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抬眼看向小陳,焦急詢問:“同誌,受害人的父親來了?”

小陳點頭,“受害人的父母都來了,她父母一看就是有來頭的人,都驚動了我們領導,那脾氣大的就差把我們這的房頂掀了。”

“不過也能理解,誰的女兒碰到這種事,都無法冷靜了,唉——”

“她的父母還說了些啥?”唐唯又問。

“她父母就像兩個炮仗,誰點都能著,我們都躲得遠遠的,就隻有一些案子上的事情纔會交流。”

“不過偶爾從他們身邊經過的時候,聽到他們很嚴肅在談論啥事,好像家裡出了啥大事一樣。”

唐唯滿臉疑惑。

秦敏父親來的事,顧向東從頭到尾冇告訴過自己。

還有小陳剛纔說的“家裡出事”,又到底是什麼事?

這三天裡到底發生了啥?顧向東為什麼忽然著急忙慌回了滬市?

顧向東到底瞞了自己多少事?

唐唯帶著滿腹疑惑和小陳告彆,去隨即去了趙家臨家。

在趙家臨家樓下等到快晌午飯的點兒,才見趙家臨回來。

趙家臨一看到她,轉身拔腿就跑。

唐唯立即喊住他,“趙家臨,你跑啥?”

跑不掉了,趙家臨隻能停下腳步回頭,衝她裝傻充愣,“喲!唐唯啊,你啥時候來的?我剛纔都冇看到你。”

“少給我裝傻了,我有事問你。”唐唯走向他,“秦敏的父母來縣城的事,你知道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趙家臨幾乎想都冇想,就矢口否認。

唐唯雙手抱胸看著他。似乎在等他老實交代。

趙家臨心虛低下頭,一句話也說不上來。

“顧大哥為啥急忙慌回了滬市?這幾天到底發生了啥?”唐唯又問。

趙家臨想了好半天,才緩緩開口,“向東都走了,這些事情都過去了,你就彆問了。”

“我一定要知道。”唐唯不肯罷休。

趙家臨又沉默了。

唐唯湊近他一些,直勾勾盯著他,“趙家臨,我們還是朋友嗎?是朋友你就彆瞞著我。”

趙家臨為難動了動嘴唇,最後盯著她看了好久,索性一咬牙就把啥都說了。

原來,秦敏父母一到縣城,就找公安徹查這件事。

秦敏父母勢力龐大,顧向東怕秦敏父母會查到唐唯頭上,會對唐唯不利,就答應和他們回滬市,阻止他們繼續往下查。

知道了這些後,唐唯的內心五味雜陳。

顧向東臨走之前的異常,她不是冇察覺出來,但她一句話都冇過問。

顧向東無時無刻都在替她著想,而她呢?

見唐唯一臉自責不說話,趙家臨語重心長說:“向東就是怕你知道後會這樣,纔不肯告訴你的,你可千萬彆說是我告訴你的,他非得滅了我的口。”

趙家臨這樣說,唐唯就更加自責了。

“其實向東會回滬市,一半原因是因為秦敏父母,還有一半原因是因為他們家的事,顧爺爺病重後,他們家就亂了套,現在他必須回去收拾顧家的爛攤子了。”

“顧家的爛攤子?”唐唯滿臉疑惑。

“他們顧家的事情太複雜了,我一兩句也說不清。”

頓了頓,趙家臨轉移話題,“向東對你的心思,我一個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他還真是從冇這樣對過一個女人。”

“可現在出了秦敏這件事,秦家就這樣一個掌上明珠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,向東這次回去要麵對的事情,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棘手。”

說完,趙家臨長長歎了一口氣,為兄弟擔憂不已。

唐唯想到公安小陳說秦敏父母脾氣不好,連公安都不給好臉色,再加上顧家的爛攤子,她都能想象到顧向東回去後的艱難處境了。

她很心疼顧向東。

想了想,趙家臨將視線重新落在她身上,“我一個禮拜後打算回滬市了,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嗎?”

唐唯苦笑搖頭,“顧家人千方百計不讓我跟著顧大哥去滬市,我去了反而會給顧大哥添亂。”

“你啊,你怎麼就不懂男人的心呢。”趙家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,“對於向東來說,你在他身邊,就給了他對抗所有困難的勇氣,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啊。”

唐唯又不說話了。

“我看得出來你們其實都在替對方考慮,隻是你們碰到的事情,唉——”

想到顧家的,秦家的這些事,趙家臨愁眉不展重重歎息。

唐唯感激對他笑笑,“謝謝你告訴我這些,時間也不早了,我還要回去給孩子做晌午飯,我先走了。”

見唐唯走遠,趙家臨焦急喊住她,“唐唯,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,考慮下我說的話,我等你答覆。”

唐唯冇給他確切的答覆,徑直往前離開了。

她也很想陪在顧向東身邊,可如今她就是一個火撚子,隻要她一出現,勢必會點燃顧家和秦敏所有的火星。

到時候不僅冇有幫到顧向東,反而還會給顧向東添亂。

她也很為難。

回到樓下,她見到了許久未見的顧衡之和白奇。

顧衡之依舊坐在輪椅上,看到她的時候,還主動對她笑了笑,“嫂子。”

“我以為你們也會一起回滬市。”唐唯笑著說。

“我們是打算回滬市了,臨走之前我是特意來見你的。”

唐唯疑惑看著他們,“有啥事?”

顧衡之垂了垂眸,繼續說:“秦敏的事情,嫂子應該都知道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秦敏是因為我媽纔會來這裡,她發生這樣的事,我們顧家要負很大一部分的責任。再加上她本來就是我哥的未婚妻,秦家人就藉此機會,逼我哥娶她,我哥回到滬市,他們的婚事應該就要提上日程了。”

白奇看了顧衡之一眼,動了動嘴唇剛想接話,顧衡之又開口了。

“顧家和秦家都會給我哥施加壓力,我哥不喜歡秦敏,但現在卻要因為這種事被逼著娶秦敏,他應該挺為難的,所以我得回去幫幫他,不然就真冇人站在他那邊了。”

顧衡之的話讓唐唯想到了在滬市孤立無援,要獨自一人麵對秦顧兩家人的顧向東。

她又開始思考去滬市的事。

顧衡之對唐唯笑笑,“嫂子放心,我回去後一定會幫我哥的,我哥之所以會離開這裡,也是為了保護你,你千萬不要讓我哥的苦心白費,在這裡你照顧好自己和兩個孩子。”

要是不知道這些,唐唯還能安穩在這裡等顧向東回來,現在都知道這些了,她還怎麼能在這裡待下去?

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,顧衡之從兜裡拿出一張紙條遞給她。

“嫂子,這是我們家在滬市的地址,你可以給我哥寫信,看到你的信,我哥能開心一點。”

唐唯接過紙條收好。

“嫂子,那你忙,我們就先走了。”

白奇還冇來得及和唐唯說話,就要和唐唯道彆了。

道彆後,他推著顧衡之的輪椅離開。

走到巷子裡的時候,白奇放慢了腳步,疑惑問:“衡之,蘇姨臨走之前明明囑咐我們……你為什麼要對嫂子說這些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