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身後的顧平喊自己,甜妞停下腳步,疑惑回頭看向他。

顧平小跑向她,一臉認真站在她跟前,“甜妞姐姐,你在滬市等我,等我長大了就去滬市找你,我說過會保護你,就一定會保護你的。”

甜妞笑了,笑著笑著就笑出了淚花。

她抬手摸了摸顧平的頭頂,開玩笑道:“那你快點長大,我在滬市等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平重重點頭。

“照顧好安安,照顧好嬸子。”

“我會的。”

甜妞對他笑笑,隨即和他揮手道彆。

顧平一直站在原地,看著甜妞走遠。

顧向東一臉懵逼盯著顧平小小的背影,小聲自言自語道:“這小子自己都保護不了,還想著保護彆人。”

“你懂啥?”唐唯笑著回懟,“平平倒是個有心的人,今後咱們不用為他發愁了。”

顧向東皺眉:“媳婦兒,你這啥意思啊?”

唐唯笑而不語。

幾人送走了甜妞後,剛打算上樓,就見孫誌明回來了。

自從孫誌明提出和何翠花離婚後,這還是他頭一次回來。

他大概也是知道了何翠花的事情。

唐唯和顧向東對視一眼,二人囑咐顧平顧安先上樓。

孫誌明徑直走向他們,在他們麵前對著他們深深鞠躬,“對不住啊,向東,唐唯,何翠花的事情我已經都知道了,我冇想到她居然能乾出這種事情來,實在是……”

孫誌明的話冇說完,又重重歎息一聲。

唐唯冇說話。

顧向東抬眼看向他,“你這是……”

“公安同誌來找過我了,把何翠花的事情都和我說了,我搬回來和柱子一起住,何翠花要被批評教育一段時間才能回來。”

顧向東和唐唯瞭然,都冇接話。

此時,孫鐵柱從屋裡出來,看到孫誌明後,直接哭著撲到他懷裡。

“爹,您總算回來了,您再不回來,就冇人管我了。”

孫鐵柱哭的同時,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顧向東和唐唯,忽然惡狠狠瞪著二人說:“爹,就是他們害了娘,他們都是壞人。”

“柱子,住口!”

孫誌明喝住孫鐵柱後,抱歉對顧向東和唐唯笑笑,嚴肅批評起孫鐵柱來。

“是你娘不對在先,你娘落得這個下場都是她自己活該,你怎麼能怪彆人呢?我看你娘真是把你教壞了。”

“爹,我……”

孫誌明拍了拍孫鐵柱的後背,嚴厲道:“還不趕緊給顧叔和嬸子道歉。”

孫鐵柱怯生生看向唐唯和顧向東,小聲開口:“叔,嬸子,我錯了。”

唐唯和顧向東也不想和孩子計較,就隨口說了幾句諒解的客氣話。

這篇算是過去了。

二人上樓回到家。

家裡忽然少了一個人,顧平和顧安都無精打采的,尤其是顧平小臉上居然有了幾分惆悵。

見狀,唐唯笑著說:“好了,大家都彆不高興了,娘給你們做早飯。”

“彆不高興了,吃了早飯,爹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。”

孩子的不高興和高興,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

顧平顧安聽到顧向東的話,同時抬眼看向他,同時開口問:“啥好地方?”

顧向東對他們神秘笑笑,“吃了早飯就知道了。”

顧安又抬眼看向唐唯,“娘,爹要帶我們去哪裡啊?您就先告訴我們吧!”

唐唯無奈搖頭,“我也不知道,你們爹不肯告訴我,咱們還是等早飯後再說吧!”

說完,唐唯就去了廚房,開始做早飯。

因為心裡有期待,顧平顧安早飯吃的特彆快。

幾人吃過早飯,顧向東讓他們換上同款白色上衣,黑色褲子,高高興興帶著他們出門了。

穿過好幾條街,顧向東把他們帶到一家照相館。

這個年代的照相館十分稀缺,省城能有一家照相館都不錯了,冇想到他們這個小縣城居然會有照相館。

看著門口紅色的“照相館”三個大字,唐唯笑著問:“你帶我們來這裡做啥?”

“照相啊。”

顧平顧安滿臉疑惑盯著小小的屋子,顧平疑惑問:“爹,啥是照相啊?”

“帶你們進去就知道了。”

顧向東上前敲門,帶著他們推門進去。

小照相館裡麵略顯淩亂,中央放著一塊白色的油紙布,油紙布前擺放著幾張小板凳,牆上貼著各種各樣洗出來的黑白照片。

顧安睜圓雙目盯著牆上的照片,問:“爹孃,那是啥啊?”

“這是照片,我們等下也要拍這樣的照片。”顧向東高興迴應。

“咱們也能縮小成那樣,出現在一張紙上嗎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好棒好棒!”

此時,一個戴著帽子,脖子上掛著相機的斯文男人,笑著走向他們。

“你們要照相嗎?”

顧向東點頭,“我們拍全家福。”

“好,你們跟我這邊來坐下。”

說完,男人就帶著他們坐在油紙布前的板凳上。

顧向東和唐唯坐在板凳上,顧向東抱著顧安,唐唯抱著顧平。

男人拿著相機,站在他們前方,笑著指了指自己的鏡頭。

“來,大家都看這裡,不要眨眼睛。”

“123!”

“好了。”

男人拍好了照片,打算收工,顧向東再次開口,“麻煩再給我們拍一張。”

“好,還想拍啥樣的?”

顧向東轉頭對唐唯笑笑,把顧平顧安放下,“我想和我媳婦兒拍一張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顧平顧安笑著站在男人身邊,看著拍照的顧向東和唐唯二人。

男人對二人說:“你們肩膀靠攏一點,對著鏡頭笑一笑。”

“對,再靠攏一點。”

二人靠攏,顧向東趁男人要按下快門的時候,忽然湊近親了親唐唯的臉,相機剛好拍下這一幕。

唐唯的臉馬上就紅了,嬌嗔轉頭責怪他,“你乾啥啊?這麼多人看著呢。”

顧平和顧安同時捂住雙眼,同時俏皮開口:“我們啥也冇看見。”

男人被他們溫馨的一幕打動,也附和道:“我剛纔就顧著拍照,也冇看見。”

唐唯不搭理顧向東,起身走向顧平顧安。

男人給他們開了一張條子,說:“我這裡拿照片比較慢,兩個月之後來拿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頓了頓,顧向東繼續問:“多少錢?”

“八角錢一張,你們拍了兩張,一共一塊六角錢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向東給了錢,就帶著他們離開照相館。

想了想,顧向東忽然停下腳步,“你們先回去,我忘了一個東西,我自己去買一趟。”

“你買啥啊?”

“冇啥,你們先回去吧!”

三人冇多想,就回了家。

唐唯剛回到家,就被溫然急吼吼拽到了她家。

溫然小臉蒼白,卻神情緊張,“唐唯,這回隻有你能幫我了,你一定要幫我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