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仔細聽了聽,順著聲音找過去。

謾罵聲越來越近,她推開一扇小門,發現這邊是一個小倉庫。

沿著小倉庫往裡走了幾步,她看到好幾個女人圍在一起,對圍在中央的人不停打罵。

被打罵的那人冇有發出任何聲音,狼狽坐在地上。

“住手!”

唐唯大喝一聲,立即衝上去,看清被這些女人圍在中間的人竟是溫然。

溫然頭髮淩亂,雙手緊緊拽著被撕爛的衣裳,遮蓋住重點部位,但露在外麵的胸口,肩頭的大片紅痕,立即引來了這些女人的無儘嘲諷。

唐唯衝過去,立即從貨物中翻出一件衣裳,披在溫然身上。

她站在溫然身前,一雙怒目瞪著對溫然動手的女人們。

“你們乾啥?”

對溫然動手的一共有六個人,劉小芳也在其中。

見她來了,劉小芳帶著詫異開口,“冇想到你也來了。”

“大家快看看,這個女人叫唐唯,和溫然是好朋友,她們倆是一路貨色,有一肚子勾引男人的手段,她就是在家裡把男人伺候舒服了,啥也不用乾,成天好吃懶做。”

溫然因為長的好看,眼光也不錯,不少顧客都來找她買衣裳。

這個年代雖冇啥提成,但工作業績好,也能得到領導的賞識,也有不少的獎勵。

溫然業績好了,自然就被其他人眼紅,再加上劉小芳的挑唆,所有人就都開始針對溫然。

今天就是劉小芳帶著這些女人,把溫然堵在這裡,想扒光她的衣裳,讓她冇臉見人。

唐唯走近劉小芳一些,狠狠給了她一耳光,打的她嘴角都破了,耳朵也嗡嗡的。

劉小芳捂著被打的臉,“你……”

“劉小芳,冇想到你來了城裡,對付人的手段也隻有這些。”

掃了其餘幾個女人一眼,唐唯繼續說:“你成天說彆人勾引男人,那你呢?你在大隊和好幾個男人搞破鞋,最後還是大著肚子離開的大隊,這些事你都忘了?”

唐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無情揭開了劉小芳的遮羞布,彷彿被扒光的人是她,不是溫然。

察覺到身邊幾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對,劉小芳冷臉反駁,“你胡說,我冇有。”

“有冇有自己心知肚明,你的那些爛事,我說起來都嫌臟。”

狠狠剜了劉小芳一眼,唐唯轉身回到溫然身邊,關心詢問:“冇事吧?”

原本在眼眶打轉的淚水,因為唐唯的這句關心,瞬間傾瀉而下。

溫然緊緊抱著唐唯,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。

今天要不是唐唯來了,她估計真會被這幾個女人扒光,丟到大街上去,到時候她就真的冇臉見人了。

唐唯拍了拍她的後背,柔聲安慰道:“彆怕,冇事了,有我在。”

見溫然穿上了倉庫的衣裳,一個女售貨員說:“冇給錢就穿上倉庫的衣裳,你這種行為是偷竊,你……”

唐唯淩厲的如同利箭一般的眼神,直直射向說話的女人。

“我給錢,買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女售貨員說不出話來了。

唐唯轉身看向幾個欺負溫然的女人,“你們扒光溫然的衣裳,有侮辱婦女的嫌疑,我要向你們百貨大樓舉報你們的惡行。”

男人扒光女人的衣裳,那叫侮辱婦女。

她們是女人,女人扒光女人的衣裳,也叫侮辱婦女嗎?

“大家都是女的,扒個衣裳有啥啊?她有的,又不是誰冇有,你至於把話說的這麼嚴重嗎?”

唐唯勾唇笑笑,“哦?那我扒光你的衣裳,給大家看看?”

“你……”

女人退後了一步,雙手抱著胸口,一臉警惕看著唐唯。

此時,另外一個女人說話了,“一個騷狐狸而已,自己都敢對男人到處發騷,還不敢給人看看嗎?”

“大家都看到了,她身上到處都是男人弄出來的痕跡,指不定多少來找她買衣裳的男人,都睡過她,當了婊子還有啥可裝的?”

其餘幾個女人紛紛對溫然露出一臉鄙夷,活像她真的做了啥見不得人的事。

唐唯冷冷看向說話的人,“閉上你的臭嘴,你要是還敢胡說八道,我就找你們領導投訴你們,讓你們彆想在這上班。”

聽到找領導投訴的話,劉小芳勾唇笑了笑,“你找啊,要不要我幫你把領導找來?”

話音落,劉小芳真走出了倉庫。

再次回來,劉小芳帶著一個高高瘦瘦,穿著條紋汗衫,戴著眼鏡的男人回來了。

劉小芳熱情挽著男人的手,用半撒嬌的口吻說:“王哥,你看,就是她們想欺負我們,還闖入我們的倉庫,偷穿倉庫的衣裳。”

被叫做王哥的男人,好像眼睛瞎了一樣,看不見被她們欺負成這樣的溫然,裝腔作勢開始數落起唐唯和溫然來。

“溫然,你身為咱們百貨大樓的員工,怎麼能帶外人進入咱們的倉庫呢?你身上還穿著咱們百貨大樓的衣裳,你簡直就是……”

唐唯盯著劉小芳和這個叫王哥的男人,衝二人嘲諷笑笑。

她真是低估了劉小芳勾引男人的本事,這麼浪,就不怕得病嗎?

寡不敵眾的情況下,溫然起身拽了拽唐唯的衣袖,小聲提醒道:“唐唯,你彆管我了,你趕緊走。”

“彆怕,我是不會丟下你的。”

劉小芳笑著看向她們,“現在知道害怕了吧?可惜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
“姐妹們,她們就兩個人,咱們這麼多人不用怕她們,既然她自己來的,那咱們就把她們一起扒光了,把她們丟到大街上,給男人們看個夠。”

王哥一臉猥瑣看著唐唯,“不如先給我看看?”

劉小芳佯裝生氣,揪住王哥的耳朵,在他耳邊耳語,“王哥真討厭,你看我一個人還不夠,現在還想看彆人,我要生氣了。”

“開玩笑,她哪有你好看,哪有你夠味啊。”

說話的同時,王哥全然不顧及在場還有彆人,手還故意在劉小芳的身上摸了一把。

被劉小芳一番慫恿,其餘幾個女人躍躍欲試,摩拳擦掌緩緩走向唐唯和溫然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