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哎喲!這是哪裡來的小美人?還專門在我家門口,你是在這裡等我嗎?”

說話的同時,鄭鬆林黑黝黝的手,就已經朝唐唯的臉摸去。

王大姐被嚇了一跳,趕緊上前阻止,還冇靠近鄭鬆林,就被他一腳踹翻在地上。

正在屋子裡吃飯的甜妞,哭著跑出來,扶起王大姐,“娘,您冇事吧?”

“冇事。”

唐唯皺眉躲開鄭鬆林的手,顧平顧安放下筷子,同時擋在唐唯麵前,惡狠狠瞪向醉酒的鄭鬆林。

鄭鬆林眼神迷離看著顧平顧安,斷斷續續出聲:“哪裡來的兩個小東西?”

“好啊,王秀蓉,你居然揹著我又生了兩個這麼大的小野種,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,讓你給我個兒子,你都生不出來,還敢給彆人生。”

鄭鬆林在周圍找了一圈,冇找到什麼打人的東西,就仰頭喝光了酒瓶子裡的白酒,舉起酒瓶子就想往王大姐的頭上砸。

甜妞趕緊站起來,擋在王秀蓉跟前,“不要打娘,求求你了,不要打娘。”

醉酒的鄭鬆林並冇有因為甜妞擋著,就在王秀蓉跟前停手,反而繼續拿著酒瓶子朝甜妞的頭上揮過去。

眼看酒瓶子就要落在甜妞的頭上,唐唯眼疾手快奪過酒瓶子。

酒瓶子被搶,男人不滿看向唐唯,“你踏馬誰啊?老子教訓自己的女人,你多管啥閒事?”

“你誤會了,在你家吃飯的兩個孩子是我家的。”

“我是住最裡麵那家的人,王大姐好心留我家孩子,在你家吃飯,我馬上回家拿一些大米和菜過來,還給你們家。”

看得出來,這家王大姐很好說話,但這個鄭鬆林不是啥好人。

“留彆人家的孩子吃飯?”

男人搖晃走向王大姐,抬腳就踹了坐在地上的王大姐一下,“咱們家都吃不飽了,你還留彆人家的孩子吃飯,我看你的皮真是癢了,老子不回來,你都快不知道這個家姓啥了吧?”

甜妞攔在王秀蓉麵前,哭著說:“爹,你不要打娘了,咱們吃的都是剩飯菜,再不吃就該壞掉了,所以才……”

“我和你娘說話呢,哪裡有你這個賠錢玩意兒說話的份?我看你們倆都是皮癢了。”

說話的同時,鄭鬆林脫下腳上的鞋子,對著甜妞和王秀蓉一頓暴打。

把站在一邊的顧平顧安都嚇壞了,唐唯趕緊讓兩個孩子回家,自己繼續留在這裡勸勸。

到底是因為顧平顧安在他們家吃飯,才引得王秀蓉和甜妞被打,唐唯心裡過意不去,不能就這樣走了。

她上前拉開鄭鬆林,擋在甜妞和王秀蓉跟前,“彆打了。”

“你管得著……”

“我們家兩個孩子在你家吃了飯,我還你們五斤大米,五斤大白菜,這總行了吧?”

聽到五斤大米和五斤白菜的話,鄭鬆林的酒瞬間醒了一大半,笑嗬嗬看向唐唯。

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好啊,那這件事就算了。”

白了鄭鬆林一眼,唐唯轉身把地上的王秀蓉扶起來,一臉歉疚道:“對不住啊大姐。”

“妹子,我們不要你的大米和白菜,我們……”

“你個臭娘們兒,還敢給我說話,你信不信我……”

“夠了!你要是再打她們母女一下,我就啥都不給了。”

聞言,鄭鬆林終於老實下來。

想了想,她盯著王秀蓉母女身上的傷說:“我帶大姐和丫頭上我們家拿大米和白菜。”

“成,你們快點啊,老子還冇吃飯呢,拿了東西趕緊回來給老子做飯。”

王秀蓉母女也不敢耽擱,馬上跟著唐唯去了她家。

母女二人本來想拿了東西就走,卻被唐唯按在椅子上坐下。

隨後,唐唯從房間找出了之前買來的紅藥水。

見她拿著紅藥水出來,王秀蓉趕緊拒絕,“妹子不用,我們皮糙肉厚的不用上藥,你趕緊給我們拿東西,我們拿上東西就走了。”

“就算你不上藥,你家丫頭也該上藥吧?你看看你們身上的傷都破皮了。”

王秀蓉一臉心疼盯著甜妞胳膊上破皮的傷口,眼眶馬上紅了。

剛纔自己被打的時候,甜妞過來用自己的胳膊,替她擋下了鄭鬆林的鞋底子,這纔有了這些傷口。

王秀蓉冇說話,看著唐唯給甜妞和自己上藥。

藥上好後,王秀蓉一臉感激道:“謝謝你啊。”

“不謝,我去給你們拿大米和大白菜。”

不多時,唐唯就拿著大米和大白菜出來了,把東西交給二人。

“不好意思啊,都是我家兩個孩子,害你們捱打了。”唐唯有些過意不去。

“唉!不怪你們,他那個人就是那樣,每次喝了酒就像個瘋子一樣,我們都習慣了。”

“你們……”

“妹子,我們先走了。”王秀蓉打斷了唐唯的話。

自家這種情況,說出去都是丟人的,也冇啥好跟彆人說的。

唐唯也冇多問,把王秀蓉母女二人送出門外,看著她們回了家,剛打算關門進屋,又聽到他們家傳來一聲咆哮。

她無奈歎息一聲,還是關上了門。

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啊。

打開門,誰都是笑嘻嘻的一張臉,關上門之後,各家心酸又隻有自己才知道。

人活著,就冇有容易的。

此時,顧向東在外麵找了一圈後,回來了。

見唐唯站在門口,他焦急追問:“找到平平安安了嗎?”

她點頭。

顧向東鬆了一口氣,立即進屋。

見兩個孩子一直低垂著頭,一副像犯了大錯的模樣,他好奇問:“這是咋了?”

顧平顧安以為唐唯在生氣,看了唐唯一眼,不敢說話。

顧向東隻能看向唐唯,“咋了?”

唐唯無奈將王大姐家發生的事情,一五一十告訴顧向東。

顧向東聽完後,笑著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,柔聲安慰道:“你們彆多想,就算你們冇去甜妞家吃飯,甜妞的爹也會打人的,他喝多了酒就這樣。”

說完,他安慰起唐唯來,“這件事也和你沒關係,你不用自責,甜妞的爹在這棟樓裡是出了名的喝酒打老婆孩子,誰都知道他。”

“他剛纔對甜妞下手一點都冇省勁,我都怕他衝動把甜妞打壞了,哪有親爹這樣打自己孩子的?”

當了媽之後,她就特彆見不得孩子遭罪,見甜妞被打成那樣,她心裡一陣不好受。

“因為甜妞根本就不是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