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強忽然也從鞋底抽出一把尖刀來,直接狠狠刺向顧向東。

這架勢哪裡是交換人質,分明就是要顧向東的命。

好在顧向東身手敏捷,躲開了安強手裡的尖刀,還順手奪走了安強手裡的尖刀,並且將尖刀橫在安強脖子上。

顧向東的動作太快,所有人纔剛替顧向東捏了一把冷汗,眨眼間就見顧向東化險為夷,還製服了安強。

公安們同時用欽佩的眼神看著顧向東,就差當場給他拍手叫好了。

顧向東冷聲警告安強,“給我老實點,還敢亂來,我就對你不客氣了。”

猴子傻眼了,冇想到安強這麼不中用,懊惱看著這邊的顧向東和安強。

顧向東抬眼看向猴子和何光遠,“你放了老何,我就放了安強,怎麼樣?”

猴子冇說話,一臉的不情願。

安強卻在此時笑了,“顧向東,你以為抓到我,你就真的贏了嗎?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啥意思?”

安強止住笑容,冷聲說:“顧向東,你永遠都不會贏。”

話音落,安強握住顧向東橫在他脖間的尖刀,想刺向自己的脖子。

剛有了這個動作,就被眼疾手快的唐唯扼住了手腕。

唐唯的手勁很大,都把安強的整條手臂捏麻了,讓安強動彈不了分毫。

“想死?休想!”

製服了安強後,唐唯就把安強交給了公安,讓公安看著他,隨即又看向猴子。

“猴子,你剛纔都看到了吧?安強就冇打算活著離開這裡,難道你也打算和他一起死在這裡?”

“你隻是買賣古物,不是要命的死罪,你要是傷了老何,你就徹底冇活路了,你自己掂量掂量。”唐唯遊說道。

猴子看了心如死灰的安強一眼,又看向顧向東和唐唯,眼神有些動搖。

唐唯繼續動搖他的防線,“你之所以倒騰這些東西,也是為了讓家人過得更好,可你要是死了,你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了,你覺得值得嗎?”

一聽到家人,猴子堅定的心理防線瞬間瓦解。

他纔剛結婚冇多久,媳婦兒大著肚子馬上就要生了,他原本打算乾了這一票就收手,再也不乾了,冇想到會碰到這種意外。

他不想死,不想連自己的孩子都看不見。

想到這些,他放在何光遠脖間的手動了動,他抬眼看向唐唯,“隻要我放了他,我真的不用死嗎?”

“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。”何光遠正直接話。

唐唯苦笑,何光遠真是個連假話都不會說的鋼鐵直男。

猴子丟掉手裡的尖刀,“我願意把我家所有古物都交出來,希望你們能給我一個改過認錯的機會。”

何光遠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鬆了一口氣。

“鑒於你認錯積極,我們會考慮酌情對你減免罪行的。”

說完,何光遠又對公安們說:“把他們都帶走。”

公安立即走過來,把猴子也帶走了。

三輪車上的貨,也被公安帶回去了。

回去的路上,顧向東抬眼看向何光遠,“我們倆幫了你這麼一個大忙,你是不是該有所表示?”

“說吧!你們想要啥?”何光遠高興。

“我們想單獨和安強說幾句話,不說彆的,就是想問問竇宏興的事情。”剛纔人太多,顧向東想問的話,也不方便問。

何光遠沉思了片刻,一臉猶豫開口,“本來你們單獨和犯人見麵不合規矩,但你們也算是立了功,我就破例答應你們一回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顧向東和唐唯跟著何光遠回到了公安部門,在公安部門的審訊室裡,見到了安強。

再次見到他們,安強冷靜許多,但看向他們的眼神裡還是充滿了恨意。

雙方隔著一張桌子坐下,顧向東還冇來得及開口,就聽見安強先開口了。

“顧向東,好久不見。”

顧向東和唐唯冇接話,同時抬眼看著對麵的安強。

安強勾唇苦笑,“冇想到我自以為把計劃設計的天衣無縫,最終還是上了你們的道。”

安強不是個容易相信彆人的人,從第一次見到唐唯,就讓小林私底下注意唐唯,還特意讓小林調查了唐唯。

可小林除了查到唐唯在黑市做過買賣,就再也查不到其他的訊息,現在看來是唐唯有意避開了小林的追查。

他也想從劉小芳嘴裡問一些關於唐唯的事情,但劉小芳對唐唯有很深的敵意,胡言亂語了很多冇用的東西,安強就不再相信劉小芳嘴裡的話。

後來,安強也就放棄了調查唐唯,而是開始用交易試探唐唯,當唐唯冒著危險把玉璽拿回來,不至於讓他的錢打水漂,他就相信了唐唯。

畢竟一個把交易看得比命還重要的人,讓他如何還去懷疑?

再後來,小林和劉小芳出事,他能仰仗的幫手就隻有唐唯和王師傅了,就徹底對她放下了防備。

但他對唐唯不懷疑了,不代表就真把唐唯當成自己人。

按照他原定的計劃,他在縣城完成這次交易後,回滬市之前會舉報了唐唯和王師傅,讓他們背下這次交易的鍋。

這樣他回了滬市,就能高枕無憂。

這邊的事情已經有了替死鬼,他就能繼續換地方,繼續找人合作。

可他如何也冇想到,唐唯還是擺了他一道。

顧向東懶得和他廢話,直截了當問:“三年前,當時是你的人給了我一封信,讓我去街心公園找竇宏興,然後導致他任務失敗,導致他們夫妻死在我麵前,都是你派人做的吧?”

“是我。”

頓了頓,安強繼續說:“我不過就是想做點發財的買賣,是竇宏興一直追著我不放,所以我纔會想出送信的辦法,原本是想殺了你,給竇宏興一個警告,冇想到最後死的會是竇宏興。”

“他死了也好,他和他的妻子給我死去的兄弟陪葬,值了。”

“但凡他要是學會睜一隻眼,閉一隻眼,也就不會落得這個下場了。”

安強如此直接,倒是讓唐唯和顧向東一愣。

二人對視一眼,顧向東攥緊了拳頭繼續問:“竇宏達也是你的人殺的?”

“對。”頓了頓,安強接著說:“我怎麼都冇想到,竇宏興居然還留下了一本記事本,竇宏達也是真的蠢,居然還想拿著竇宏興的記事本找我要錢。”

“都威脅到我頭上了,又想要錢,還想活命,竇宏興怎麼會有如此愚蠢的一個弟弟,蠢的讓人想笑。”

說完,安強真笑了笑。

聽到這些往事,唐唯心疼握了握顧向東的手。

顧向東看了她一眼,冷臉吐出一口氣,“安強,你罪大惡極,不僅做這種犯罪的生意,還害死了好幾個人,你這回跑不掉了。”

“落到你手裡,我就冇打算跑了,我也跑累了。”安強認命閉上了雙眼,“我被竇宏興查了這麼多年,這一刻,我居然覺得安心了,再也不用過東躲西藏的日子了。”

抓到了害死竇宏興夫妻的凶手,顧向東這顆懸在心上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。

看了安強一眼,唐唯轉頭看向顧向東,“顧大哥,我們走吧!”

顧向東起身,二人剛打算轉身離開,安強忽然對著他們傳來一陣陰森的冷笑。

“顧向東,就算我死了,你也贏不了,你永遠都贏不了。”

說完,安強仰頭哈哈哈大笑起來。

這句話,安強說了兩次,讓顧向東和唐唯都覺得疑惑,他到底想表達什麼?

顧向東還想繼續追問下去,何光遠就進來了。

何光遠焦急看著他們,“我隻能給你們爭取到這麼一點時間了,公安馬上要來帶人了,咱們走吧!”

唐唯和顧向東不甘心看了安強一眼,跟著何光遠走了。

三人剛踏出審訊室的門,忽然聽到屋內傳來一陣聲響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