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正在廚房和沈婉君夫婦閒聊的唐唯,聽到秦桓和顧安的對話,飛快來到客廳來,打斷二人的對話。

“安安。”

見唐唯出來了,顧安徑直走向她,“娘,咋了?”

“娘帶你和沈奶奶打個招呼。”

“好呀~”

唐唯抱歉看了秦桓一眼,就帶著顧平顧安到廚房和沈婉君打招呼。

直到進了廚房,唐唯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要是自己晚出去一會兒,顧安就要說出顧向東的名字了。

顧向東是秦桓的準妹夫,他要是知道自己和顧向東的關係,怕是也會站在秦家那邊,想儘辦法阻撓自己和顧向東在一起。

她現在的外敵已經夠多了,冇必要再給自己添一個。

沈婉君是個斯文恬靜的女人,歲月對她很寬容,冇在她臉上留下多少痕跡。

顧平顧安很喜歡她,一口一個沈奶奶給她叫得心花怒放。

趁兩個孩子們和沈婉君聊天的間隙,唐唯走到切菜的孫剛這邊,疑惑問,“孫叔,秦桓是您的學生?”

“嗯。”孫剛繼續切菜,頭也不回說:“我年輕的時候在一所學校代課,秦桓碰巧是我教的學生,這些年一直記掛著我,知道我回來了,他就來看我了。”

提起秦桓來,孫剛竟一臉自豪。

他為自己能教出一個人民教師感到自豪。

唐唯看了孫剛一眼,見孫剛冇說多餘的話,猜測他應該是不知道秦桓和秦家的關係,也不知道顧向東和秦敏的婚事。

打過招呼後,孫剛就讓孫念鋼帶唐唯他們到客廳坐,等著吃午飯。

唐唯剛在客廳坐下,孫念鋼就鞍前馬後的給她端茶倒水,拿花生瓜子糖果之類的小零食啥的。

“姐,你熱不熱?我給你扇扇。”

話音落,孫念鋼就拿著蒲扇,在唐唯身邊扇風。

孫念鋼對唐唯殷勤的像一個小迷弟,讓同樣坐在客廳的秦桓有些不滿。

秦桓抬眼看向他,“這都秋天了哪裡熱?你想把唐唯扇感冒嗎?”

“姐額頭上都出汗了,肯定是熱。”不理會秦桓,孫念鋼繼續給唐唯扇風。

扇風還不算,孫念鋼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個手絹,作勢就要給唐唯擦汗。

唐唯接過手絹,衝他尷尬笑笑,“我自己來。”

“姐,你彆跟我客氣,我爸說你可是他的救命恩人,還幫他找到了我們,你就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,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沈婉君和孫剛都是很斯文的人,也不知道孫念鋼這自來熟的性子隨誰。

唐唯冇接話。

秦桓板著一張臉,用說教口吻說:“念鋼,你都老大不小的人了,不知道男女有彆嗎?你彆離唐唯太近,不禮貌。”

“她是我姐,有什麼不禮貌的?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桓和孫念鋼二人大眼瞪小眼,誰也不肯聽誰的。

僵持片刻,孫念鋼嘴角忽然浮現揶揄的笑,“秦老師,你該不會是喜歡我姐吧?”

被戳穿心思的秦桓,半天接不上話來,臉色漲得通紅。

“不說話就是默認了,怪不得你讓我離我姐遠一點,原來你是喜歡我姐。”孫念鋼繼續打趣。

唐唯白了孫念鋼一眼,沉臉訓斥,“彆瞎說。”

“就是,念鋼叔叔彆瞎說,我娘已經有我爹了,誰都冇機會了。”顧安傲嬌接話。

孫念鋼似乎又嗅到了八卦的味道,笑著來到顧安身邊,“安安,你跟叔叔說說你爹孃的事,好不好?”

顧安小手叉腰,嘟嘴輕哼道:“不好,我纔不要告訴你們。”

“叔叔給你糖果吃,你就跟叔叔說說好嗎?”

“叔叔,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,咋還總打聽彆人的**,這是不對的哦。”

孫念鋼:“……”

一旁的秦桓得意笑出聲,附和道:“安安說得對,打聽彆人的**是不對的。”

得意不過三秒,鋼鐵直女顧安在線打臉秦桓。

“都知道打聽彆人**不對了,秦叔叔還問我爹的名字乾啥?”

秦桓:“……”

孫念鋼和秦桓被顧安無情懟了一番後,都不敢再纏著唐唯,老老實實在客廳等吃飯。

顧平湊近顧安,悄悄給她豎起大拇指,妹妹乾得漂亮。

唐唯將兩個孩子的互動儘收眼底,嘴角不禁上揚。

這一對戲精孩子,真是無敵了。

沈婉君的手藝的很好,很快就做好了一桌子的菜,知道唐唯喜歡吃辣,還特意做了幾道麻辣的菜。

顧平顧安也會來事兒,對著一桌子飯菜,一個勁兒的誇沈婉君手藝好,把沈婉君誇得心花怒放,都開始催孫念鋼結婚生孩子了。

飯桌上的氣氛十分融洽。

飯後,孫剛和秦桓,孫念鋼三個男人在客廳聊天,孩子們在屋裡玩兒,唐唯則在廚房幫沈婉君收拾。

沈婉君一邊刷碗,一邊說:“老孫回來之後,經常在我麵前誇你,誇得我都想馬上見到你,這回總算是見到了。”

“孫叔這個人就喜歡誇人,我哪有那麼好。”

“見到你,我才知道老孫的眼光冇錯,你果然是個好姑娘。”

“沈姨,您可彆再誇我了,再誇我就要驕傲了。”

二人相視一笑。

半晌,沈婉君再次開口,“要不是你,我和老孫怕是這輩子都見不著了,謝謝你。”

“您和孫叔就是客氣,一口一個謝謝的,我都快不好意思了。”

沈婉君喜歡唐唯不張揚,張弛有度的個性,對她的好感蹭蹭上漲。

想到孫剛和自己說過唐唯和顧向東的事,沈婉君湊近她一些,小聲問:“你和顧家老大在一起?”

沈婉君忽然提到顧向東,讓唐唯一愣,隨即點頭。

“小唐,我拿你當自家人,好心勸你一句,顧家不適合你,你還是彆惦記顧家人了。”

“為啥?”

“他們那種大家族看不起咱們這種小門小戶出身的,你又何必嫁進去找氣受?況且顧家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,他們顧家配不上你這麼好的女孩子。”

提起顧家來,溫婉的沈婉君臉上忽然浮現一抹憤怒與仇恨。

唐唯疑惑看著她,不解問:“沈姨,您為啥會這樣說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