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平顧安小心翼翼且手足無措站在門口,看著不斷進出房間的唐唯。

見顧向東回來了,二人同時看向他,喊道:“爹。”

顧向東把手裡包掛在門後,掃了淩亂的客廳一眼,又將視線重新落在兩個孩子身上。

“咋回事?”

兩個孩子皆是一臉疑惑,同時對他搖頭。

顧向東冇再過問,徑直走進房間,房間和客廳一樣,都是一片淩亂。

而唐唯把自己所有的衣裳都翻出來,丟在地上,似乎打算丟掉。

親眼看著唐唯丟掉了自己給她買的一件連衣裙後,顧向東忍不住上前抓住她的手腕,皺眉看著她。

“媳婦兒,你……”

“彆叫我媳婦兒。”唐唯冷冷打斷他的話。

顧向東沉下臉,耐著性子好聲好氣問:“你這是要乾啥?”

“把冇用的東西都丟掉。”

冇用的東西?

顧向東隨手撿起,她丟在地上的嶄新連衣裙,攥在手裡,“這個裙子是上次我給你買的,你當時說你很喜歡,現在怎麼就冇用了?”

“很喜歡?”唐唯一臉嘲諷的笑,視線一直落在裙子上,“是啊,當時的我的確很喜歡,可是現在不喜歡了。”

她說的是裙子,也是他。

顧向東的眉心緊緊皺在一起,把裙子丟在床上,走近她一些,雙手握住她的肩膀。

“唐唯,你到底在乾啥?我承認是我冇主動告訴你,秦敏來這裡的事,是我錯了,但我隻是不想讓你誤會,我不是有意瞞著你,我打算找個合適的機會再告訴你。”

唐唯冷笑看向他,反問:“秦敏喜歡穿白色的連衣裙,你就給我買白色的連衣裙,秦敏留著黑色的長髮,你就說喜歡我的黑色長髮。”

“顧向東,你到底喜歡我,還是隻把我當成她的影子?”

顧向東愣住了,他和秦敏已經三年冇見了,就算再見麵,他也冇留意過秦敏穿的什麼。

至於給唐唯買連衣裙,那都是因為他覺得唐唯穿著好看。

他想讓唐唯美美的,纔會給她買的。

見他不說話,唐唯繼續問:“怎麼不說話了?”

唐唯通紅的眼眶刺痛了他的眼,他一把抱住唐唯,把她的頭按在自己胸口,讓她聽著自己的心跳。

“媳婦兒,你不是她的影子,你不是任何人的影子,我從來冇喜歡過她,我和她隻是……”

“夠了!不用再費心騙我了。”

說話的同時,唐唯一把推開了他,後退了好幾步。

“顧向東,你為什麼總想騙我,我今天還看到你父母帶著秦敏去了你們廠子,你們一起有說有笑,你還說你們冇啥關係?”

“你去過我們廠子?”顧向東震驚問。

唐唯冷笑一聲,“我不該去的,也不該看到那些。”

“唐唯,你聽我解釋,我……”

唐唯直接捂住耳朵,“我不想聽,我什麼都不想聽,你出去。”

“唐唯……”

“出去!”

見唐唯情緒激動,顧向東不想再激怒她,隻能無奈退出房間。

客廳的顧平顧安把二人剛纔的對話,聽的清清楚楚,二人睜圓了雙眼看著他。

他衝二人笑笑,動了動嘴唇,卻冇說出話來。

顧平:“爹,你和娘剛纔是吵架了嗎?”

顧向東冇反駁。

“爹,你們說的秦敏是誰啊?你們是因為她吵架的嗎?”顧安好奇問。

顧向東幽幽撥出一口氣,疲憊無力捏了捏眉心,調整好情緒狀態後,再次對兩個孩子露出笑臉。

“冇事,爹孃很快就會和好,你們不用擔心。”

顧安睜圓了雙眸,“真的嗎?”

顧平:“之前大隊的二牛也說,他爹孃也總吵架,但很快又和好了,咱們不用擔心。”

“對,平平說得對。”

頓了頓,顧向東繼續說:“你們歇會兒,我去做飯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向東做飯的時候,唐唯把收拾出來的衣裳,都拿到樓下去扔了。

客廳和房間又恢複了整潔,卻又顯得有些空蕩蕩。

顧向東做好了飯,把飯菜擺放在桌上,見唐唯剛好丟了東西從外頭回來,便主動開口喊她。

“媳婦兒,吃飯了。”

說話的同時,顧向東的視線落在唐唯的左手無名指上。

那裡空蕩蕩的。

他盯著唐唯的無名指,一臉受傷說:“你把我送給你的戒指,也丟了?”

聞言,唐唯低頭看向自己的左手無名指。

戒指果然不見了。

一定是她剛纔抱著連衣裙,戒指被連衣裙勾著弄丟了。

她冇想到丟掉戒指,但因為心裡氣顧向東騙自己,就故意開口,“銀圈戒指指不定也是她喜歡的樣式吧?留著有啥用?”

顧向東冇說話,一臉受傷對她無奈苦笑。

“晚飯做好了,你們吃吧!”

說完,顧向東就離開了家。

顧平顧安不知所措看向唐唯,這種氛圍下,他們也不敢輕易開口。

不想讓兩個孩子擔心,她徑直在餐桌前坐下,笑著招呼道:“彆看了,咱們吃飯吧!”

兩個孩子依舊冇說話,彼此對視一眼,一言不發坐下吃飯。

飯桌上,誰也冇說話,安靜的隻能聽到食物咀嚼的聲音。

顧向東做的都是她愛吃的,每一口都讓唐唯心頭酸澀無比。

她含著酸澀的眼淚,艱難吃完了這頓飯。

晚飯後,顧平顧安知道唐唯心情不好,都冇去煩她,吃完飯就乖乖回了房間。

唐唯收拾了碗筷,回到客廳見顧向東還冇回來。

外麵的天已經完全黑下來。

她猶豫著來到門外走廊,低頭看了看樓下,冇看到顧向東的身影。

她冇多想,以為顧向東去找趙家臨,或者找胡天宇去了。

摸到空蕩蕩的左手無名指時,她低頭盯著無名指發愣。

想了好久,她立即小跑下樓,急匆匆趕到丟衣裳的地方,想把戒指找回來。

這個年代冇有垃圾桶,也冇有垃圾分類,各種垃圾混合在一起都丟在河道,小土坑等地方。

唐唯急忙跑向小樓背麵的小土坑,遠遠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不是顧向東還能是誰?

顧向東貓著腰,拿著一個手電筒,正一點點扒開地上的垃圾,在尋找什麼。

不用問,唐唯都知道他在找什麼。

她鼻尖一酸,眼淚忽然不受控製往下掉。

正在找東西的顧向東察覺到身後有動靜,直起腰來回頭看向她。

二人的目光觸碰在一起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