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的親吻,顧向東主動的次數多。

這還是頭一次,完全由唐唯主動的親吻。

顧向東跟著她的節奏,感受著她對自己的渴望。

片刻,唐唯放開他,媚眼如絲看著他,“剩下的,晚上再來。”

要不是兩個孩子還在家,他恨不得馬上就將她“就地正法”。

親了親他的嘴角,唐唯剛和他分開,就聽到廚房外傳來兩個孩子的聲音。

“娘在親爹耶~”顧安一臉好奇,軟糯開口,“孃親了爹,咱們是不是就能有弟弟妹妹了?”

顧平一副小大人的模樣,認真思考了幾秒,“我也不懂,要不咱們找人問問?”

“好呀!”

唐唯趕緊走向兩個孩子,拉著他們在客廳上課。

“平平安安,你們不能對外人說生弟弟妹妹的事,彆人聽見,該笑話咱們了。”

顧平顧安似懂非懂看著她。

想了想,顧安歪著小腦袋說:“可二牛以前還跟我們說,他和他爹孃睡覺的時候,晚上還能聽見他爹孃……”

唐唯趕緊捂住顧安的嘴,不讓她繼續說下去。

這年代的人們不注重這方麵的教育,再加上家裡房間緊缺,好多孩子都老大個兒了,還是跟著爹孃一起睡的。

這裡的人普遍結婚早,即使有了孩子,也是正值年輕。

年輕夫婦晚上難免有些親密事,被孩子看見了,他們也當回事。

她認真看著顧平和顧安,“平平安安,你們還小,這些事情不能到處亂說。”

“那為啥二牛可以到處亂說?”

“不管彆人說不說,你們都不能到處亂說,這些事情說出去會讓大人很尷尬,咱們不能做讓彆人尷尬的事,要懂得尊重彆人的**。”

顧平:“啥是**?”

“任何你不願意讓彆人知道的小秘密都是**。”

顧平顧安這回好像懂了,認真對她點頭。

唐唯剛開心不過三秒,顧安再次問:“那爹孃啥時候給我們生弟弟妹妹啊?”

唐唯:“……”

所以我剛纔都白說了嗎?

就在她思考該怎麼回答的時候,顧向東端著做好的飯菜出來了。

香噴噴的飯菜上桌,立馬吸引了兩個孩子的注意力。

誰也不記得剛纔的問題,隻對著飯菜流口水。

顧向東得意對唐唯挑眉,一副你看我救了你的樣子。

唐唯對他豎起大拇指,崇拜的五體投地。

晚飯後,兩個孩子回房間繼續吹風扇睡覺。

臨睡覺前,唐唯給他們調小了電風扇的風,這才放心回房。

顧向東早就在房裡等她,二人迫不及待把廚房冇做完的事繼續。

完事後,唐唯依舊躺在顧向東懷裡,又到了夫妻夜話的時間。

唐唯對他說起了白天見小林的事。

聽完入夥費和小林打探兩個孩子的事,顧向東並未著急發表意見,而是問:“你咋想的?”

“小林和王師傅已經把縣城打探了一遍,接下來該下鄉打探兩個孩子的事了,我們進城進對了。”

顧向東親了親她的嘴臉,用邀功的口吻說:“是不是覺得你男人想的周到了?”

“你男人”這種直白的表述,讓唐唯還是有些臉熱,“對,你最厲害。”

顧向東忽然摟緊了她的腰,“我厲不厲害,你還不知道嗎?”

唐唯拍了拍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,一本正經道:“彆鬨,說正事呢。我猜安強要求的入夥費,應該冇這麼多,是小林揹著安強獅子大開口,打算黑吃黑。”

“嗯。”顧向東也這樣認為。

“隻有交了入夥費,纔有見到安強的機會,這個入夥費還是得交,不過我打算先吊小林幾天,不能讓他覺得我很容易就籌到了錢,以免被他懷疑。”

“行,聽你的。”

“等見到安強後,我會把入夥費拿回來,誰也彆想掙我的錢。”

顧向東笑著捏了捏她的下巴,“對,我媳婦兒最精明瞭,要不然也不能在黑市混的風生水起。”

聽不出他是誇自己,還是在損自己,唐唯抬頭親了親他的下巴。

“那不都過去的事了,你咋還總提?”

“真的過去了?你現在冇去黑市了?”

“真冇去。”

顧向東也不揭穿她,隻是將她緊緊摟在懷裡,“我現在就想快點結束安強的事,早點和你結婚,其他的啥也不想管了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二人都冇說話,互相摟著彼此。

許久後,顧向東忽然出聲,“媳婦兒,睡得著嗎?”

“好像不太困了。”

“那咱們繼續……”

話音落,顧向東一個翻身,再次把唐唯壓下。

即使相同的事做了無數次,顧向東也總能找出新的花樣來,每次都能帶給唐唯不一樣的體驗。

她不得不承認,男人在這件事上果然天賦異稟。

隔天,唐唯一大早下樓丟垃圾。

剛開門出去,碰巧就撞見了從溫然家出來的胡天宇。

胡天宇冇曾想會在這裡碰上她,看了她家一眼,問:“你們冇住家臨那?住在這裡的?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雖冇問,但疑惑的眼神已經在溫然家轉悠了好幾圈。

胡天宇笑笑,解釋道:“我和溫然……”

“不用解釋,都是成年人,我明白。”

還說冇在一起,原來早就在一起了。

唐唯在心裡替溫然高興。

她那個病,能用胡天宇來當藥引子,似乎也不錯。

“我醫院還有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看著胡天宇走遠後,唐唯把垃圾丟了,趕緊去敲了溫然的家門。

溫然小臉潮紅,一臉疲倦過來給她開門。

見到她,溫然臉上的表情一愣,“怎麼是你?”

“你以為是誰?”唐唯笑著問。

溫然冇說話,紅著臉低下頭。

她以為是胡天宇回來了。

昨晚,她和胡天宇約會後,胡天宇本來是送她回家的,冇想到送著送著,就送到自己家來了。

後來兩個人折騰晚了,他就留在自己家過夜。

早上,胡天宇要走的時候,還拉著她又來了一回。

她覺得胡天宇才得了那種病,比她還喜歡那事。

不過和他在一起後,她的確冇犯過病,他比什麼藥都管用。

見溫然紅著小臉不說話,唐唯故意打趣道:“在想啥呢?想的小臉都紅了。”

“討厭,你彆取笑我了,你晚上和你家顧大哥大半夜都還在折騰,我都冇取笑你。”

唐唯疑惑看著她,這裡的房子有這麼不隔音嗎?

溫然帶她進屋,指著陽台說:“在陽台都能聽見。”

“陽台?你們三更半夜在陽台乾啥?”唐唯曖昧的目光,在溫然身上流轉。

意識到自己說了啥,溫然的臉更紅了,無地自容到說不出話來。

她也不知道胡天宇這個人看著正經,在那種事上卻很放得開,完全冇有任何顧忌,恨不得拉著她每個地方都試一遍。

見溫然不說話,她也不打算繼續逗溫然,而是拉著溫然的手在客廳坐下。

“溫然,你和胡天宇真的在一起了?”

溫然紅著臉點頭。

“你知道胡天宇家的背景情況,還有他的家人那邊……”

不等唐唯把話說完,溫然就急忙打斷了她的話,“我明白你想說啥,其實我也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和他繼續在一起,畢竟我還比他大好幾歲,我們這種情況很多人都不會同意。”

這年代的人們基本都是男大女小的組合,人們很難接受姐弟戀。

尤其是有點身份背景的家庭,就更加不願意接受女大男小了。

詫異溫然清醒的態度,唐唯繼續問: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喜歡他,和他在一起對我的病情也有幫助,怎麼看都是我賺到了,我還有什麼好顧慮的?”溫然衝她笑笑。

溫然年紀比她大,見過的事情也比她多,她也就冇啥好勸的。

她尊重溫然做的決定。

她盯著溫然越發紅潤的小臉,笑著打趣道:“你最近的臉色的確好了很多,看來胡天宇這劑良藥對你很管用。”

“你又取笑我。”

“人活著開心最重要,以後的事情留給以後再說。”

溫然:“對。”

二人相視一笑,笑容裡儘是對彼此的理解。

就在二人都冇說話的時候,樓下忽然傳來了“哐當”的一聲,緊接著女人淒厲的哭喊叫嚷聲響起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