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熟悉的懷抱,讓唐唯眼眶一熱,差點就激動得落淚了。

她也伸出手,緊緊抱著顧向東。

站在走廊的趙家臨笑看二人,不願驚擾到這一對久彆重逢的有情人。

雅間的朱芳芳也冇出聲打擾他們。

片刻,餘光瞥見朱芳芳在包廂裡,唐唯這纔回過神來,趕緊鬆開顧向東,問:“你們怎麼會在一起?”

朱芳芳笑著走向他們,“我要是早知道一直約我見麵的顧先生,就是你的話,早就來見你了。”

顧向東因為顧家的事找過朱芳芳很多次,但每次都因為各種原因,冇能見到朱芳芳,今天見到朱芳芳才發現是老熟人。

朱芳芳和顧向東提起了唐唯,他這才知道唐唯也來了這家飯店,所以就有了門口相見的這一幕。

“彆在這愣著了,都進來坐吧!”朱芳芳繼續說。

顧向東牽著唐唯的手進雅間,趙家臨也跟著進來。

幾人入座,朱芳芳笑著說:“我這輩子見過最恩愛的夫妻,就是你們了。”

顧向東和唐唯滿臉幸福相視一笑。

想到了什麼,唐唯轉頭問顧向東,“你找芳芳乾什麼?”

“是我爺爺讓我找黃爺幫忙,冇想到會見到朱芳芳。”顧向東如實道。

“隻要是你們的忙,我一定會幫,當初要不是你們幫我,就不會有現在的我,說起來你們還是我的恩人呢。”朱芳芳笑著接話。

“好,那先謝謝你。”

“說什麼謝不謝的,你們的事就是我的事,咱們先吃飯,幫忙的事情一會兒再談,不管什麼忙,我都幫。”

話音落,朱芳芳就招呼來了飯店的工作人員,開始點菜。

因為大家都是熟人,一頓飯吃的十分愉快。

飯後,幾人便在雅間喝茶,顧向東才和朱芳芳說起顧家國外產業的事。

原來是老爺子早些年幫過黃爺,這次顧家有難,老爺子就想請黃爺出麵幫忙。

但因為黃爺年紀也大了,基本不再過問這些事,就被下麵的人一直踢皮球,耽誤了顧向東見朱芳芳。

幸好今天見到朱芳芳了,不然也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得到黃爺的幫助。

聽了顧向東的話,朱芳芳眉心微微皺起,“你們顧家在國外的事情,我也略有耳聞,這些事有些棘手,不過既然你都開口了,這個忙我肯定是要幫的。”

“你放心,黃爺現在不過問這些事了,我能全權決定,我說幫就一定幫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“咱們都是自己人,說什麼謝不謝的。”

因為和朱芳芳是熟人,事情很快就談妥了。

朱芳芳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,就先走了,臨走之前還把家地址給了唐唯,約她下次到家裡好好聊聊。

顧向東和唐唯,趙家臨也從飯店出來。

趙家臨疑惑看著二人,“你們居然認得黃爺身邊的人?”

唐唯笑笑,“巧合而已,冇想到她在滬市混得這麼好。”

“黃爺肯幫忙,你們顧家的難題就解決了一半。”

唐唯:“你們剛纔一直在說黃爺,這個黃爺很厲害嗎?”

“黃爺可是從血雨腥風走過來的人物,他可是個狠角色,有他出麵,誰都會賣他幾分薄麵的。”趙家臨說得眉飛色舞。

顧向東幽幽出聲:“希望吧!”

趙家臨一臉羨慕看著他們,無奈歎息道:“我就不打擾剛團圓的小兩口了,我也先走了。”

說完,趙家臨就騎上了自行車。

顧向東喊住他,“家臨,謝謝。”

“都是兄弟,說什麼謝謝,我走了。”趙家臨把視線落在唐唯身上,“妹子,記得答應我的事。”

“嗯。”

二人目送趙家臨走遠,這纔再次看向彼此。

從雅間相遇到站在飯店門口,二人握在一起的手,就一直冇鬆開,甚至還越握越緊。

顧向東激動看著她,“媳婦兒,你瘦了。”

“你才瘦了,你看看你都有黑眼圈,下巴都有鬍鬚了。”

“我就是太想你了。”

“我也想你。”

顧向東抱了抱她,立即鬆開道:“咱們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向東冇問她住在哪裡,隻是覺得哪裡有她和孩子們,哪裡就是家。

唐唯和顧向東手牽著手,推著自行車往大宅子走去。

當二人站在完全不輸顧家的大宅子前,顧向東滿臉疑惑問:“你們住在這裡?”

他原本以為唐唯和兩個孩子,來到人生地不熟的滬市,吃住肯定很差,還隱隱有些愧疚,冇想到他們會住在豪宅裡。

“對啊,這是我滬市的親戚家的房子,親戚剛好出國了,就暫時把房子借給我住幾天了。”

“你們家的親戚,怎麼一個比一個厲害?”

“誰家還冇有個厲害的親戚。”唐唯臉上帶著笑,心裡卻在咚咚打鼓,就怕被顧向東懷疑。

顧向東本想追問,但轉念一想第一次在黃山大隊見到她時,她那一身料子極好的衣裳,就猜測她之前的家境應該不錯,便冇再多問。

唐唯開門,帶著顧向東進去。

顧向東剛把自行車停在院子裡,就聽到顧平顧安熟悉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兩個孩子便像樹懶一樣掛在他身上。

“爹,你終於不和我們捉迷藏,捨得回來看我們了。”顧安激動說。

顧平:“爹,我們可想你了。”

顧向東略微蹲下來一些,用左右手抱起兩個孩子來,笑著看向二人,“爹也好想你們。”

顧安忽然湊到他耳邊,小聲說:“你要是再不回來,娘就該被人搶走了。”

顧向東微微皺眉,悄悄看了正在鎖門的唐唯一眼。

“你放心吧!我們是爹這頭的人,纔不會讓任何人把娘搶走。”顧平接話。

“有你們在,我一直很放心。”

唐唯鎖上門口,笑著走向三人,冇好氣對顧平顧安說:“你們快下來,爹哪裡抱得動你們倆。”

“冇事,再來一個你,我都能抱動。”

唐唯對他笑笑,帶他們進屋。

顧向東進屋,便開始打量整個氣派的客廳,柔軟的地毯,好看的吊燈,還有柔軟的沙發,桌子。

還有屋子角落的瓷器,以及牆上的裝飾古畫,一麵書架牆。

客廳的每一樣東西都在市麵上不常見,他再次對唐唯這個親戚感到疑惑。

“你這個親戚看起來家底殷實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住住人家的房子而已。”唐唯端著白開水過來,轉移話題,“喝水吧!”

顧向東在椅子坐下,抬眼看向唐唯,“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滬市,怎麼不早點來找我?”

唐唯佯裝生氣冷哼一聲,“還說呢,秦家知道我來滬市,三番幾次想趕我走,有他們的阻攔,我還能找到你嗎?”

聞言,顧向東一臉歉疚。

“所以,你能告訴我,你們家到底出了什麼事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