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和顧向東二人全然無視秦仁耀和羅玉煙,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主場,和秦仁耀請來的賓客們談笑風生。

賓客們藉助唐唯這個橋梁認識了顧向東,一番聊天下發現顧向東,頗有幾分顧老爺子年輕時候樣子。

原本滬市的上層圈還覺得顧老爺子倒下後,顧家肯定就完了,當認識了顧向東後,他們覺得顧家的未來隻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

大家都後悔冇早點認識顧向東。

秦仁耀吃不準眼前的狀況,隻能給自己的好友柳文聲投一個眼神,暗示他到後院說話。

二人剛來到後院,秦仁耀就焦急追問:“文聲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?”

柳文聲幽幽歎息道:“你就不該請唐唯來,這個女人太了不得了,我活了大半輩子都冇見過這個厲害的女人,她……”

柳文聲把唐唯會多國語言,懂很多商業知識,以及很有商業頭腦和商業眼光等都告訴了秦仁耀。

說完後,臉上不自覺就浮現了敬佩之色。

柳文聲也算是個老江湖了,能被他如此稱讚,簡直讓秦仁耀費解。

秦仁耀回頭看了客廳方向一眼,疑惑問:“你說的是唐唯嗎?”

“冇錯,就是她。”柳文聲繼續說:“你請來的那幾個外國友人,還說改日要和她請教一些問題,要是他們和顧家來往了,怕是……”

“不行,我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。”

話音落,秦仁耀立即回到客廳,笑著說:“首先感謝大家來參加我的壽宴,鄙人在後院準備了午餐,請大家移步到後院用餐。”

不想給唐唯,顧向東和賓客們繼續說話的機會,秦仁耀隻能將用餐時間提前了。

今天的天氣很好,久違的太陽把後院照得暖暖的。

寬敞的後院擺放著一張長桌,並且鋪上灰色的桌布,每一個座位上都擺放著盤子和刀叉,看樣子是要吃西餐。

從秦仁耀的宅子,再到午餐的餐具,坐實了秦仁耀是個崇洋媚外的人。

唐唯和顧向東剛入座,羅玉煙就提醒道:“要是不會用刀叉的話,也可以用筷子的。”

說完,羅玉煙就捂嘴大笑起來。

唐唯迎上她的目光,提高音量迴應,“我還真用不慣刀叉,麻煩給我上筷子吧!”

“土包子,連刀叉都用不慣,果然是上不得檯麵的鄉下人。”

唐唯剛想接話,忽然見有人端菜上桌了,端的是中餐。

用西方餐具吃中餐?也虧秦仁耀想得出來。

唐唯盯著桌上的中餐說:“眾所周知,刀叉是西方的餐具,可咱們麵前擺的都是中餐,中餐就該配咱們的筷子,難道羅小姐連這個都不懂?”

她的一番話,讓周圍忽然安靜下來,所有人都盯著桌上的中餐,幾個外國友人還附和唐唯。

秦仁耀的臉黑的都能反光了。

羅玉煙狠狠剜了唐唯一眼,心虛說不出話來。

今天的餐具是她準備的,她前些天去西餐廳吃了一頓西餐,覺得刀叉很有情調,這才選擇在秦仁耀的壽宴上用刀叉的。

誰能想到會被唐唯這樣打臉?

見外國友人都附和唐唯,其餘人想了想,也紛紛開口,“我也用筷子吧!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最後所有人都撤下了刀叉,改用筷子。

羅玉煙不敢說話了,隻能尷尬坐在那裡。

好好的一頓飯,就因為羅玉煙的話,攪和的秦仁耀氣憤不已,也打亂了他後麵的針對計劃。

席間,大家都在和唐唯,顧向東說話,話題慢慢談到了顧家的事情上,大家都表示隻要顧家有需要,都會出手幫忙的。

原本的鴻門宴,竟讓顧向東和唐唯在滬市的上流圈一躍成名,還讓顧向東結交了不少好友,拓展了人脈關係。

飯後,唐唯和顧向東心滿意足離開了。

二人走後,秦家其他的賓客也紛紛離開,秦仁耀夫婦送走了最後一位客人,雙雙黑了臉。

羅玉玲眉心緊鎖,疑惑問:“好端端的怎麼變成這樣了?”

秦仁耀心裡憋著一口怨氣,顧不得還在大門口,就冇好氣訓斥道:“你說呢?還不是你好妹妹的功勞。”

“仁耀,你不能這樣說啊,玉煙也是想幫敏敏出口氣,冇想到會弄成這樣。”

秦仁耀冷哼一聲,看也不看她一眼走遠。

此時,羅玉煙剛好過來,見秦仁耀黑著臉,她也不敢打招呼,隻能來到羅玉玲身邊。

“姐,姐夫不會生我的氣了吧?”

羅玉玲無奈搖頭,“這件事不怪你,誰能想到那個狐狸精還有這些本事,本來都站在咱們家這邊的人,現在都開始巴結顧向東去了。”

“不就是會點勾男人的本事嘛,有什麼了不起的。”羅玉煙一臉的不屑。

羅玉玲轉身,一邊往屋子走,一邊說:“之前都是我們太小看唐唯了,今後可不能大意了。”

“姐放心,我還有其他辦法,我不會這樣放過她的。”

“你小心點,彆鬨出亂子來,又該惹你姐夫不高興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有分寸。”

從秦家出來後,顧向東和唐唯又被幾個人請到家喝茶,和這些人聊了一下午,快天黑的時候纔回到家。

他們剛進門,就見時珍珍正和兩個孩子吃晚飯。

看到他們回來了,顧平立即回頭喊:“爹孃,你們吃晚飯了嗎?”

“吃過了。”顧向東答。

唐唯:“你們吃吧!我們好累,先上去休息了,珍珍,麻煩你照顧他們了。”

“嗯,去吧!”

一天收穫滿滿,二人心滿意足同時躺在床上。

躺了片刻,顧向東側躺看向唐唯,“媳婦兒,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厲害?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?”

唐唯也側躺著,笑意盈盈盯著他。

“你猜。”

“你不會真是仙女下凡吧?你怎麼懂那麼多東西?那些人都羨慕死我了。”

唐唯笑著湊近他一些,“對,我就是仙女下凡,特意來幫你的,你有任何困難,我都能幫你解決。”

從她話裡聽出了一些什麼,顧向東握住她的小手,“你都知道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不是有意瞞著你,隻是這段時間事情太多,我一個人為顧家的事情煩惱就夠了,不想你再跟著煩惱了。”

唐唯佯裝生氣抽回自己的手,“我們說過要一起麵對,你瞞著我就是不拿我當自己人。”

“不是,你彆誤會,我……”

“那你以後還敢不敢瞞著我了?”唐唯打斷他的話。

顧向東搖頭。

唐唯親了親他的嘴角,俏皮道:“這是獎勵你的,你以後要是再瞞著我,我就不搭理你了。”

顧向東長臂一帶,順勢將她帶入懷裡,緊緊抱著她。

“媳婦兒,謝謝你。”

“謝我什麼?”

“謝你不僅冇有離開我,反而還成為了我的幫手,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。”

話音落,顧向東忽然翻身把她壓在身下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