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大哥,你彆亂想,我……”

“回答我,你會不會像溫然一樣悄悄離開我?”顧向東打斷她的解釋。

唐唯低頭沉默不語。

如果事情真發展到那個嚴重地步,離開說不定也是一種解決方式。

眼下話都說出去了,她不能再猶豫不決,給顧向東任何希望了。

她的沉默,讓顧向東有些受傷,遂用自嘲的口吻說:“我會跟他們回滬市的,你不用悄悄離開。”

說完,顧向東徑直上樓,回家換了一身衣裳,又離開了家。

看著顧向東落寞的表情,唐唯的心裡也很難受,但她隻有這樣,顧向東才能跟著顧延年和蘇婉回滬市。

他的爺爺和爸爸,以及秦敏的病纔能有希望。

她會帶著兩個孩子在這裡等顧向東回來,又或許等顧老爺子和顧延年的病好了,再帶著顧平顧安去滬市找他。

希望一切都能來得及。

又過了兩天,這兩天裡顧向東和唐唯極少說話。

顧向東白天去廠子上班,還要去看秦敏,每天都是臨近半夜了,纔回到家。

他到家的時候,兩個孩子已經睡著了,唐唯也躺下了。

他以為唐唯睡著了,悄悄躺在唐唯身邊,從身後抱著她睡覺。

天還冇亮,他又離開了家。

即使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樣停不下來,他依然堅持回家陪唐唯,哪怕能多看唐唯幾眼都好。

唐唯一直在他的懷裡裝睡到天亮,聽著他又離開了家,這才睡過去。

兩個人都用這種方式陪伴彼此。

白天,顧向東不在家的時候,唐唯就繼續給顧向東織毛衣,帽子,手套,襪子之類的東西。

就這樣到了第三天夜裡,唐唯纔剛躺下,就聽到外頭傳來開門的聲音。

她假裝熟睡躺好。

顧向東輕手輕腳進屋,依然躺在她身邊,輕輕將她擁入懷裡。

片刻後,他低聲在唐唯耳邊說:“我知道你冇睡著。”

唐唯心上一緊,很快就亂了呼吸。

顧向東湊近她,在她後脖子印上一個吻,“我明天就要跟他們一起回滬市了。”

明天?

為什麼這麼匆忙!

不等唐唯說話,顧向東繼續解釋道:“滬市又來信催我們回去了,秦敏的情況也不穩定,我爸媽決定儘快返回滬市。”

儘管知道他早晚都要回滬市,但猛地聽到他回去的訊息,唐唯還是有些措手不及。

唐唯動了動嘴唇,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最終還是沉默應對。

顧向東將她摟得更緊了,把頭埋在她的脖間,輕聲呢喃著她的名字。

這三天,讓二人都冷靜了許多。

唐唯終究冇忍住,轉身和他緊緊相擁在一起,還在顧向東耳邊說:“顧大哥,我和平平安安在這裡等你,等你處理好滬市的事後,就回來找我們。”

這回輪到顧向東冇接話了。

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,他還能回得來嗎?

冇想到這三天裡會發生這麼多的變故,他根本冇時間去氣唐唯讓他回滬市的事,他現在必須回滬市了。

可他仍舊什麼都不願意對唐唯說,他決定獨自扛下這一切。

“好,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們。”

唐唯抬頭,主動尋到他的唇。

此時,他們都不想再多說什麼,隻想用實際行動,讓對方牢牢記住自己。

二人都宛若久旱一般,不斷從對方身上汲取甘霖。

之前顧向東主動的次數多,唐唯偶爾主動一次,能讓顧向東高興好久。

可這次是兩個人互相主動,又給了彼此很多不同的美好體驗。

原來他們的身體已經契合到這種地步,隻需要對方一個小動作,身體就能迅速做出反應。

這一夜很漫長。

他們足足折騰到天邊泛白,屋內的光線逐漸明朗,樓下都開始有人說話了,才依依不捨停下。

兩個大汗淋漓的人,依舊捨不得分開,還緊緊擁抱在一起。

顧向東親了親她的頭頂,不捨出聲:“天這麼快就亮了。”

唐唯冇說話,任由他抱在懷裡。

不知道抱了多久,直到顧向東的胳膊麻到冇有知覺,唐唯才從他懷裡離開。

唐唯穿好衣裳下床,“我幫你收拾東西。”

“嗯。”

此時的唐唯隻顧著幫顧向東收拾東西,全然冇注意到顧向東滿腹心事的模樣。

她把現在這個季節穿的衣裳裝了幾身,還把秋天的,冬天的衣裳,以及給顧向東織的毛衣,帽子,手套和襪子都裝起來。

冇多久,就收拾出來了一大包東西。

她回頭看向穿好了衣裳,坐在床上的顧向東,“衣裳都收拾好了,你看看還有彆的東西嗎?”

“冇了。”

“那我去做早飯,你吃了早飯再走。”

顧向東將她拽回來,又抱了很久才鬆開她,“我去做早飯。”

臨走之前,他想再給他們做一頓早飯。

都這種時候了,唐唯也冇和他搶,就讓他去做早飯。

他做早飯的時候,唐唯又繼續給他收拾了一些東西,知道他不缺錢,也不缺票,也就冇給他這些東西。

當她把顧向東的行李放在客廳時,顧平顧安剛好從房間出來。

兩個孩子看到打包好的行李,忍不住好奇問:“娘,這是啥?您又要丟衣裳嗎?”

唐唯看著兩個孩子,猶豫著說:“你們爹要回滬市一趟,這是爹的行李。”

“爹要回滬市?”

兩個孩子同時出聲。

唐唯笑著點頭,怕他們誤會,耐心解釋道:“爹的爺爺和爸爸都生病了,他必須回去看他們。”

“那我們不能和爹一起去嗎?我還冇見過爹的爺爺呢?”顧安一臉天真發問。

顧平隱約知道顧家的一些事,顧安年紀太小,對顧家的事情一無所知。

顧平:“爹的家人都不喜歡我們,我們不能去。”

“爹的家人為什麼不喜歡我們啊?我們明明很乖啊。”

見顧平又要開口了,唐唯打斷他的話,“他們現在生病,現在不是見麵的時候,等以後有機會了,一定帶上你們去見爹的家人。”

“那好吧!”

彆看顧安年紀小,對於有的事情有自己的獨特的理解,要是不解釋清楚了,她可是不罷休的。

三人剛說完,顧向東就端著早飯出來了。

早飯剛上飯桌,樓下就有人喊顧向東。

幾人都冇說話,同時抬眼看著顧向東。

“你們先吃,我出去看看。”

話音落,顧向東焦急出去,不耐煩對著樓下說:“就不能讓我吃了早飯再走嗎?”

“向東,你彆忘了,你可是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