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人對視一眼,又同時看向甜妞。

唐唯笑著問:“你想說啥啊?”

甜妞撲通一聲跪在他們麵前,堅定抬眼看向他們,“叔,嬸子,謝謝你們答應我娘照顧我,但我已經想好了,我現在可以去外頭打零工掙錢,等我再長大一點就想辦法進廠,我不用你們照顧太久,你們就最近幾天,給我口剩飯剩菜吃就成。”

甜妞的骨子裡有王秀蓉那股韌勁,堅定不服輸的眼神,讓人既心疼又難受。

明明隻是個十多歲,還冇成年的孩子,卻要在這些坎坷經曆中,被迫長大。

唐唯心裡一陣陣難受。

她一臉溫和走過去,拉著甜妞的手坐下,“你現在還小,你去哪裡打零工?”

“我、我去找找,總能找到的,我不怕吃苦不怕累。”

“我答應過你娘要照顧你,就一定會照顧你的,你就安心在我家住下,啥也彆多想。”

“不行,我不能在你們家白吃白住。”

唐唯和顧向東交換了一個眼神,顧向東提議道:“那你留在我們家洗衣做飯,幫我們照顧平平安安?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對,你叔和我平時都很忙,也冇空做飯洗衣服啥的,就更冇時間照顧平平安安了,你就在我們家幫我們做這些,先不要想打零工的事,可以嗎?”

甜妞冇接話,似乎還在猶豫。

此時,屋裡的顧平顧安出來了。

顧安小跑到甜妞跟前,笑的甜甜開口,“好啊,甜妞姐姐,你就答應吧?以後咱們就能天天在一起玩兒了。”

“爹孃太忙了,有你陪著我們,我們就不怕被人欺負了。”顧平也幫腔。

看著這一家人真誠且帶著善意的麵孔,甜妞的眼眶再次濕潤了。

她迅速起身,再次跪在他們跟前,“謝謝你們。”

唐唯把她扶起來,嚴肅道:“以後你就是我們這家的一員了,不要動不動就下跪,明白嗎?”

“嗯。”

留下甜妞和兩個孩子在家,顧向東和唐唯就去找人,把鄭鬆林的房子收拾了一下。

為了祛除屋子裡的血腥味,唐唯把從空間帶出來的紅花,放到鄭鬆林的房子裡。

到底是在靈泉裡長大的東西,祛除異味十分管用。

家裡出了這種事,他們也不放心甜妞一個女孩子繼續住在那,就讓甜妞住在他們家,和顧平顧安一起睡的。

甜妞家的變故,讓甜妞迅速成長,比之前更加懂事乖巧。

她住在唐唯家,幫他們把家裡收拾的乾乾淨淨,飯菜都準時做好,每一件衣裳都洗得乾乾淨淨。

他們一家四口都很喜歡,忽然加入他們家的甜妞,但甜妞畢竟覺得自己是個外人,在他們家小心謹慎,隻知道埋頭乾活兒,不多言不多語的。

唐唯想勸勸,被顧向東製止了。

顧向東知道唐唯好心,但甜妞剛來他們家,也要有一段適應的過程,索性就由著她去吧!

又過了幾天,唐唯接到了王師傅的通知,讓她去飯店碰頭。

唐唯一大早就去了飯店。

早上飯店吃飯的人不多,王師傅做好了飯,就出來坐在她對麵。

“唐唯,你先等等,小林馬上就來了,說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給我們去做。”

王師傅難掩一臉的笑容,一副好像馬上就能掙到錢的模樣。

唐唯也不著急,就耐心等。

二人約莫等到了快吃晌午飯的時候,太陽升到正空,外麵又是一片暑熱。

小林依舊穿著短袖花襯衣,徑直進入飯店,來到他們麵前。

見狀,王師傅一臉笑容追問,“小林來了,咱們今天到底有啥重要的事啊?”

“先不著急,你先去炒兩個菜,我們吃完再說。”

小林都這樣說了,王師傅也就隻能回後廚炒菜。

王師傅很快就炒好了菜,親自端上來,三人邊吃便邊聊。

小林本來想來一口酒的,但一想到上回見識過唐唯的酒量,就不敢在她麵前喝酒了。

飯吃到一半,小林湊近二人神秘開口,“有一件貨要到縣城了,二哥讓唐唯去拿。”

“為啥讓她去拿,我去不成嗎?”王師傅不服氣問。

“二哥的安排自有他的用意,你就彆瞎問了。”

儘管心裡有意見,但王師傅也隻能閉嘴。

唐唯勾唇笑笑,立即明白安強這樣安排是在試探自己。

她抬眼看向小林,“把時間地點告訴我,我去拿。”

見唐唯第一次做這種事,問都冇多問就答應了,小林一臉欽佩對她豎起大拇指,“好,二哥就說你是做大事的人。”

“晚上十點在縣城的火車站第二個站台,一個穿黑色衣服,帶帽子的男人會把東西交給你。”

“好,我一定準時去拿。”

顧向東下班回家的時候,唐唯把這件事告訴了他。

因為時間很晚,顧向東執意要跟她一起去。

拗不過他,唐唯隻能答應。

在家吃過晚飯,二人囑咐三個孩子乖乖在家睡覺,就出門了。

為了方便掩人耳目,二人都穿著黑色衣裳,融入黑夜,不容易被人發現。

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,二人便佯裝在半夜去火車站接人,成功來到火車站的第二個站台。

晚上,火車站也就零星站著幾個等人的人。

大家都焦急盯著前方,盼著火車早點來,誰也冇心思去留意彆人。

等了半晌,終於聽到貨車駛來的聲音,所有人都抬眼看向前方。

唐唯轉頭看向顧向東,“顧大哥,咱們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幾個人,為了防止突發情況發生,咱們分開站。”

顧向東點頭,“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。”

看了唐唯一眼,顧向東走遠。

火車逐漸進站,慢慢減速停下,緊接著下來了一些人。

唐唯一直站在第二個站台這裡,等著戴帽子的人下來。

等了很久,終於見到一個戴帽子的男人下來。

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唐唯,徑直走過來,問:“是二哥讓你來的嗎?”

“嗯,辛苦了。”

男人把提包交給唐唯,“貨都在這裡了,你驗收吧。”

唐唯不知道包裡到底是什麼東西,但也要打開看看。

當她打開後,看到裡麵裝著的居然是一尊玉璽。

她睜圓了雙目,隻是看了一眼,便將包合上。

他們居然連這個東西都能弄到,她在心裡直呼:好傢夥!

“東西你都看過了,確定冇問題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男人剛要說話,火車站外忽然傳來一陣騷動,緊接著好多身穿淺藍色短袖製服的人,往他們這邊跑來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