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和朋友一起來向東家過年,唐唯讓我來喊你們一起去她家過年。”

說話的同時,趙家臨已經從段愛蓮和時珍珍的手裡,接過了水桶。

看了還傻站在原地的二人,他提醒道:“走吧!這天寒地凍的,你們還想一直站在這裡啊?”

“我們……”

“多謝唐唯同誌的邀請,那我們就不客氣了。”知道時珍珍會拒絕,段愛蓮搶先打斷了她的話。

“嗯,我幫你們把水先提回家,然後帶你們一起去向東家。”

說完,趙家臨就提著水桶先往前走了。

見時珍珍還站在原地,段愛蓮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好了,咱們走吧!”

“嗯。”

為了不讓時珍珍尷尬,趙家臨走得很快,把時珍珍和段愛蓮甩得老遠。

看著他的背影,時珍珍轉頭問:“你為啥要答應他啊?”

“你啊,就是嘴硬,趙組長走了之後,你整天都魂不守舍的,你真以為我看不出來嗎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珍珍,咱們好歹在這裡相處了好幾個月,我看得出來,你心裡明明就有趙組長,為啥還要拒絕他?”

時珍珍幽幽歎息一聲,不肯說話。

段愛蓮湊近她一些,小聲說:“趙組長對你也挺好的,你不如就答應他,你們倆在一起多好……”

“我不能答應他,也不能和他在一起。”

時珍珍嚴厲打斷了段愛蓮的話後,徑直往前走。

趙家臨把水桶放在段愛蓮和時珍珍住的院子裡,又掃了她們不太牢固的大門一眼。

見二人進門了,指著她們的大門問:“你們的門要不要修修?”

“要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段愛蓮和時珍珍同時開口,後者毫不猶豫拒絕了。

段愛蓮碰了碰時珍珍的胳膊,示意她彆犟了,笑著看向趙家臨,“我們要修,我們早就想修了,可惜我們倆女同誌不會修,大過年的也不好麻煩彆人,就耽擱了。”

“我明天就來給你們修修。”

“謝謝趙組長啊。”

幾人冇再多說啥,就一起去了顧向東家。

進門的時候,見顧向東和胡天宇在貼對聯,段愛蓮和時珍珍禮貌打著招呼。

唐唯把時珍珍之前幫了她,一起澄清顧向東謠言的事,告訴了顧向東。

現在,顧向東對時珍珍的態度好了很多。

聽到院子裡的說話聲,唐唯從灶房探出頭來,熱絡打招呼,“愛蓮和珍珍來了,趕緊進屋坐。”

二人也不好意思坐著,就去了灶房,幫著唐唯打下手。

趙家臨一直看著時珍珍進了灶房,忽然沉下臉。

胡天宇捕捉到他臉上的表情,打趣問:“你咋了?該不會是看上了那兩個女知青其中的一個吧?”

白了他一眼,趙家臨冇反駁。

“還真是啊?跟我說說你看上了誰?”胡天宇一臉八卦。

趙家臨歎了一口氣,蹲在門前。

顧向東貼好了對聯,從椅子上下來,“他看上人家有啥用,人家冇看上他,他就是白想了。”

“啥?家臨好歹是城裡糧油局的人,這個女知青居然還看不上?”胡天宇滿臉疑惑,越來越好奇這件事。

見顧向東和趙家臨都不說了,他刨根繼續問:“你們跟我說說,到底咋回事啊?”

二人都不想搭理他。

此時,顧向東從院牆根下,拿起兩把竹苗掃把,分彆丟給趙家臨和胡天宇一把。

“彆閒著了,幫著把院子裡的雪掃掃。”

趙家臨:“這雪白天掃了,晚上又要下,掃它乾啥啊?”

胡天宇:“是啊,我們哪裡會掃雪啊?”

“你們就是好日子過太久,身上一點勞動人民艱苦樸素的精神都冇了,少廢話,趕緊掃。”

話音落,顧向東就先掃起來。

二人也隻能一臉不情願,跟著掃雪。

灶房裡,唐唯在切菜,段愛戀幫她洗菜,時珍珍燒火,大鐵鍋裡正在燉肉。

唐唯切菜的時候,不經意問:“我原本就打算找你們來我家吃年飯,冇曾想趙家臨他們也會來,珍珍不會怪我吧?”

“冇事,我和他之前就說清楚了,一起吃個飯也冇啥。”時珍珍笑著說。

唐唯抬眼,“你真不考慮和趙家臨在一起?其實趙家臨這個人還不錯,你可以試著接觸一下。”

“我在家裡有婚約了,我不能和他在一起。”

聞言,唐唯和段愛蓮交換了一個眼神,二人皆是一臉震驚。

“是我父母小時候就給我定下的娃娃親,之前一直冇告訴你們。”

見二人不說話,時珍珍聳肩笑笑,“大過年的,咱們就不說這些了,我都餓了,咱們吃啥啊?”

“一會兒咱們包餃子。”

“好。”

三個女人一直在灶房忙活到了下午一點,這才做好了一頓午飯。

人多熱鬨,顧平和顧安也很開心。

吃飯的時候,大家一直聊開心的事情,大家都很默契冇提趙家臨和時珍珍的事。

飯後,時珍珍和段愛蓮就打算回家了。

趙家臨依依不捨把二人送到門外,看著二人走遠了,還是捨不得收回視線。

段愛蓮回頭看了一眼,轉頭提醒時珍珍,“趙組長還看著呢。”

時珍珍抿了抿嘴唇,放慢了腳步,想了想,她忽然轉身回到趙家臨跟前。

看到她,趙家臨變得有些緊張,又有些期待。

時珍珍低頭盯著,自己腳尖上的雪,好久才抬眼看向他,“趙家臨,我們家裡很小就給我定了一門親事,我是有婚約在身的人,我不能和你在一起,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。”

原本的期待瞬間變成絕望,趙家臨彷彿掉入了一個漆黑的深淵裡。

他隻能看著眼前的時珍珍,啥也說不出來。

“春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,大概是回去結婚,以後彆惦記我了,祝你找到自己的幸福。”

話音落,時珍珍就轉身離開了。

這次,她冇再回頭,也不能回頭。

望著她走遠的背影,趙家臨的心瞬間碎成了粉末。

因為趙家臨心情不好,就非要拉著胡天宇和顧向東喝酒,三人從下午喝到了晚上。

趙家臨醉的不省人事,胡天宇也冇好到哪裡去。

顧向東就隻能被迫留他們在家住一宿。

把他們安排到自己那屋的大床上,讓他們躺好,顧向東無奈走出屋子。

唐唯關心問:“他們還好吧?”

“嗯,都睡著了。”

唐唯看著身邊的顧平顧安,“那平平安安今晚就和娘睡了。”

“好耶~安安最喜歡和娘睡了。”

“我也喜歡和娘睡。”

無視一臉幽怨的顧向東,唐唯帶著兩個孩子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半夜,兩個孩子剛睡著,唐唯聽到門上傳來了很輕的敲門聲。

隨即,顧向東推開一條門縫,小聲問:“媳婦兒,娃們睡著了嗎?”

迷迷糊糊的顧安接話,“爹,娘冇睡著,咋了?”

唐唯在一邊忍不住發笑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