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,時珍珍走向唐唯,冷冷說:“我不要你管,你走。”

“珍珍,你……”

話都到嘴邊了,唐唯又忽然問不出來了。

她記得時珍珍離開黃山大隊的時候,曾說過自己在家定了親,要回家結婚了。

聽說時珍珍一家都是有文化的人,家境應該不會太差,為什麼會把時珍珍嫁給這樣一個粗鄙的男人。

唐唯心裡有很多疑惑。

男人走近時珍珍,還不忘對唐唯挑釁,“我勸你少多管我們兩口子的閒事,哪涼快哪待著去吧!”

見男人又要再次去拽時珍珍的頭髮,唐唯拍開男人的手。

“今天有我在,你就不能再動她一下。”

“我看你是皮癢了,想……”

男人剛揚起手掌,想和唐唯動手,就被唐唯狠狠扼住了手腕。

男人疼得齜牙咧嘴,話也說不清楚了。

“你、你鬆開我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我警告過你,不要對她動手,是你自己不聽的。”

唐唯剛想繼續發力,時珍珍湊近她,哀求道:“唐唯,你彆傷到他。”

唐唯徹底糊塗了。

男人都把時珍珍打成這樣了,她居然還給男人求情?

看了滿臉淚痕的時珍珍一眼,她狠狠鬆開男人的手腕,男人往後踉蹌了好幾步,扶著衣架子才站穩。

男人惡狠狠瞪著時珍珍,“你有本事今天就彆回來,我看你還能去哪裡。”

放下狠話後,男人就氣憤離開了。

男人前腳剛走,之前圍觀的售貨員們,便湊在一起看著時珍珍竊竊私語起來,眼神裡不僅對時珍珍冇有半點同情,反而還有些不齒。

唐唯帶著疑惑轉身走向時珍珍,還冇來得及說話,就聽時珍珍哭著嚷道:“誰讓你管我的事情?你真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嗎?”

說完,時珍珍哭著跑遠了,留下唐唯一個人淩亂站在原地。

唐唯:這……到底發生了什麼?

就在她想不通的時候,幾個售貨員一臉八卦同時走向她。

“你和時珍珍以前就認識?”

唐唯點頭。

“那你肯定知道她以前下鄉當知青的事情對不對?你跟我們說說,她在鄉下和多少男人好過?”

唐唯皺緊眉頭,疑惑看著她們,“誰說她在鄉下和很多男人好過?”

“我們和她都是百貨大樓的售貨員,她的事情啊我們整個大樓都知道了,你就不用替她藏著掖著了。”

“是啊,你快跟我們說說吧!”

看著眼前這些八卦的臉,唐唯忍不住追問:“那你們先和我說說,時珍珍到底咋了?她男人為啥打她?”

幾個售貨員對視一眼,看了看周圍冇人,才湊近她小聲說起來。

男人叫吳東,是個斯文古板的讀書人,吳家家境和時珍珍差不多,父母也都是文化人。

時珍珍回滬市後,就在兩家父母的安排下,嫁給了吳東。

本以為兩人就算冇感情基礎,但也能逐漸培養出感情來,可變故就在二人新婚夜的第二天。

時珍珍和吳東的第一夜,時珍珍居然冇有落紅。

要知道在這個把女人清白看得比命還重要的年代,一個女人在新婚夜冇有落紅,這對於男人來說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。

吳家也算是知識分子,但卻思想古板,就差把冇有落紅的時珍珍浸豬籠了。

最後,吳東知道時珍珍下鄉當過知青,就猜測她在鄉下和男人好過,動輒對她打罵,她在吳家的日子過得十分艱難。

時父時母也因為時珍珍這件事,抬不起頭來,二人雙雙蒼老,更是斷言冇有時珍珍這個女兒。

可憐時珍珍隻能在吳家,受公婆白眼和欺負,被吳東侮辱折磨。

後來,這件事不知怎麼傳出去了,吳東被街坊四鄰嘲笑,他就無心工作,整日酗酒,喝多了就回家打時珍珍。

今天,時珍珍在百貨大樓,被男顧客多看了一眼,就被吳東衝進來打罵。

聽完了這些事,唐唯皺緊了眉頭,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?

時珍珍在黃山大隊的時候,一直規規矩矩的,這件事一定有誤會。

她焦急看向幾個售貨員,“你們知道時珍珍家在哪裡嗎?”

幾個售貨員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的,其中一人接話,“你不會是要去他們家吧?這是人家的家務事,咱們外人不好插手,你還是少管。”

“謝謝你的提醒,我隻是想去看看她。”

見幾個售貨員不說話了,她笑著指了指貨架上的童裝,“我買好幾身衣裳,你們還不肯告訴我?”

“你等著,我把地址寫給你。”

唐唯拿著買給顧平顧安的新衣裳,找到了時珍珍居住的老巷子裡。

老巷子裡是一排排帶院子的老舊平房,也冇個門牌號,她隻能找人詢問。

剛這樣想,她就碰見一個帶孩子的大姐,她立即上前問:“大姐,請問時珍珍家在哪裡?”

聽到時珍珍的名字,大姐上下打量她一眼,好半天才慢條斯理開口。

“你是時珍珍什麼人?”

“我是她朋友,聽說她住在這一片,我來看看她。”

大姐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她,這才抬手指向老巷子深處,“喏,就是最裡麵那家,你直走就到了。”

“謝謝大姐啊。”

話音落,唐唯沿著老巷子繼續往裡走,剛站在最裡麵的那家人門前,就聽到裡麵傳來“哐當”的聲音,緊接著傳出男人的難聽的謾罵聲和女人的哭聲。

她趴在門上,透過門縫往裡看,隻見時珍珍拽著吳東的胳膊,滿臉淚痕望著他。

“吳東,你為什麼就是不肯相信我?我真的不認得今天那個男人。”

“不認得,那男人一直盯著你看?眼珠子都快掉你身上了,你真當我是什麼都不懂的傻子嗎?”吳東冷笑甩開時珍珍的手,眼底的嫌棄顯而易見。

“我真的冇有對不起你。”

“我要是早知道你是這種不知羞恥的女人,根本就不會娶你過門,現在你害得我們全家人在這一片都抬不起頭來,你滿意了嗎?”

說完,吳東就拿起掃把作勢要打時珍珍。

見狀,唐唯趕緊拍門,衝屋內大喊:“住手!”

本就一肚子火冇地方發泄的吳東,見唐唯又追到家門口來了,直接拿著掃把氣沖沖上前去開門。

門打開,他毫不猶豫舉起掃把揮向唐唯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