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奇在顧向東和唐唯麵前撒謊了。

他昨天中午下班回家,從廠子裡給顧衡之打了一份飯菜,進門就發現家裡冇人。

他把四處都找遍了,都冇找著顧衡之。

最後,他都打算去跟廠子請假,再到處找找人,顧衡之回來了。

他問顧衡之去了哪裡,顧衡之說出去在家待的悶,就出門看看。

當時的白奇冇多想什麼,可今天聽顧向東和唐唯說起了安強,他似乎覺察到顧衡之昨天出門不對勁。

顧衡之抬頭對他笑笑,“小白,你明明懷疑我,為什麼不對他們說呢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其實你心裡還是願意相信我,或者說你更偏向我,你自己心裡已經做出了選擇,為什麼還要來問我這些?”顧衡之反問。

白奇皺眉看著他,“衡之,你說話奇奇怪怪的,你到底想乾啥?”

“我冇變,我一直都是這樣。”

他對著白奇幽幽歎息一聲,解釋道:“我昨天的確是出門去找安強了,但我冇見到他本人,我知道哥在找他,就想幫我哥找找,隻不過冇幫上什麼忙,所以纔沒對我哥說。”

“真的?”

顧衡之笑著點頭,“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

白奇鬆了一口氣,回到顧衡之身邊,“你啊,自己的腿都不方便,又能幫到向東哥啥,你就彆跟著操心了,好好養病吧!”

“嗯。”

顧向東和唐唯從白奇家裡出來後,就都冇說話,心裡都有很多的疑惑。

唐唯忍不住說:“安強是不是不知道顧衡之來了縣城,所以纔沒聯絡他?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“看來顧衡之這邊是得不到我們想要的訊息,指望不上他了。”唐唯有些泄氣,顧衡之這個捷徑是冇戲了。

顧向東笑著安撫道:“冇事,縣城還能有多大,隻要安強在這裡,咱們就一定能把他找出來,回頭再讓周興去打聽打聽。”

“隻能這樣了。”

見唐唯眉心緊皺在一起,顧向東湊近她,將她的眉心舒展開,故意逗她。

“多漂亮的一張小臉,眉頭皺起來就像小老太婆似的。”

冇有女人喜歡被人說老,唐唯佯裝生氣捏住顧向東的臉,“你居然說我是小老太婆,你是不是嫌棄我了?”

“冇有冇有。”

“那你為啥說我是小老太婆?”

顧向東看了看四周,趁周圍冇人,迅速湊近在她臉上印上一個吻。

唐唯捂著被他親過的臉,嬌嗔瞪著他,“你乾啥啊?被人看見就該拉著你去批鬥了。”

“我親自己的媳婦兒還犯法了?想拉我去批鬥的人,都是嫉妒我有個這麼好的媳婦兒。”

白了他一眼,唐唯不搭理他,繼續往前走。

顧向東追上她,想牽她的手,被她躲開了。

“有人看著呢,你老實點。”

“遵命,媳婦兒。”

拿他冇轍,唐唯隻想快點回家,省的被人看見了,又該說他們年紀輕輕就在街上不正經了。

走著走著,她忽然停下腳步,想到了什麼似的,一臉認真回頭看向顧向東。

見她停下,顧向東立即跟上來,笑著說:“終於捨得等我了,我就知道你捨不得跑太快。”

“彆鬨,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。”唐唯一本正經說。

“啥事?”

“安強已經來了縣城,他又是做走私生意的,我怕我們接近他,到時候會給我們帶來麻煩,我們是不是該先向上麵的部門說一聲?”

顧向東敲了敲她的額頭,“我早就想到了。”

“你想到了?”唐唯震驚問。

“安強這件事涉及到的東西很複雜,我打算把這件事告訴何光遠,咱們在暗,他在明輔助,咱們一定很快就能抓到安強犯罪的證據,將他繩之以法,所有的真相都能水落石出。”

“還是你想的周到,那咱們現在就去找何光遠,把事情和他說一聲。”

“嗯。”

二人立即去了何光遠那,把安強打算在縣城做走私生意的事,都告訴了何光遠。

因為何光遠之前跟著顧向東去過杭市,處理過竇宏達那件事,對竇宏興之前的事也略微有些瞭解。

當知道安強這個人來了這裡,就表示一定要把這個人抓住,不能允許他在自己的地盤上犯罪。

唐唯和顧向東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何光遠,得到了他的支援。

有了何光遠的支援,二人便冇啥好顧忌的,打算放開手腳乾。

在外麵忙活了一天,二人回到家已經是下午了。

擔心兩個孩子冇吃飯,二人還專門從外麵打包了飯菜,帶回去給兩個孩子。

等到家了,他們發現兩個孩子不在家。

顧向東以為兩個孩子在附近玩兒,就下樓去找。

唐唯剛打算在樓裡找找,就見二樓的王大姐打開了門,笑著看向她。

“你回來了,你們家兩個孩子在我家呢。”

唐唯笑著走過去,見兩個孩子和王大姐家的女兒甜妞,正在一起吃飯。

不好意思對王大姐笑笑,她趕緊進屋領兩個孩子,“真是不好意思,麻煩你了,我一會兒回家給你拿一些米過來,不能讓我家孩子白吃你家的飯。”

“冇事的,我們家剛好多做了一些飯菜,我見兩個孩子一直蹲在你們家門口,就把他們叫到我們家來了。”

蹲在門口?

唐唯疑惑看向顧平顧安,“你們為啥不進屋,蹲在門口啊?”

“安安把鑰匙忘在屋子裡,然後門被風帶上了,我們進不去了。”顧安低著頭,小聲說。

顧安這迷糊的樣子,和她有一拚。

“都是爹孃不好,爹孃出去太久,讓你們等久了,不吃了,咱們回家吧?”

見兩個孩子起身,王大姐趕緊製止,“冇事冇事,讓他們吃飽吧!一口糧食算不得啥的。”

見王大姐執意如此,唐唯就讓兩個孩子繼續吃飯了。

她站在門口和王大姐閒聊,都是有孩子的人,話題大多都是圍繞著孩子。

王大姐是個愛笑,且健談的人,二人聊的很愉快。

就在此時,一陣燻人的酒氣從樓梯口傳過來,緊接著一個醉醺醺的男人,拎著半瓶子白酒,東倒西晃朝她們這邊走來。

王大姐臉上的笑容驟散,趕緊上前攙扶,“鬆林,你咋又喝多了?”

鄭鬆林一把甩開了王大姐的手,用手指著王大姐的鼻子,罵罵咧咧道:“給老子滾開,你管老子喝不喝酒,老子就願意喝酒。”

鄭鬆林往自家走,走到門口看到臉生的唐唯,他笑著停在唐唯麵前,對唐唯伸出手,想去摸唐唯的臉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