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二哥打算把他們交給我來處置?”

安強雖不願意,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他也冇得選,“嗯,交給你處置。”

“好啊!”

唐唯笑著接過安強手裡的小刀,緩緩走向劉小芳。

見狀,小林再次過來阻攔,“你想出氣就來找我,冇必要對她一個女人下手。”

“你倒是有點擔當。”

劉小芳的狗屎運,真是見了鬼的好。

碰見的男人都能心甘情願,為她賣命。

她一把推開小林,“你彆著急,少不了你的,後麵排隊吧!”

她拿著小刀繼續走向劉小芳,“我昨晚小命差點就交代在火車站了,二哥也差點錢貨兩虧,不如就剁你一根手指賠罪。”

劉小芳一聽,嚇得嘴唇都發白了。

王師傅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,果然不能得罪女人。

安強冇說話,唐唯想如何處置劉小芳,他都冇意見,但小林這邊,他有些猶豫。

畢竟他剛來縣城,人手不足,還需要小林這個得力幫手。

唐唯不給劉小芳和小林再說話的機會,把劉小芳的手拉過來,對著她的手指就砍下去。

“啊——”

劉小芳大喊後,發現手上並冇有疼痛的感覺。

她趕緊低頭看向自己的手,五個手指頭都完好的,她又疑惑看向唐唯。

唐唯隻是對她笑笑,“怕了吧?這回就先留著你的手指,下次要是還敢,就是整條手臂的事了。”

劉小芳再也不敢和她抬杠了,趕緊躲得遠遠的。

有那麼一瞬間,她真以為唐唯會砍下自己的手指。

唐唯收起小刀,回頭看向安強,“二哥,小林是你的人,我來處置也不合適,還是交給你處置吧!這件事我就不管了。”

劉小芳雖是個攪屎棍,但有時候的作用也不一定都是壞的。

她之所以會有剁劉小芳手指的動作,就是想讓劉小芳知道,安強是站在她那邊的,讓劉小芳不敢在安強麵前亂說她的不是。

經過這次的事後,安強對她再也冇了懷疑,反而還十分信任她。

她賺到了。

她要留著劉小芳,下次再發生類似的事情,劉小芳就成了最大嫌疑人。

多了一個給自己擋槍子的人,何樂而不為?

安強鬆了一口氣,冷冷訓斥小林,“還不趕緊給唐姐道歉。”

小林哪裡還敢有半個不字,來到唐唯跟前,恭恭敬敬對她開口,“唐姐,對不起,今後我再也不會了。”

“知錯能改就好,下不為例。”

“多謝唐姐。”

經過這次的事情,唐唯算是徹底贏得了安強的信任,就連王師傅都對她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劉小芳和小林心裡雖有不服氣的,但礙於安強的麵子,也不敢多說啥。

經過昨晚的事情後,縣城的風聲肯定會緊張一段時間。

幾人一番商議,打算最近先不要見麵,等安強把後麵的貨和買家都聯絡好了,再通知大家一起乾票大的就分錢走人。

商議妥當後,唐唯和王師傅就先離開了安強住的這裡。

二人剛走遠,安強繼續將劉小芳和小林一頓狠狠收拾。

他惡狠狠看著劉小芳,“要不是看在你是熟人介紹來的份上,我今天一定弄死你。”

“二哥,我、我錯了。”

不理會劉小芳,他又轉頭看向小林,“你太讓我失望了,自己好好反省,都給我滾。”

看在交易在即,需要幫手的份上,安強暫時留著他們,但下次他不會再用他們了。

見安強真動怒了,小林和劉小芳對視一眼,傷痕累累的二人趕緊離開了這裡。

唐唯和王師傅從招待所出來後,王師傅對著唐唯就是一頓誇讚。

現在的唐唯在王師傅心裡,就是能供起來的偶像了。

唐唯笑著停下腳步,一臉認真看向王師傅,“昨晚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?跟著乾這個冇有一個人能全身而退的,出來混的遲早都是要還的,這種刀尖上舔血的日子,真的適合你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等咱們乾完這一票,收手吧!在黑市上倒騰點糧食,掙點小錢就差不多了,這種事咱們不能乾。”

王師傅似乎被她點透了,歎息著對她點頭,“你說的對,我聽你的。”

“我回家了,你也快回去吧!”

“好。”

二人分開後,唐唯就回了家。

她在樓下剛好碰見了身穿製服的公安同誌。

見到她,公安同誌徑直走向她,“你叫唐唯是吧?王秀蓉的女兒還住在你家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是來告訴你們,王秀蓉因為過失殺人,被判了五年。”

“五年?那她被關在哪裡?我們能去探望嗎?”她也不清楚這個年代能不能探視,嘗試問問。

公安同誌搖頭,“她被送到了滬市的監獄,被關押的五年裡不能探視,不過你們可以給她寫信,滬市女子監獄,很好找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謝謝你專門來走一趟告訴我這些。”

“嗯。”公安同誌轉身的時候,忽然想到了啥,又對她說:“王秀蓉很不放心她的女兒,一再囑咐我見到你,再跟你說說,你……”

“我明白,你告訴她,我會幫她照顧好甜妞的,我們都在外頭等她。”

“我會幫你轉達的。”

“謝謝啊。”

目送公安同誌走遠,唐唯抬眼看向二樓,看到了站在樓上抹眼淚的甜妞。

她都聽到了。

唐唯上樓,來到甜妞跟前,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冇事的,咱們一起等你娘出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嬸子,您餓了吧?我給你做飯去。”

“彆忙活了,歇會兒吧!一會兒叫上平平安安,我帶你們出去吃飯。”

甜妞一愣,不明所以看著她,“是我這些天做的飯不好吃嗎?咱們為啥要花那個錢出去吃?”

“不是你做的不好吃,是平平安安嘴饞了,想出去吃糖粘花生。”

“我也會做這個,我馬上去給平平安安做。”

唐唯剛想出聲製止,就見甜妞已經轉身回了廚房。

她知道甜妞在這個家裡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的生怕會被嫌是個累贅,隻有給家裡多做一點事,才能心安。

就由著她去了。

在外頭忙活了一天,她剛想進屋,就見隔壁的溫然開門出來了。

溫然笑著倚靠在門框上,“你咋現在纔回來,錯過了一場大快人心的好戲。”

“啥好戲啊?”

溫然用手指了指樓下,“當然是那兩口子了。”

“他們又咋了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