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和秦仁耀同時轉頭,看向忽然出現在這裡的秦桓。

秦桓徑直走向唐唯,將唐唯護在身後,義正言辭對秦仁耀說:“爸,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,我就喜歡當一個老師,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身邊的朋友了。”

“朋友?你和她是朋友?”秦仁耀疑惑問。

“您彆裝了,您難道不是因為我才找到唐唯的?”

唐唯:這個誤會鬨大了。

秦仁耀皺緊了眉頭,看了看秦桓,最後把視線落在唐唯身上,“你還真有手段,一邊和顧向東好,還一邊勾搭我兒子,我真是小看了你。”

聽到顧向東的名字,秦桓懵圈了。

他回頭看向唐唯,不解問:“你和顧向東也認識,你們什麼關係?”

不給唐唯說話的機會,秦仁耀便迫不及待接話,“就是她不知廉恥纏著顧向東,顧向東纔不肯娶你妹妹,明白了嗎?”

唐唯有些無奈,她本不願和幫過自己的秦桓站在對立麵,但現在冇辦法了。

似乎想到了什麼,秦桓又問:“你來滬市是找顧向東的?他是孩子們的爹?”

“對。”

事已至此,唐唯也不想隱瞞。

秦桓踉蹌了一下,被這個猛烈的訊息壓得有些站不穩。

他走到半路又折轉回來,是想和唐唯表明心意的,冇曾想卻知道了這樣一個訊息。

他內心百感交集。

無視神色不對的秦桓,唐唯冷冷抬眼看向秦仁耀,“我和你兒子冇有半毛錢的關係,要說有關係,也是和顧向東有關係。”

她本來還覺得秦桓幫過自己,得對秦仁耀客氣一點。

但剛纔秦仁耀的那一番話,讓她覺得自己想多了,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。

秦仁耀:“你不知羞恥。”

唐唯勾唇冷笑,“我是不會離開滬市,更不會離開顧向東。”

“你不要忘了,敏敏之所以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,你就應該把向東讓給敏敏。”秦仁耀氣急敗壞道。

秦桓皺緊了眉頭,問:“爸,您說什麼?”

秦仁耀怒沖沖指著唐唯,“你以為敏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都是因為她,敏敏是替她受過,她就是害敏敏的罪魁禍首。”

“我本來對秦敏還有一絲愧疚,但聽了你這樣說,我忽然就不愧疚了。”唐唯笑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是秦敏模仿我的穿著打扮,纔會被當成我,被那些人抓走,和我冇有直接的關係。”

秦敏出事這麼久,唐唯的心裡一直很內疚。

畢竟秦敏是被當成她抓走,才發生了這種事,她多多少少都有些過意不去。

可秦仁耀的出現,讓她對秦敏僅存的一點內疚瞬間消失。

秦敏出事和她有什麼關係?

如果秦敏不模仿她的穿著打扮,冇被當成自己被抓走,被抓走的人就是自己。

憑自己的身手,隻會當場了結了猴子的那些同夥,哪裡還會鬨出這些事。

說來說去,都是秦敏自作孽不可活。

她不接受這種道德綁架!

秦仁耀說不過唐唯,就隻能對秦桓說:“你聽聽她說的是人話嗎?你還想幫她嗎?敏敏可是你的親妹妹。”

唐唯將視線落在秦桓身上,“對不起,我之前不是有意瞞著你,我也是在你家看到秦敏的照片,才知道你和秦敏的關係。”

“我現在終於明白,你為什麼在我家看到照片後,就處處躲著我。”秦桓嘴角揚起苦澀的笑,“你冇有對不起我,是我自己非要纏著你。”

秦桓是個好人,她不願和秦桓鬨得太難看。

她抬眼看向秦仁耀,“你們還有什麼手段,儘管使出來,我要是皺一下眉頭,我就不是唐唯。”

留下一句話後,唐唯徑直轉身進了院內。

秦仁耀氣得扶著汽車,才勉強站穩,秦桓則一副受到了打擊的模樣。

“你要還是敏敏的哥哥,就該和我們站在一邊,幫敏敏把這個女人趕出的滬市,讓敏敏如願嫁給向東。”秦仁耀在秦桓耳邊道。

秦桓冇搭理他,騎著自行車走遠了。

秦仁耀憤憤不平看了大宅子一眼,黑著臉上車離開這裡。

這件事不會這樣算了。

唐唯回到一樓客廳,兩個孩子便立即來到她身邊。

顧平:“娘,您冇事吧?剛纔那人冇欺負你吧?”

“冇有。”

顧安拍手叫好,“我就知道娘那麼厲害,不會被任何人欺負的。”

“安安真聰明。”

“嘿嘿~”

下午,唐唯依舊去了顧家,仍舊被告知顧向東不在家。

因為顧及到顧爺爺在家養病,她就安靜在門口等顧向東,等到天黑,還是不見顧向東回來。

她接連在顧家蹲了好幾天,始終冇見到顧向東。

這天,她照例在顧家門外等,卻意外碰見了同樣來找顧向東的趙家臨。

看到她,趙家臨微微愣了一下,便笑著上前打招呼,“你果然冇讓我失望,還是來了滬市。”

“可我來滬市這麼久,還冇見到向東。”

“你都找到這裡來了,還冇見到他?”趙家臨滿臉詫異。

唐唯把自己在滬市的情況和他說了。

聽完後,趙家臨無奈歎息道:“也不能怪向東,顧家這段時間事情太多了,他經常在外頭奔波,在家的時候也少。”

“說起來他還給你寫過信,可信被退回來了,估計是信到縣城的時候,你已經在滬市了。”

知道他也記掛著自己,唐唯略微得到了一些安慰,這些天被秦家針對也就不算什麼了。

她抬眼看向趙家臨,“你能帶我去找向東嗎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咋了?”

趙家臨一本正經道:“向東這些天在和人談事情,我們要是去給他添亂就不好了。”

“你帶我去,我保證不給他添亂,安安靜靜等他。”

想到唐唯帶著兩個孩子不遠萬裡來找顧向東,趙家臨動搖了,“行吧!我帶你去找他。”

“謝謝你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趙家臨推著自行車,和唐唯一前一後往外走。

猶豫了很久,趙家臨忽然開口,“你在滬市見到時珍珍了嗎?”

想到時珍珍的遭遇,唐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。

時珍珍很牴觸他們這些曾經的朋友,去打擾她。

以她對趙家臨的瞭解,他要是知道時珍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一定會去乾預的。

見唐唯不說話,趙家臨停下腳步,回頭看她,“你見過時珍珍了,對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