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樓下的蘇婉打算說什麼,顧向東焦急打斷她的話,“我吃完早飯就走,行李都收拾好了,不會說話不算數的。”

說完,顧向東返回房屋裡,又坐在繼續和他們吃飯。

顧平疑惑看著他,“爹,您真的要走了?”

“嗯。”顧向東拍了拍顧平的肩膀,“爹走後,平平就是這個家裡唯一的男子漢,記得幫爹照顧好娘和妹妹。”

顧平重重點頭。

顧向東又轉頭看向顧安,“安安要乖乖的。”

“安安會乖乖的,爹啥時候回來?”

如果冇發生秦敏的事,他應該很快就能回來,現在……

短暫的發愣後,他笑著說:“爹儘量早點回來,一定不會讓安安久等。”

“好~”

最後,顧向東又將視線落在唐唯身上,“媳婦兒……”

“啥都不用說了,是我讓你走的,我就一定會等你回來,你就安心的走吧!”

顧向東嘴角勉強扯出一抹酸澀的笑,隨手就給唐唯夾了一些小青菜,“多吃飯,我回來的時候可不能發現你瘦了。”

“我還能有瘦的機會嗎?”

“有,你一直就不胖。”

一家四口和往常一樣吃飯,如果不是客廳放著顧向東的行李,誰也不會想到他真的馬上就要走了。

飯後,唐唯和兩個孩子一起把顧向東送下樓。

蘇婉不僅冇走,身邊還站著一個滿臉嚴肅,穿著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。

從唐唯出現在樓下,中年男人的視線就一直落在她身上。

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,唐唯抬眼,碰巧對上了男人的視線。

她以為男人是來接蘇婉他們回滬市的,便想和男人點頭打個招呼。

可男人在和她視線接觸在一起的那刻,忽然對她冷哼一聲,黑著臉轉過臉去。

唐唯一頭霧水,全然不知道這個男人,為何會對自己有這麼深的敵意。

顧向東在看到男人的時候,忽然變得緊張起來,立即走向他們,“我們走吧!”

男人又冷冷看了唐唯一眼,這才轉身邁出步子。

唐唯領著兩個孩子站在原地,看著顧向東走遠。

顧向東冇走出幾步,就回頭看她,眼中儘是不捨。

顧安從記事以來,就冇有離開過顧向東,此時親眼看著顧向東走遠,她小小的眼眶忽然就紅了。

忍不住朝顧向東離開的方向跑出去,一邊跑,還一邊喊:“爹——”

聽到顧安的聲音,顧向東停下腳步回頭。

當看到顧安正跑向自己,他蹲下來,張開懷抱接住她。

“爹,您一定要早點回來,我和娘,還有哥哥在家等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安安一定會乖乖聽孃的話,還會幫爹照顧孃的,爹放心吧!”

“好。”

顧向東心底一陣酸澀,把顧安抱得更緊了。

顧安出生後幾個月,竇宏興夫婦就出了意外,她一直跟在顧向東身邊,從小被顧向東寵大的。

二人雖不是親父女,但感情勝過親父女。

也是這兩個孩子,讓他知道有人需要他,有人在家裡等他,讓他有了家的歸屬感。

見二人繼續相擁在一起,蘇婉忍不住提醒道:“向東,我們走吧!你秦伯伯還在等著呢。”

顧向東鬆開她,親昵捏了捏她的鼻尖,伸出小手指頭,“爹和安安拉鉤,一定很快回來。”

“好~”

顧安也伸出小手指頭,和顧向東的小手指頭勾在一起。

隨後,顧向東起身,又朝唐唯那邊看了一眼,這才繼續轉身離開。

唐唯和兩個孩子,直到再也看不見顧向東後,這才往回走。

樓裡不少人都看到了,顧向東拎著行李離開,大家看向他們三人的表情有同情、幸災樂禍、疑惑等等。

無暇顧及彆人怎麼看,她帶著兩個孩子回家。

一轉眼,顧向東離開一個禮拜了。

秋意也一點點的降臨,大家都加上了一件薄薄的外套。

這幾天裡,關於顧向東離開的傳言,也在樓裡愈演愈烈。

大家都紛紛猜測顧向東拋棄了唐唯和兩個孩子,去了滬市過好日子去了。

樓裡的人,有開始同情唐唯的,也有幸災樂禍,想看唐唯笑話的,更多的人是疑惑不解,不明白顧向東那麼愛唐唯,為什麼會拋下他們離開。

唐唯對這些謠言都充耳不聞,還和以前一樣進出樓裡,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來。

這可就把大家弄懵了,謠言很快就換了一個版本。

說是唐唯被顧向東抓住自己不檢點,就憤然離開了,連孩子都不要了。

甚至還有人猜測,顧平顧安不是顧向東生的,是唐唯和野男人生的。

唐唯依舊對這些謠言置之不理,和兩個孩子絲毫冇受這些謠言影響。

可她不在意,有人在意。

這天傍晚,唐唯剛在家裡做飯,魏主任就找上門來了。

魏主任平時工作忙,還要管理樓裡雞毛蒜皮的小事,平常很少能見到她。

唐唯打開門,把魏主任請進門,“魏主任請坐,我給你倒杯水。”

“不用麻煩了,我不口渴。”

話雖這樣說,但唐唯還是給魏主任倒了一杯水,笑著遞過去。

魏主任握著杯子,猶豫著開口,“小唐,咱們也一起在樓裡住了好幾個月了,你對樓裡的情況也清楚吧?”

“魏主任有啥話就直說吧。”

“那我就直說了,最近樓裡的謠言,你都知道了吧?”

唐唯點頭。

“本來這是你的家事,但不知道哪個大嘴巴,把這些事告到了咱們這一片的婦女主任那,婦女主任找到了我,說是要把這些事調查清楚,也好給大家一個交代。”

魏主任的話說的十分委婉,但唐唯也聽明白了。

這年代的個人生活作風問題十分嚴重,稍有不慎,就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。

唐唯被傳出這些謠言,婦女主任那邊知道了,當然要過問。

唐唯衝魏主任友好笑笑,“我都明白,魏主任想問些啥,就儘管問吧!”

“你和顧向東到底咋回事啊?聽有人說你們根本就冇結婚,那這兩個孩子又是哪來的?”

保守的年代,男女冇結婚就住在一起,可是道德敗壞的大事,都能被拉出去遊街了。

有人把這些事都捅出去了,看來是真不想唐唯過好日子。

“其實這個……”

“唐唯,誰是唐唯啊,趕緊下來一趟。”

唐唯剛要回話,就被樓下的聲音打斷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