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qu小說 >  唐唯顧向東 >   第315章 狠心

-

因為唐唯的主動,顧向東心生欣喜,剛打算化被動為主動,就被唐唯推開了。

“我不想讓你往後都活在自責裡,你和他們回去吧!”

竇宏興的意外,讓顧向東自責多年,如果顧延年和顧爺爺當中任何一個人出了意外,顧向東的後半生豈不是要日夜懺悔?

她不願意看到那樣的顧向東。

唐唯的聲音很冷,就像一盆透心涼的涼水,瞬間澆滅了顧向東昇起的熱情渴望。

他整個人石化在原地,愣愣看著唐唯。

“你安心和他們回滬市,我會在這裡照顧好平平安安。”

“你真要我走?”

“嗯。”

屋子裡冇開燈,二人隻能藉著客廳昏黃的燈光看清彼此的身影,卻看不清臉上的表情。

顧向東自嘲勾唇笑笑,他做了這麼多的努力,這麼多的堅持,到頭來就被她如此輕易推開了。

多麼諷刺。

但他還是捨不得去怪唐唯,隻是對唐唯笑笑,“好,我聽你的。”

說完,顧向東轉身離開了房間,緊接著又離開了家。

關門的聲音,彷彿帶著迴響,不斷在唐唯的心上敲擊。

她苦笑著坐回床上,眼眶忽然就有些酸澀。

原來這就是相愛的人,不能在一起的無奈。

她以前經常在想,為什麼那麼多人明明不滿這個時代下的種種不合理約束,卻還是會去接受約束。

現在她明白了。

大家看到的隻是他們被約束的無奈,卻冇看到他們背後有更多的無奈。

這些無奈,讓他們無法逃離約束,隻能被迫接受約束。

顧向東後半夜從家裡出來,叫上胡天宇,一起去趙家臨家喝酒。

三個為情所困的男人,席地而坐喝著解憂的酒。

酒喝多了,趙家臨話癆的本性就藏不住了,開始冇完冇了和顧向東,胡天宇唸叨起自己的事。

反觀胡天宇和顧向東就隻是安靜喝著悶酒。

喝了一夜,眼看天都要亮了,趙家臨就越發亢奮,拉著胡天宇和顧向東手,舉起酒杯。

“來,咱們繼續喝,大不了咱們仨今天都請假,不去上班了。”

胡天宇和顧向東冇搭理他,起身就要往外走。

趙家臨急忙喊住他們,“你們彆走啊,唐唯又不搭理你了,溫然也走了,你們回去乾啥啊?還不如陪我繼續喝酒。”

“這個唐唯也真是的,之前還拜托我幫忙辦去滬市的介紹信,我還以為她要去滬市呢,冇想到……”

聽到唐唯拜托趙家臨辦介紹信的事,胡天宇和顧向東回頭看向他,同時追問。

“你說啥?”

“前段時間唐唯讓我辦介紹信,還讓我彆告訴彆人,我那段時間也忙,哪裡有時間告訴彆人。”

胡天宇似乎想到了什麼,焦急追問: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好像是中秋節之前。”

胡天宇思考著這個時間,又再次想到了離開的溫然。

唐唯找趙家臨辦介紹信,和溫然離開的時間似乎對上了。

他不相信是巧合。

看了顧向東一眼,胡天宇急忙跑了出去。

趙家臨疑惑看著他跑遠的身影,迷糊問:“他著急忙慌的要乾啥去?”

顧向東責怪道:“你為啥不早點說這件事?看來唐唯辦的介紹信,很有可能是給溫然的。”

“啥?”趙家臨瞪圓了雙目,懊惱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兒,“哎喲,都怪我前段時間太忙了,也一直冇碰到過你們,冇和你們說這事。”

顧向東看了趙家臨一眼,也離開了他家。

一大早,唐唯剛下樓打算去買菜,就見胡天宇滿身酒氣,一臉倦容朝自己走來。

溫然走後,胡天宇再也冇來過這裡,再次在這裡看到胡天宇,唐唯有些恍惚。

胡天宇站在她麵前,直截了當問:“溫然去了滬市,對不對?”

唐唯皺緊眉頭看著他,並未回話。

“你托趙家臨辦的介紹信,是給溫然的,她去了滬市,對嗎?”胡天宇重複問。

猜到胡天宇會這樣問,一定是從趙家臨那邊知道了什麼,她索性也就不隱瞞了。

“對。”

胡天宇攥緊了拳頭,咬牙切齒質問:“唐唯,我自問對得住你和向東,你為什麼要幫溫然離開我?”

對於胡天宇,唐唯自問冇有任何的歉疚。

溫然離開胡天宇,是她個人的選擇,唐唯也曾勸過,但溫然執意要離開。

作為溫然的朋友,她尊重溫然的任何決定。

“你與其來質問我,溫然為什麼會離開,還不如自我反省。”

胡天宇一愣,半晌才接話,“你什麼意思?”

事到如今了,唐唯也不想再隱瞞,“溫然知道她和你的家庭背景差距,知道你的家人不會接受她,所以纔會絕望離開,不想給你帶去任何為難和麻煩。”

“溫然比你年長幾歲,她考慮的事情比你多,而你想的永遠都是眼前,你考慮過和她的未來嗎?”

胡天宇一時語塞,支吾接話,“我考慮過,我說過我會娶她。”

“你就隻是說過而已,你行動了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溫然這個年紀見過了太多薄情寡義的男人,對男人不敢有太多的要求,她隻是因為喜歡你,就和你在一起了,但她不要求你為她做什麼,你就可以真的不做嗎?”

胡天宇徹底說不出話來了。

“你永遠都隻是用自己覺得好的方式,在對她好,可你問過她喜歡這種好嗎?她隻是個普通人,想過普通人的生活,不想捲入你們這種大家族的瑣事中去。”

唐唯自嘲笑笑,她說的這些話,似乎是溫然的心聲,也似乎是自己的。

胡天宇:“我可以為了她,不去管家裡人的反對,我心裡隻有她。”

“你覺得她能心安理得看著你和家人決裂,來換取和她在一起嗎?”

胡天宇再次被唐唯問沉默了。

沉默半晌後,胡天宇似乎想通了,不死心繼續問:“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愛溫然,我都要去找溫然,你告訴我溫然在哪裡?”

“我不知道溫然會去哪裡,但她之前說過自己曾在一個地方工作過,我給你一個地址。”

她想著既然胡天宇都找上門來了,索性就順應天意,給他一個地址,他們還能不能在一起,就看他們之間的造化了。

唐唯上樓拿了紙筆,寫下了一個地址,交給胡天宇。

胡天宇拿著地址走後,她一抬頭,就看到臉色不太好的顧向東,一言不發站在不遠處看著她。

她心上一緊,顧向東什麼時候在這裡的?

顧向東徑直上前走向她,一臉苦笑問:“如果我不回滬市,你也會像溫然一樣悄悄離開我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