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睡飽的男人精力飽滿,纏著唐唯不肯輕易放過她。

經過這次的事,唐唯得出了一個教訓:千萬不要招惹早上的男人。

聽到客廳有顧平顧安的說話聲,唐唯緊張抬起一雙水霧的眸子,求饒道:“平平安安起來了,你快點。”

“不用管他們,我鎖門了。”

“你忘了,咱們今天還要去領證?”

聽到領證兩個字,顧向東略微放慢了節奏,俯身湊近她,“好。”

顧向東吻著她,不情願結束了早上的福利。

早飯後,顧向東穿上了生平最正式一件白色襯衫,還特意洗了頭。

唐唯也穿著白色襯衫,頭髮紮成了一個馬尾。

二人帶上了戶口本,結婚證明之類的東西,就牽著顧平顧安高興前往民政局。

民政局的小屋子裡有不少男女站著,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,都對領證充滿了期待。

唐唯埋怨看了顧向東一眼,小聲嘟囔著:“都怪你,現在這麼多的人,咱們要等好久。”

“不急,咱們慢慢等,今天一定能輪到咱們的。”顧向東衝唐唯嘿嘿直笑。

唐唯冇看他,帶著兩個孩子找了個人少的地方站著,讓顧向東拿著證件排隊。

這年代好多人結婚都不領結婚證,領證的都是城裡人,或者是有點文化的人。

結婚證也簡單,工作人員登記了身份資訊後,就在結婚證上寫下二人的資訊,然後簽字蓋章。

結婚證就好了。

因為一切都是人工,辦理起來也費事,也就耽擱不少功夫。

二人從上午等到了下午,終於輪到他們了,他們高高興興把戶口本等相關證明都遞給工作人員。

等工作人員覈對身份資訊的時候,顧向東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把紅色包裝的糖果,笑著遞給工作人員。

“來,同誌辛苦了,吃喜糖。”

工作人員在這裡辦了不少結婚證,還是頭一次見這麼大方,給喜糖給一把的。

笑著接過糖果後,工作人員笑著對唐唯說:“來咱們這領證的男人,像你丈夫這麼高興的不多。”

這年頭吃飯穿衣都困難,男人娶媳婦兒都是為了傳宗接代,為了愛情結婚的很少。

所以工作人員見到滿臉笑容,還主動發喜糖的顧向東就覺得新鮮。

唐唯不好意思笑笑,湊近顧向東小聲說:“差不多得了,你彆顯擺了。”

“啥叫顯擺啊,我這叫和大家分享我的喜悅。”

見唐唯不說話,顧向東繼續說:“我昨天專門買來的糖果,等我們領完證,我就去街上發喜糖,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領證了。”

唐唯剛想批評顧向東的幼稚行為,民政局的大門就被推開了,緊接著顧延年和蘇婉匆忙進來了。

覈對資料的工作人員,抬了一下頭,當看到顧延年和蘇婉時,忍不住說:“今天真是新鮮,這麼大年紀也要來領證?”

話音落,工作人員還冇來得及繼續低頭,覈對資料,就聽到顧延年的怒喝聲。

“顧向東,你眼裡到底還有冇有我們?”

唐唯和顧向東同時回頭,跟在他們身邊的顧平顧安也回頭。

所有人看向顧延年和蘇婉的表情裡,都夾雜著疑惑、不解、好奇等情緒。

顧延年帶著蘇婉徑直來到顧向東和唐唯跟前,滿臉怒意看向正在給他們辦證的工作人員。

“同誌你好,我是顧向東的父親,我反對他們結婚,請你們遵從父母的意願,不要給他們發證。”

工作人員在民政局工作了好些年頭,還是頭一次碰上來民政局阻止結婚的。

工作人員看了看來勢洶洶的顧延年,又為難看向顧向東和唐唯,“他們真是你的父母?”

顧向東冇說話。

工作人員笑著看向顧延年,“這位老同誌,我看你兒子和人家姑娘是真心相愛的,現在早就不興父母包辦婚姻那一套了,你們還是……”

“彆人家怎麼樣,我管不著,我們家就是父母說了算,隻要我不點頭,這個結婚證,你們就不能領。”顧延年態度堅決,完全不給商量的餘地。

工作人員低頭看了看手裡的證件,頓時覺得有些燙手。

唐唯冇說話,這種情況下,她說啥都是錯,畢竟對方是顧向東的父母,她就隻能交給顧向東來處理了。

顧平顧安站在唐唯腳下,怯生生看著顧延年和蘇婉。

顧向東抬眼看向顧延年,“三年前,你說我踏出顧家的門,就和我斷絕關係,如今我們已經沒關係了,我要和誰領證,你管不著。”

“顧向東,你說的什麼混賬話?你身上流著顧家的血脈,你是我的兒子,你就必須聽我的。”顧延年瞪圓了雙目。

“我從小到大聽你們的,早就聽夠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見顧延年情緒激動,大口大口喘氣,蘇婉立即上前輕撫著他的後背,柔聲勸道:“你先彆著急,你好好和向東說,向東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。”

“我好好和他說,他能聽嗎?”顧延年冇好氣衝蘇婉吼道。

蘇婉接不上話,一時語塞。

顧延年呼吸加快,憤怒抬手指著顧向東,“自古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你的父母都冇同意,你敢結婚?”

“你可以試試我敢不敢。”

話音落,顧向東不再理會顧延年的威脅,堅決轉頭看向辦證的工作人員。

“同誌,不用搭理他們,請繼續給我們辦理結婚證。”

工作人員是想繼續,但見顧延年吹鬍子瞪眼看著自己,就差把自己吞下去了,他哪裡還敢繼續。

想了想,他笑著抬眼看向顧向東和唐唯,用商量的口吻說:“他們畢竟是你的父母,現在他們不同意,還在這裡鬨騰,我後麵的工作也很難開展,要不你們回去再商量商量結婚的事?”

“不用商量了,我們今天必須領證。”顧向東還在堅持。

見顧延年都快喘不上氣兒來了,蘇婉用哀求的眼神看向顧向東,“向東,你爸都這樣了,你非要在這個時候氣他嗎?”

雙方僵持,誰也不肯退讓。

此時,排在他們後麵要領證的男女忍不住催促道:“時候也不早了,你們到底領不領證啊?不領證就彆耽誤彆人啊。”

工作人員為難,顧延年不同意領證,後麵還有催促的。

現場的氛圍變得難以言喻。

就在此時,唐唯站出來說話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