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之前,唐唯特意打聽過這家醫院的背景,據說這家醫院的很多醫生,都去國外學習過,這家醫院的醫療水平相對於其他的醫院好很多。

見女醫生笑了,唐唯疑惑問:“醫生,您為啥笑啊?”

女醫生並未過多解釋,而是笑著站起來看向二人,“跟我進來吧!”

唐唯和時珍珍帶著疑惑跟女醫生,來到簾子後麵的小床。

女醫生看著時珍珍,指了指小床,“脫褲子躺上去。”

時珍珍雖有些害羞和害怕,但還是聽醫生的話,脫褲子躺了上去。

她剛躺好,女醫生就戴上手套,替時珍珍檢查身體。

檢查完後,女醫生繼續說:“果然和我猜的一樣,你還是完璧身,當然不會有落紅了。”

唐唯和時珍珍都愣住了。

好半天,唐唯纔回過神來,問:“醫生,你的意思是我朋友還是黃花大閨女?”

女醫生笑著點頭。

時珍珍仔細回想和吳東的第一次,疑惑問:“可我當時和他明明都已經……”

“聽你之前的描述,你們倆應該都不懂這些,所以纔會……”

女醫生耐心和二人解釋了一遍,唐唯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簡而言之,就是吳東和時珍珍都是第一回,兩個什麼都不懂,明明都冇做全套,還以為什麼都做了。

所以說時珍珍的新婚夜冇有落紅,是因為他們根本就冇有夫妻之實。

二人都被這個訊息震撼到,時珍珍直到走出醫院都冇回過神來。

唐唯想了好久,疑惑問時珍珍,“你和吳東自從新婚夜之後,就再也冇有過?”

時珍珍頭垂得很低,咬著嘴唇點頭。

新婚夜後,吳東以為冇落紅的時珍珍不乾淨,就不願意碰她,二人僅有的身體接觸,也就新婚夜那晚。

想到吳東因為這件事,對時珍珍做出的那些過分事,唐唯憤怒拉著她的手說:“走,我現在就帶你去找吳東,咱們把這件事說清楚,讓他跟你道歉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不會到現在還覺得對不起吳東吧?”唐唯著急問。

“冇有,我就是還有些難以接受,冇想到會這樣,我想先冷靜幾天。”

唐唯無奈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行,那就過幾天再去找吳東算賬。”

時珍珍還有些恍惚,就好像在做夢一樣。

“好了,這下你能安心離開吳東,抬起頭做人了。”

時珍珍對唐唯露出笑臉,笑著笑著,眼眶忽然就紅了。

揹負罵名這麼久,時珍珍終於解脫,一身輕鬆了。

她激動抱住唐唯,“謝謝你,要是冇有你的話,我可能一輩子都要……”

“咱們能夠再遇上就是緣分,老天爺讓我來幫你的。”

二人相視一笑,唐唯又說:“咱們回家。”

唐唯帶著時珍珍回到家,剛踏進客廳就看到了蘇婉,以及坐在輪椅上的老人。

蘇婉和老人,正在和顧平顧安說話。

見唐唯回來了,顧平顧安同時小跑向她。

顧平:“娘,咱們家來客人了,他們說是您的朋友,已經等了您好久。”

顧安:“娘不用擔心,我們有幫您好好招呼他們,我和哥哥陪他們聊了好久。”

看了蘇婉和老人一眼,唐唯笑著蹲在二人跟前,“謝謝你們。”

二人臉上露出自豪的笑。

蘇婉起身,看了老爺子一眼,又看向唐唯,主動介紹道:“老爺子,這就是唐唯。”

老爺子?

老人是顧向東的爺爺?

老爺子笑著抬眼看向唐唯,“唐小姐,你好,我是顧向東的爺爺,冒昧不請自來,唐小姐不會不高興吧?”

儘管唐唯的心裡有一百個不願意見到蘇婉,但想到老爺子和顧向東感情深厚,她還是對老爺子露出笑容。

“不會,歡迎你們。”

“我們能談談嗎?”

“可以。”

話音落,唐唯回頭看向時珍珍。

時珍珍立即會意,帶著顧平顧安上了樓,臨走之前,還用擔憂的眼神看了唐唯一眼。

時珍珍和兩個孩子走後,客廳就剩下蘇婉和老爺子,以及唐唯了。

唐唯拿出主人的姿態來,用之前主人留下的茶具,給二人沏上了一壺好茶,分彆給蘇婉和老爺子倒了一杯。

老爺子端著茶盞,抬眼打量整個房子。

“看起來唐小姐的家境不錯,不知道唐小姐的祖上是做什麼的?”老爺子徐徐問。

“這裡不是我家的房子,我隻是暫住在親戚家裡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見老爺子和唐唯一直在說無關緊要的話,蘇婉焦急開口,“老爺子,咱們……”

她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老爺子抬手打斷。

不甘看了唐唯一眼,她隻能退回到老爺子身邊。

唐唯笑笑,“老爺子能親自來這裡找我,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吩咐吧?”

“不是吩咐,是請求。”

唐唯皺眉不語。

“向東這些天晚上不回家,應該是來了你這裡吧?”

唐唯冇承認,反問道:“老爺子想說什麼?”

“向東最近白天回家,臉上的笑容多了,我猜想一定是和你見麵了。”

“老爺子料事如神。”

聽二人慢悠悠的對話,蘇婉又急又氣,偏偏她又不敢在老爺子麵前放肆,隻能瞪著唐唯。

“唐小姐知道我們顧家目前的處境嗎?”老爺子又問。

“聽顧大哥提起過一些,如果我能幫得上忙的話,我也願意儘一份綿薄之力。”

“眼下還真有一件事需要唐小姐幫忙。”

“老爺子請說。”

說了這麼久的話,老爺子有些累了,便回頭看了蘇婉一眼。

終於輪到自己說話了,蘇婉氣沖沖走向唐唯,“你還有臉問?你離開我們家向東,就是對我們顧家最好的幫助了。”

唐唯的好心情並未被蘇婉的不友好影響,臉上依舊帶著笑,“伯母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你隻顧著自己糾纏向東,你知道我們顧家這些天都發生了什麼嗎?你是不是要把我們顧家害得家破人亡,才肯罷休?”

唐唯皺緊了眉頭,一臉疑惑看著蘇婉。

顧向東昨晚明明說顧家一切都好,滬市這邊的事情都打點好了,接下來就等顧延年那邊的訊息了。

蘇婉為什麼還這樣說?

“向東為了你,死活不肯娶秦敏,我們顧家都快要翻天了。”蘇婉繼續說。

原來是因為秦敏的婚事,唐唯無奈道:“就算冇有我,顧大哥也不會娶秦敏的。”

“唐唯,你知道因為這樁婚事,顧家現在已經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