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甜蜜的是,顧向東對她的感情不會因為任何阻礙,就放棄。

複雜的是,聽到胡天宇說顧延年的情況不能受刺激,她開始猶豫領證的事。

顧延年畢竟是顧向東的父親,哪怕二人現在鬨矛盾,也否認不了二人之間的血脈關係。

如果顧延年因為他們領證的事有任何意外,顧向東一定會後悔一輩子。

想清楚了這些,她豁然開朗,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。

整理好情緒,她提著飯盒徑直往前走。

看到胡天宇和顧向東後,她笑著打招呼,“胡醫生也在啊。”

顧向東徑直走向她,順手就接過她手裡的飯盒,“你咋來了?”

“知道你們顧不上吃飯,我來給你們送飯。”

看到唐唯,胡天宇就想到了離開的溫然,他一言不發離開了這裡。

二人在病房外雖小聲說話,但還是把病房裡的蘇婉招出來了。

看到唐唯,蘇婉沉臉質問:“你來這裡乾什麼?你還嫌棄把向東爸氣得不夠嗎?”

“伯母,我……”

“夠了!我不想聽你說話,你現在立刻馬上離開這裡,我不想看見你,延年也不想看見你。”

唐唯握緊了手裡的飯盒,心裡有些不是滋味。

要不是顧向東在這裡,她才懶得來送飯,她又不欠他們的。

顧向東把飯盒收起來,主動牽起唐唯的手,“咱們走!回家吃。”

見顧向東說走就要走,蘇婉睜圓雙目低吼道:“顧向東,你到底有冇有良心?你爸現在還昏迷躺在那裡,你就迫不及待要帶著這個女人離開?”

顧向東冷冷盯著飯盒說:“您應該冇資格提良心二字,唐唯好心給我們送飯,你剛纔的話就有良心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蘇婉動了動嘴唇,話都到嘴邊了,卻又說不出來,她最終看了唐唯一眼,不服輸彆開眼。

“我看您大概是不餓,醫院這邊有天宇在,你們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天宇,我就先和唐唯回去了,免得我爸醒來看見我們,又該生氣了。”

“顧向東,你給我站住。”

顧向東就當冇聽見蘇婉的話,帶著唐唯繼續離開醫院。

此時,天完全黑下來,醫院外一片漆黑。

二人在醫院門口,碰見了恰好趕來醫院的白奇和顧衡之。

再次見到顧衡之,顧向東心裡掠過一抹埋怨,要不是顧衡之把自己在這裡的事說出去,顧延年和蘇婉就不會來,阻礙他和唐唯領證了。

知道顧向東會責怪,白奇心虛不敢看他們,也不敢主動說話。

顧衡之抬眼看向他們,問:“哥,爸怎麼樣了?”

“有天宇在,冇事。”顧向東不冷不熱回答。

“那你們這是……”

“你們來得正好,醫院剩下的事就交給你們,我們回家了。”

說完,顧向東帶著唐唯繼續往前。

“哥,你是不是在怪我?”顧衡之喊住他們。

顧向東略微放慢腳步,頭也不回迴應,“知道我會怪你,就多一點自覺。”

“爺爺病重,爸媽隔三差五給我寫信,我實在冇辦法,就把這件事告訴他們了。”

爺爺病重?

唐唯抬眼看著顧向東,他什麼都冇對自己說過。

“好了,你們進去吧!”

說完,顧向東不給顧衡之繼續說話的機會,就帶著唐唯離開了醫院。

俗話說:十五的月亮十六圓。

今晚的月亮,比起昨晚還要大要圓要亮。

雖是晚上,但街道被圓月照得亮堂堂,絲毫不影響他們在夜間行走。

顧向東一手牽著唐唯的手,另外一隻手提著飯盒,完全不讓唐唯受累。

想到顧衡之剛纔的話,唐唯忍不住問:“你為啥不告訴我,你爺爺病重的事?”

顧向東繼續往前走,頭也不回接話,“我家的事,我能自己解決。”

唐唯甩開他的手,一臉認真盯著他。

“我們明明說好一起麵對,你卻啥也不肯告訴我,你是不相信我,還是拿我當外人?”

“冇有,我就是……”

見顧向東焦急和自己解釋,唐唯湊近抱住他的腰。

此時,圓月剛好被烏雲遮住,他們擁抱的身影融於黑夜。

唐唯緊緊抱著他,把小臉埋在他胸口,“顧大哥,不管發生啥都不要瞞著我,我說好和你一起麵對,就一定會和你一起麵對。”

顧向東和胡天宇在醫院走廊說的話,又在她腦海中響起。

顧向東對待他們感情的態度,一向很堅決,即使在父母麵前也不會有絲毫妥協。

這一點,她從來冇懷疑過。

顧向東用大掌輕撫著她的後腦勺,低頭就在她頭頂印上一個吻。

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“那咱們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主動牽起顧向東的手,二人十指緊扣在一起,無名指上的銀圈戒指也緊緊靠在一起。

二人一邊往前走,唐唯一邊問:“顧大哥,你爸冇事吧?”

“天宇說冇事,就是氣急攻心導致的,以後我少出現在他麵前,他就好了。”為了不讓唐唯自責,顧向東還故意用玩笑的口吻說。

“那你爺爺呢?”

“我爺爺年紀大了,身體難免有些毛病,我爺爺認識胡天宇的父親,他父親也是個有名的醫生,有他們在,我爺爺不會有事的。”

顧向東這樣說是為了不讓唐唯擔心,也是安慰自己。

“哦。”

唐唯本想勸他回去看看,但轉念一想,這種時候說這些,顧向東肯定會多想,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隔天,顧向東先去了醫院一趟,從胡天宇那裡得知顧延年昨晚半夜醒了,身體也逐漸恢複,就放心回了廠子上班。

他和顧延年見麵就會吵架,不利於顧延年休息,他也就不去見顧延年了。

唐唯囑咐兩個孩子在家玩兒,就想去國營飯店看看王師傅。

自從上次的事後,她還冇見過王師傅,也不知道他現在咋樣了。

唐唯收拾好後,就下樓。

經過樓下的時候,見高春蘭抱著孩子,正在和樓裡的一個大姐說些啥,二人見到她,都笑著和她打招呼。

冇心思搭理二人,唐唯繼續往外走。

剛好走出小樓前方的巷子,就見蘇婉走來了。

蘇婉換了一身旗袍,身姿依舊端莊優雅,但看向她的眼神卻冇什麼溫度。

到底是大家閨秀出身,蘇婉極力剋製對唐唯的不滿,輕聲說:“唐唯,我們聊聊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