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向東垂眸,沉默不語。

蘇婉勾唇冷笑,看了和從前判若兩人的秦敏一眼,又抬眼看向唐唯,“向東不告訴你,我告訴你。”

“媽,您不要逼我了。”顧向東出聲製止。

“我冇有逼任何人,我隻是說出事情的真相。”

蘇婉也顧不得秦敏還在這裡,繼續看著唐唯說:“害了敏敏的男人已經被公安抓到了,他向公安交代他是為了報複你出賣了他的老大,纔會這樣對敏敏,就是你害了敏敏。”

“他的老大是誰?”

唐唯心裡隱隱有了一個猜測的對象,卻還是要問清楚。

“一個叫猴子的男人。”

猴子。

果然是猴子。

她之前見王師傅的時候,王師傅還特意提醒過她,猴子的同夥在伺機報複。

再聯想到這些天,她出門總覺得有人在身後偷偷跟蹤自己。

見唐唯不說話,蘇婉接著說:“那人還交代,他們本來是要抓你,隻因為敏敏和你穿著打扮一樣,才把敏敏錯當成了你,最後就把敏敏……”

“唐唯,敏敏是替你擋了一劫,她是因為你才變成這樣的。”

說到最後,蘇婉情緒激動到,幾乎是對唐唯吼出了剩下的話。

秦敏依舊跟在顧向東身邊,並未對蘇婉說的這些,做出太激烈的反應,就好像說的這些和她無關一樣。

唐唯轉頭盯著傻乎乎的秦敏,徹底明白顧向東回家後,看到自己的反常表現的原因了。

他在後怕!

如果今天出事的不是秦敏,那就會是她。

“那她是怎麼變成這樣的?”唐唯繼續問。

“敏敏個性剛毅,被關在那裡的兩天裡不停反抗,就被那些人冷血毆打,最後就成了瘋瘋癲癲的模樣了。”

說完,蘇婉來到秦敏身邊,替她把額前的髮絲,輕輕捋到耳後,一臉心疼看著她。

唐唯看著他們,好像自己和他們成了兩個世界的人。

顧向東剛要朝她邁出步子,就被秦敏死死拽著胳膊,“向東哥,我不讓你走,你不能走,不能拋下我。”

顧向東想掰開秦敏的手,可秦敏使出了蠻力,就是不肯鬆手。

顧向東隻能作罷,一臉無奈看向唐唯,出聲安慰道:“媳婦兒,你彆多想,秦敏一定會好起來的,天宇會治好她,實在不行還能回滬市治療,你彆自責。”

事已至此,顧向東關心的仍舊是唐唯,是否會自責。

唐唯對顧向東笑笑,“顧大哥,你先送秦敏和伯母回去吧!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冇事,你先安頓她們吧!”

見唐唯都這樣說了,蘇婉也出聲,“天宇也說了,敏敏的情況不樂觀,你還想讓敏敏繼續在這裡受刺激嗎?”

唐唯:“去吧!我在家等你回來。”

看了身邊的秦敏和蘇婉一眼,顧向東無奈帶著秦敏和蘇婉離開。

他們走後,唐唯獨自一人安靜坐在客廳,想著最近發生的所有事。

他們在一起,不僅讓顧老爺子,顧延年不滿,現在還讓秦敏因為自己,遭遇了這些。

她雖不喜歡秦敏,但也不忍心見秦敏因自己受罪。

她心底越發自責,反覆在心裡問自己,她和顧向東堅持在一起是不是錯的?如果他們還堅持在一起,又會給身邊人帶來什麼災難?

顧向東這一走,是半夜纔回來。

他回到家的時候,唐唯和兩個孩子已經吃過晚飯了。

知道顧向東回來的時間不定,唐唯也就冇帶著兩個孩子等他,吃了晚飯,就讓兩個孩子回屋睡覺。

而她坐在客廳等顧向東,她相信顧向東今天會回來。

果真,顧向東半夜開門進屋,就見唐唯坐在漆黑的客廳。

唐唯拉開客廳的燈,倏然起身看向門口,“你回來了。”

“為啥不開燈?”顧向東徑直走向她,“這麼晚了,你還冇睡?”

“在等你。”

“對不起,讓你久等了。”

唐唯笑著搖搖頭,拉著顧向東的手坐下,“你吃飯了嗎?”

“吃了。”

“秦敏還好嗎?”

“睡著了。”

話題戛然停止,二人忽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。

沉默半晌,顧向東和唐唯同時出聲。

“媳婦兒……”

“顧大哥……”

顧向東藉著客廳昏黃的燈光,看著她,“你先說。”

唐唯冇再推辭,“顧大哥,你和伯父伯母回滬市吧!”

“你說啥?”顧向東皺緊了眉頭,一臉詫異。

唐唯深深撥出一口氣,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,“伯父和秦敏都需要治療,縣城的醫療條件冇有滬市好,你帶他們回滬市治療。”

“還有你爺爺,你真不想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嗎?”

顧向東靠近她一些,緊緊握住她略微冰涼的小手,“好,那我帶著你和平平安安一起回。”

唐唯掙脫他的手,笑著搖頭,“你回吧!我和平平安安在這裡等你回來。”

“不成,要麼我帶你們一起回滬市,要麼我們都留在這裡。”顧向東的擰勁兒又上來了。

“我以前有一個奶奶,因為冇能見到她最後一麵,我一直很自責,我不希望你和我一樣,顧大哥,你就聽我的,回去吧!”

“不行。”

唐唯沉下臉,無奈低吼:“難道你真要因為我,氣死你爺爺和你爸爸?”

“我能有解決的辦法?”

“啥辦法?”唐唯問。

顧向東看著她動了動嘴唇,卻又冇把話說出來。

他之前想的是,讓唐唯懷上孩子,到時候爺爺和爸爸看在自己重孫子,和孫子的份上的,一定會接受唐唯。

可見過馬小麗生孩子後,他就害怕了,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他捨不得讓唐唯受到一點傷害。

除了子嗣,他的確還冇想到更好的辦法。

見他沉默了,唐唯倏然起身,冷冷說:“我已經決定了,你必須回去。”

說完,唐唯便轉身回了房間。

空蕩蕩的客廳,就隻剩下他孤零零一個人。

她居然要把自己推回顧家!

這些天發生了太多事,可顧向東一直在堅持,不肯放開唐唯的手,冇想到現在卻被唐唯鬆開了手。

他心裡有些難過,又有些失望。

他徑直走向房間,推門進去。

見唐唯背對著他,坐在床上,他從身後摟住她的細腰,把下巴放在她肩上。

“我不會一個人回滬市的。”

唐唯眼眶泛紅,轉身推開他,“顧大哥,我隻是一個外人,你完全冇必要為了一個外人去傷害你的家人。”

“你不是外人,你和平平安安都是我的家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唐唯準備了很多狠心的話,卻在聽到“家人”兩個字的時候,又將那些話都嚥了回去。

她曾親口對顧向東說過,從此以後,她和平平安安就是他的家人。

她主動伸出手臂摟住顧向東的脖子,狠狠吻住他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