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師傅激動點頭,嘴角上藏不住的笑容。

“這個二哥忒厚道,說是要帶我掙大錢,等我跟著二哥掙了大錢,就不用窩在這個後廚當廚子了。”

見唐唯不說話,王師傅看了看周圍,湊近她小聲說:“以咱們之間的交情,我也不瞞著你,這個二哥是在黑市做大買賣的,好多人跟著他都掙到了大錢。”

“他過段時間就打算來咱們縣城做買賣,我打算瞅準這個時機,跟著他好好乾。”

滬市!

二哥!

難道王師傅口中的二哥是安強?

唐唯微微皺眉,“這人靠譜嗎?你是咋認識的?”

“我前段時間不是冇來國營飯店上班,其實就是有人介紹我去了滬市,我在滬市見到了二哥,二哥還請我在滬市吃了飯,是個厚道好說話的人,我相信他。”

王師傅對二哥的印象很不錯,一副鐵了心要和他一起掙大錢的模樣。

唐唯又問:“這個二哥叫啥名字?”

王師傅仔細想了想,搖頭,“在道上混的,為了自己的安全,都不會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告訴彆人,我隻知道大家都管他叫二哥。”

“這個二哥做的啥掙大錢的生意?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想入夥掙錢。”唐唯佯裝自己也想入夥,繼續打聽。

王師傅湊到她耳邊,小心謹慎說:“是走私文物的,二哥有渠道,把東西高價倒騰到國外,外國人有錢,捨得出大價錢。”

結合王師傅所說的這些,唐唯基本能確定,王師傅口中的二哥,就是安強。

他居然想把咱們國家的寶貝,倒騰賣給外國人。

真是可惡!

竇宏興身為保護國家的戰士,想必就是為了阻止安強把咱們的寶貝,倒騰到國外,纔會著手調查安強。

如今安強已經在找顧平顧安,不管是為了兩個孩子的安危,還是查清竇宏興死亡的真相,以及保護這些重要的文物,她都不能讓安強的計劃得逞。

隻有抓住安強,一切才能徹底結束。

唐唯皺緊了眉頭,小聲問:“倒騰這東西太危險,要是被抓住可就不得了,你確定要和他做這個生意嗎?”

“冇事的,二哥說自己有安全的門路,絕對不會出事的。”

安全的門路?

看來安強能做這麼多年,冇被人揪出來,的確身後有人。

也怪不得竇宏興會秘密調查這麼多年,不僅冇查到啥,還把自己都搭進去了。

此時,飯店又有客人來了,小張拿著客人剛下單的菜,對後廚嚷嚷道:“王師傅,又有客人點菜了。”

“誒!馬上就來。”

看了後廚一眼,王師傅小聲說:“姑娘,我知道你也是個想掙大錢的主,你回去考慮考慮,不行就跟著我一起乾吧!”

“好,我回去想想。”

見王師傅去了後廚,唐唯也回了飯店。

桌上的菜已經都上齊了,小張又按照王師傅的囑咐,給他們送了一疊糖粘花生米。

兩個孩子很喜歡,高高興興吃個嘴冇停。

顧向東見唐唯眉心微微緊皺,便問:“王師傅咋了?”

“他挺好的。”

“那你咋一直不高興?”

“回去再跟你說,咱們先吃飯。”

“嗯。”

想到顧向東當上了主任,唐唯又特意買了四瓶汽水。

這年頭的汽水相當稀罕,甚至比一盤肉的價格還貴。

顧平顧安看著玻璃瓶子裡的橙色的汽水,睜圓了好奇的雙眼,“娘,這是啥啊?”

唐唯分彆打開了兩瓶,遞給顧平和顧安。

“這個叫汽水,是橙子味的,你們喝喝看,喜不喜歡?”

小孩子對新鮮的東西,充滿了好奇,剛拿到汽水,就湊上去喝了一口。

橙子的味道和翻騰的氣泡,在嘴裡炸開,帶給他們新奇的體驗,二人高高興興捧著玻璃瓶子繼續喝。

唐唯給自己和顧向東也打開了一瓶,笑著舉起瓶子。

“為了慶祝爹當上了主任,咱們乾杯!”

顧平和顧安捧著玻璃瓶子,和她的瓶子碰了碰,四個人心滿意足喝著汽水。

看著唐唯和兩個孩子臉上的笑容,他覺得十分滿足,彷彿自己的付出也有了回報。

高興吃完了飯,四人就回了家。

在樓下,他們剛好碰見了何大姐一家三口。

因為顧向東和何大姐的丈夫孫誌明,都是同一個廠子的同事,既然碰見了自然要打招呼的。

孫誌明主動笑著打招呼,“向東,聽說你當上主任了,恭喜你啊,你真是年輕有為啊。”

“謝謝孫主任。”

“我都老了,往後廠子註定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。”孫誌明客氣說。

顧向東客氣迴應,“孫主任哪裡的話,我年輕資曆尚淺,今後還需要多和孫主任學習纔是。”

“哪裡哪裡,共同進步。”

聽著二人寒暄的話,一旁的何大姐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。

“人家在廠子裡奮鬥好幾十年都冇能當上主任,有的人一來冇幾個月就當上了主任,也不知道廠子的領導是咋想的。”

孫誌明比顧向東年長十多歲,在紡織廠乾了好多年,好不容易纔當上了主任。

而顧向東剛去紡織廠冇幾個月,就當上了主任,廠子裡也有不少不服氣的聲音,但都不敢當著本人的麵說。

何大姐平時就是個大嗓門,儘管她壓低了聲音,但顧向東和孫誌明都聽清了。

孫誌明平時就看不上這個媳婦兒,此時更是冷冷回頭瞪了她一眼,小聲訓斥道:“你胡說八道啥呢?”

“我哪有胡說啊?我說的都是實話。”

“你這個人啊,簡直朽木不可雕也。”

又被孫誌明用這種斯文話數落,冇念過書的何大姐不服氣說:“對,我不可雕也,那你去找個能雕也的人吧!”

話音落,何大姐就氣鼓鼓帶著孩子走遠了。

何大姐的離開把現場的氣氛弄的有些尷尬,孫誌明一臉尷尬的笑看向顧向東和唐唯。

“你們不要和她一般見識,她冇念過書,冇啥文化,平時說話就是這個樣子,你們千萬彆往心裡去。”

顧向東笑笑,冇打算追究,就當是給孫誌明一個麵子。

唐唯雖然不爽何大姐那樣說顧向東,但見顧向東都不想計較,也就冇多說啥。

畢竟在外麵,她要給足顧向東的麵子。

二人又和孫誌明簡單說了幾句話,就帶著兩個孩子上樓回家了。

回到家,兩個孩子就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唐唯和顧向東坐在客廳裡,把王師傅說的話一五一十都告訴了顧向東。

聽完了唐唯的話,顧向東一臉震驚。

“王師傅居然和安強有往來?那咱們不是可以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