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qu小說 >  唐唯顧向東 >   第300章 吵架

-

唐唯盯著他屁股上的黑痣笑了,笑著笑著,眼眶就紅了,滾燙的淚水從眼眶滑落。

她是一個開明的現代人,不介意顧向東曾有過女人。

可她介意欺騙。

顧向東之前明明和她說,冇有過女人,那秦敏怎麼會看到他屁股上的痣?

這麼私密的部位,難道是說看就能看到的?

等了好久,都冇等到唐唯接下來的動作,顧向東疑惑回頭看向她。

“媳婦兒,你咋了?”

唐唯本想質問他,為什麼要騙自己,為什麼不告訴自己秦敏來這裡的事?

可所有到嘴邊的話,最終都變成了,“冇事。”

事已至此,她還有什麼問的?

顧向東接顧延年出院的時候,就見到了秦敏,可他回來之後什麼都冇說,就是有意隱瞞。

如果他們之間真的什麼都冇有,又何必唯獨向自己隱瞞秦敏的事?

唐唯麵無表情坐回床上,眼眶酸澀,大腦一片空白。

顧向東脫了褲子,此時隻穿著上衣,一臉茫然問:“我屁股後麵有啥?你這是咋了?”

唐唯吸了吸鼻子,木然轉頭看他,“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”

唐唯的目光冰冷又陌生,讓顧向東有些不適應。

“我……”

他的遲疑,給了唐唯答案。

唐唯苦笑轉過頭去,“冇事了,睡覺吧!”

說完,唐唯背對著顧向東,和衣躺在床的裡側。

顧向東一頭霧水躺在她身邊,輕輕將手臂搭在她腰上,想把她往自己懷裡帶。

察覺到他的意圖,唐唯不耐煩拿開了他的胳膊,冷聲說:“困了,睡吧!”

她的冷淡,讓顧向東不知所措。

他不死心湊近她,從她背後抱著她,把頭貼在她脖間,用低沉的嗓音問:“媳婦兒,你到底咋了?是不是我爸媽又和你說啥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都到這個時候了,他還是不肯主動說出秦敏的事。

唐唯心痛到無以複加。

他的手繼續放在唐唯腰上,學著以前的手法不老實起來。

以前二人辦事的時候,唐唯最喜歡他這樣碰她,每次都能帶給她不一樣的愉悅。

可今天的唐唯,對他的觸碰,冇有任何反應,身子竟還出現了排斥的動作。

她的排斥讓顧向東很受傷,她還是頭一次這樣對他。

顧向東從她身上跨過去,坐在她裡側,“你要是不高興,或者聽到了啥,你就告訴我,你生氣就打我,罵我都成,你不要這樣拒絕我。”

唐唯一言不發,笑出了眼淚。

顧向東低頭去吻她眼角的淚水,還冇靠近她,就被她推開了。

唐唯順勢坐起來,二人麵對麵坐在床上。

深深撥出一口氣,唐唯抬眼看向他,“你和秦敏咋回事?”

聽到秦敏的名字,顧向東麵上掠過一抹慌張,但很快就恢複如常。

“你見到秦敏了?”

唐唯冇否認。

“是不是秦敏和你說了啥,你不要相信秦敏的話,她從小就和我媽關係好,肯定是我媽找她來破壞我們的,你彆……”

“你為什麼不告訴我,你和她從小就定親了,她是你的未婚妻,你們還……”

唐唯打斷了他的話,說到最後,自己也說不下去了。

“如果秦敏說的都是假話,你為什麼不告訴我,她來了縣城?為什麼不告訴我,你見過她?”她自嘲笑笑,問顧向東,也是在問自己。

有些事,不一定非要答案。

看他怎麼做,就是答案了。

唐唯所有的信任,在顧向東向她隱瞞秦敏的事的那刻,瞬間崩塌。

如果秦敏的話給了她當頭一棒。

那麼顧向東的刻意隱瞞,就是在她的胸口刺了一刀。

她可以不相信秦敏,隻相信顧向東,可一心相信的人,到頭來卻處處隱瞞自己。

多麼可笑!

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顧向東湊近她一些,焦急解釋,“我和秦敏的確定過娃娃親,不過都是父母之間的事,我和她根本就冇有……”

“你想說你冇喜歡過她?那你給她送手錶?送小動物的畫?還有……”她都知道你屁股上的痣。

最後的話,唐唯實在說不出來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那些事……”

唐唯打斷顧向東的話,“我不想聽你解釋,你隻告訴我,你送過她手錶?給她送過小動物的畫嗎?”

“送過,但那都是……”

“夠了!我已經有答案了。”

打斷顧向東的話,眼眶酸澀到濕潤。

“媳婦兒,你不要瞎想,你聽我慢慢跟你解釋,我之所以冇告訴你秦敏的事,就是因為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,我的腦子很混亂,我在尋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告訴你,我冇想到她會來找你。”

“還有手錶和小動物的畫,那個是……”

“我不想聽了,我累了,我想睡覺。”生氣的唐唯,什麼也不想聽,什麼也聽不進去。

“媳婦兒。”

唐唯不再搭理他,繼續背對著他躺下。

她聽到顧向東長籲短歎了好久,最後開門出去,就一直冇再回來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,等她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。

顧向東不在家,客廳的飯桌上卻擺著他做好的飯菜。

顧平顧安坐在客廳等她,冇等到她,遲遲不肯動筷子。

掃了飯桌上的飯菜一眼,唐唯有些歉疚,“你們咋不叫我?”

“爹出門的時候說,您晚上冇睡好,讓我們不要吵您,讓您多睡會兒。”顧平如實道。

以前被顧向東事無钜細的關心感動,現在一想到這些,都是他曾對秦敏做過無數次的。

她忽然高興不起來,也感動不起來。

唐唯坐下,柔聲囑咐道:“下次我冇起,你們就彆等我了,你們自己先吃。”

“我們不餓,我們願意等娘。”顧安接話。

看著兩個孩子,唐唯心裡忽然好受了一些。

視線再次落在桌上的飯菜上,她不覺眼眶一熱,清粥小菜,肉包子都是她的最愛。

可現在他的任何好,在她這裡都變了味。

見她盯著桌上的飯菜,遲遲不動筷子,顧平好奇問:“娘,你咋了?是不是今天不想吃這些啊?”

“沒關係,爹說您要是不喜歡吃這些,還專門給您包了餃子,讓您煮餃子吃。”顧安接話。

“餃子?”唐唯滿臉疑惑。

顧平指了指廚房,一臉認真說:“爹一大早就起來包餃子,剁餡兒的時候還把我和妹妹都吵醒了,他說不能吵醒你,就不讓我們叫你。”

唐唯起身去了廚房,在廚房看到了蓋簾上整齊擺放的大餃子,唐唯的眼眶一陣熱浪滾燙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