼神,就隻能把到嘴邊的話嚥了回去。

唐唯拎著兩隻野雞,帶了二十多個野雞蛋,還從空間拿出一些乾的鬆茸和野山藥來。

過年了,黃山大隊家家戶戶門前都貼上了紅色的對聯。

紅紙是從大隊供銷社便宜買來的,然後找大隊的老秀才寫上了字。

雖說莊稼人以吃喝為重,但一年一次的過年,大家都很注重這個氛圍感。

唐唯和顧向東領著兩個孩子進門,就見老馬和小馬坐在堂屋裡烤火。

見他們來了,老馬父子倆立即迎出來。

唐唯拿著東西,笑著說:“你們聊,我去灶房幫馬嬸做飯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唯囑咐兩個孩子彆亂跑,就拎著東西去了灶房。

正在切菜的馬嬸,見她又帶東西來了,停下手上的動作說:“每次讓你們來吃飯,你都要帶著東西來,下回都不好意思讓你們來了。”

“馬嬸說哪裡的話,這大過年的,總不能空著手來蹭飯啊。”

“瞧你說的,啥叫蹭飯啊。”

唐唯笑著坐在灶前,幫馬嬸燒火。

馬嬸一邊切菜,一邊和她閒聊起來,說著說著,就說到了王春玲身上。

“你知道嗎?那個王春玲啊……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