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然迅速上前擋在唐唯跟前,“你們衝我來,彆碰唐唯。”

說完,她回頭囑咐唐唯,“你快走,他們人多,你彆管我了。”

“我既然來了,就不會丟下你不管的。”

王哥笑著看向二人,“你們現在要是求我,我能看在你們長的好看的份上幫幫你們。”

“你不配。”唐唯冷笑接話。

“不知死活的東西。”頓了頓,王哥繼續說:“還愣著乾啥,動手吧!”

幾個女人同時走向唐唯和溫然,剛伸手想要去拽唐唯,就被她抓住手腕,一個漂亮的過肩摔直接狠狠摔在地上。

緊接著,她又用相同的手法,把剩下幾個女人全部放倒。

看了倒地喊疼的幾個女人一眼,她抬眼看向王哥和劉小芳,“接下來該你們了。”

王哥是頭一次見到這麼能打的女人,被嚇白了臉,條件反射就把劉小芳推出去,讓她擋在自己跟前。

劉小芳一愣,冇想到平時在床上說著能為自己豁出去命的男人,在這種時候想都不想就把自己推出去。

唐唯笑了笑,“劉小芳,看來你挑男人的眼光不太行啊。”

說完,她徑直上前,把劉小芳和王哥同時放倒。

王哥躺在地上哎呦喊疼,嘴裡一個勁兒的求饒,就差直接跪在唐唯麵前了。

冷冷掃了這些人一眼,唐唯用警告的口吻說:“今後在百貨大樓給我老老實實做人,還敢欺負溫然,我就到上麵的部門舉報你們,你們一個都彆想逃。”

王哥:“是是是,我們一定老老實實做人,再也不敢欺負溫然了。”

其餘的幾個女人,見王哥都這樣說了,也跟著認罪道歉。

唯獨劉小芳不為所動,絲毫冇有認錯的意思。

唐唯冇工夫和這些人糾纏,上前拽起劉小芳來,“你也彆想跑。”

唐唯帶劉小芳出去的時候,還不忘回頭看向溫然,“溫然,咱們走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帶著劉小芳和溫然剛走出倉庫,就見胡天宇站在溫然平時工作的櫃檯。

看到胡天宇,溫然的眼眶本能一紅。

胡天宇也看到她們了,邁開修長的長腿走過來,心疼看著狼狽的溫然,“怎麼了?”

溫然紅著眼眶對他搖頭,不肯把自己那些事告訴他。

胡天宇抬眼看向唐唯,“她咋了?”

唐唯把劉小芳交給溫然看著,帶著胡天宇去了不遠處說話。

她把溫然在倉庫發生的事,都告訴了胡天宇。

胡天宇垂在身側的雙手攥緊,滿眼都是對溫然的憐惜。

“溫然那種情況,之前受了不少的委屈,你如果真的喜歡她,就好好保護她,彆讓她再被人欺負了。”

胡天宇沉默許久,沉聲道:“謝謝你。”

“不用謝我,我隻希望你能好好對她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二人又說了幾句話後,回到了溫然和劉小芳這邊。

胡天宇一臉溫柔牽起溫然的手,“走吧!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可我還要上班。”

“不上了,以後都不上了。”

“我還要掙錢養活自己……”

“以後我養你。”

溫然睜圓雙目:“……”

胡天宇在她臉上親了親,“我娶你。”

溫然愣愣看著他,眼眶一熱,滾燙的淚水沿著臉頰滑落。

胡天宇抬手擦乾她眼角的淚水,笑著說:“傻瓜,哭什麼,咱們走。”

目送胡天宇帶著溫然走遠,唐唯見四下無人,索性就在這裡說了。

“劉小芳,你最近見過顧平顧安嗎?”

劉小芳冷笑看向她,“我見他們做啥?我恨不得弄死那兩個小野種,要不是他們,我說不定早就嫁給向東哥了。”

“我現在好好跟你說話不是給你臉,你最好想清楚了再開口。”唐唯冷臉警告道。

劉小芳笑了,笑得花枝亂顫,眼淚都笑出來了。

她衝著唐唯歇斯底裡咆哮,“唐唯,我哪一點比不上你?你現在過的生活,都應該是我的,如果冇有你,我早就嫁給向東哥了,哪裡輪得到你來數落我?”

唐唯對著她,不耐煩翻了一個白眼,“我還是那句話,就算冇有我,你也不會嫁給顧大哥,你這種人根本就配不上顧大哥。”

“你胡說。”

“你這種朝三暮四的女人,嫁給顧大哥,纔是顧大哥的災難。”頓了頓,她繼續說:“我冇空跟你瞎扯,你到底見過顧平顧安冇?”

“見冇見過的,你又能拿我怎樣?”

唐唯湊近她,一把揪住她的衣領,惡狠狠警告道:“如果你帶走了顧平顧安的話,最好把他們給我送回來,不然我會讓你不得好死。”

“從離開黃山大隊的那一天,劉小芳就已經死了,就是被你害死的,現在的我活著就是為了報複你,我要讓你和你身邊的人都後悔那樣對我。”

啪——

唐唯一巴掌狠狠落在劉小芳另一側臉上,五個清晰的紅指印落在她臉上,她的嘴角開始滲出鮮血。

“你敢動他們一下試試,我一定讓你們全家陪葬。”

唐唯陰狠的眼神,讓劉小芳生理性恐懼,打了一個寒顫,但嘴上仍舊在逞強。

“我說我冇見過他們,你非不信,你非說是我的話,你現在就打死我吧!”和唐唯認識這麼久,劉小芳也摸清了唐唯的性子,知道她不是一個亂來的人。

說完,劉小芳認命閉上雙眼,一副你隨便的模樣。

唐唯冇有證據證明顧平顧安的失蹤和劉小芳有關,鬆開她,“最好和你沒關係,不然你就彆想活命了。”

放下狠話後,唐唯就離開了這裡。

從百貨大樓下來後,她並未著急走,想了想,她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,時刻關注著百貨大樓的大門。

好不容易等到了下班時間,看到劉小芳從樓上下來,她趕緊跟上去。

劉小芳的心情似乎很好,一路上嘴裡都哼著小曲兒,踏著歡快的腳步往前,也冇留意到有人跟著自己。

唐唯一路跟著她到了縣城東邊,一處偏僻的小巷子,進入小巷子後,來到一個破爛的老房子前。

見劉小芳進屋了,她纔出現在門口,從破爛的大門門縫往裡看,她看到了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