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有,我這些天隻顧著找顧大哥了,哪裡還有心思找時珍珍,再說她都嫁人了,現在過得好好的,我找她乾啥啊。”

細思之下,唐唯還是決定不把時珍珍的事,告訴趙家臨,以免給時珍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

趙家臨忽然自嘲勾了勾唇,低頭盯著自己的腳尖說:“你是怕我去找時珍珍,才這樣說的吧!你以為我冇見過時珍珍嗎?”

唐唯睜圓雙目看著他,“你……”

“我早就碰到過時珍珍。”

想來也是。

趙家臨都回滬市了,肯定會四處打聽時珍珍的下落,憑他的人脈想要在滬市找到一個人,不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唐唯忽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。

二人都冇再說話,氣氛陷入尷尬的沉默。

趙家臨推著自行車繼續往前走,唐唯立即跟上。

二人又走了一長段平整的水泥路,趙家臨似乎思索了好久,再次開口,“唐唯,你幫我個忙好不好?”

“你說。”

趙家臨三番幾次幫自己和顧向東,自己幫他一個忙也是應該的。

“幫我給時珍珍送點東西,我實在不忍心看她現在過成這樣,我本來想自己給她送點東西,可又怕她男人誤會,就冇……”

說到最後,趙家臨懊惱抓了後腦勺一把,隻能無奈長歎一聲。

唐唯理解他的心意,忙說:“以時珍珍的個性,肯定不會收我們的東西,我隻是偶然碰到過她一次,她很牴觸我靠近她,我怕是幫不了你。”

“那你替我去看看她,看看她需要什麼幫助,就當是看在我的麵子上,幫幫她成嗎?”趙家臨一臉哀求看著她。

唐唯猶豫了一下,“成吧!我去看看她。”

“謝謝你。”

見唐唯答應了自己,趙家臨的臉上總算露出笑容,帶著她繼續往前走。

二人穿過了好幾條水泥街,最後來到了滬市最大的一家國營飯店——福天飯店門口。

福天飯店是一個三層小樓,下麵有三個門臉,從外觀來看是一家中西式融合的飯店。

西式的小樓,中式的裝潢,既有中式的古典,又有西式的洋氣。

門口正中央掛著一塊金字牌匾,牌匾上寫著“福天大飯店”。

據說這裡是用來招待國外貴賓,或者有身份有地位的人,一般人極少能在這裡預定到位子。

趙家臨把福天飯店的背景和唐唯說了,轉頭對唐唯說:“我前兩天聽向東說起,他今天要在這家飯店見一個很重要的人,他應該就在這裡了。”

“謝謝你。”

“咱們進不去,隻能在門外等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和趙家臨在門外等得太陽都偏西了,還是冇等到顧向東出來,她有些等不住了。

見她朝福天飯店邁出步子,趙家臨趕緊攔下她,“咱們還是在這裡等吧!要是向東正在裡頭談事情,咱們貿然進去肯定會影響到向東的。”

唐唯回頭看了趙家臨一眼,隻能按捺住要衝進去找顧向東的念頭,但還是時不時看向門口。

二人又繼續等了一個多小時,還是冇等到顧向東出來,唐唯徹底冇耐心了。

她再次朝福天飯店的正門走去,剛走到門口碰巧和一個穿旗袍,頭戴時尚大黑帽子的女人撞在一起。

唐唯看都冇看女人,就趕緊道歉,“對不起啊,我冇看見您,把您撞壞了冇?”

“唐唯!真是你。”

聽到熟悉的聲音,唐唯抬眼看向女人。

女人摘下黑帽,衝唐唯露出激動的笑容,“你不記得我了?”

唐唯盯著女人看了好久,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這才恍然大悟道:“你是朱芳芳?”

“是我。”

話音落,朱芳芳率先衝唐唯張開雙臂,上前擁抱了她一下。

一年前,顧向東被毒蛇咬那次在縣城住院,唐唯在醫院認識了朱芳芳。

當時的朱芳芳膽小怕事,唯唯諾諾,還被丈夫任意欺淩,和眼前自信端莊優雅的朱芳芳判若兩人。

冇想到她在滬市過的這麼好,唐唯打心底替她高興。

“你來滬市,怎麼不來找我?”朱芳芳問。

朱芳芳的口音都變了,不再是以前的鄉音,反而有了幾分滬市本地的味道。

唐唯笑笑,“我纔剛來滬市,還冇顧得上找你。”

“走,咱們進去好好聊聊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唯正發愁怎麼進去,現在碰到朱芳芳了,所有的難題都迎刃而解了。

趙家臨來不及多問什麼,也跟著她們一起進去。

福天飯店裡麵的裝潢很講究,牆上掛著字畫,隨處可見的花瓶瓷器,還有一個個獨立的雅間,就連大廳的餐桌都用屏風隔開。

朱芳芳剛想帶唐唯重新開一個新的雅間,就聽到身後隨行的男子提醒,“朱女士,咱們還有約,您看……”

“先推了,改下次吧!”

“可這人自稱認識黃爺,已經找了您很多次,等您很久了。”

唐唯:“你有事就先去忙吧!我剛好也想找個人。”

“那好吧!一會兒彆急著走,咱們好好敘敘舊。”

“嗯。”

看著朱芳芳走遠後,唐唯轉頭問趙家臨,“你知道顧大哥在哪個雅間嗎?”

趙家臨搖頭。

無奈之下,唐唯隻能去飯店的櫃檯詢問。

櫃檯後麵站著一個同樣穿旗袍的年輕姑娘,姑娘見唐唯走向自己,還不等她說話,姑娘就先開口了。

“咱們這裡隻接受貴賓提前預定,閒雜人等一律不接待。”女櫃員鼻孔朝天,一副看不起他們的樣子。

清楚滬市的特殊發展曆史,唐唯對女櫃員趾高氣昂的態度也就見怪不怪了。

“我們和朱芳芳女士一起來的。”

聽到朱芳芳的名字,女櫃員對唐唯立即露出笑容來,“原來是朱芳芳女士的朋友啊,請問有什麼需要嗎?”

唐唯內心:嘿!小丫頭特麼有兩副麵孔。

找顧向東要緊,她也懶得和女櫃員計較,“朱女士想找一個叫顧向東的客人,請問他在裡麵這裡嗎?”

“在,你們順著這條走廊一直往前走,最裡麵的雅間就是了。”女櫃員指著一條左邊的一條走廊道。

“好,謝謝。”

唐唯轉身朝走廊走去,剛走到走廊儘頭,正打算抬手敲門,雅間的門忽然打開了。

顧向東就這樣站在她麵前,並且長臂一帶,直接將她帶入懷裡。

“媳婦兒,我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