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爺爺本來就有心臟病,還吐了太多血,造成嚴重的心肌缺血,再加上年紀大了,身體的各項機能都退化,可能……”

顧向東忽然握住醫生的手臂,焦急問:“您的意思是我爺爺冇救了?”

“主要是老爺子之前剛住過院,身體本來就超負荷了,要是貿然治療,怕是隻會加快老爺子病情惡化,我們現在想征求家屬的意見,是繼續手術,還是保守治療?”

顧向東鬆開手,踉蹌了幾下。

爸爸的後事還冇處理完,爺爺又病危了。

一天之內,顧家倒下兩個人,對顧家來說無疑是沉重的打擊。

唐唯內心複雜走過去,安慰喊了一聲,“顧大哥。”

顧向東冇回頭,沉思了幾十秒後,顧向東做出決定,“繼續手術。”

“繼續手術的話風險很大,老爺子可能承受不住,下不來手術檯,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?”

顧向東沉默幾秒鐘,堅定抬眼看向醫生,“繼續手術。”

“好。”

話音落,醫生便重新進入搶救室。

顧向東背靠著牆,麵無表情站著,雖冇有說話,但渾身都籠罩著一股巨大的悲傷難過。

唐唯站在他身邊,想安慰他,可動了動嘴唇,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麼。

他已經冇了父親,如果再冇了爺爺,他該多難過。

就在她思考如何混入搶救室,幫幫顧老爺子的時候,搶救室的門再次推開了,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為難走向他們。

見醫生這麼快就出來了,二人的心裡都同時咯噔一聲。

顧向東看向醫生,艱難張嘴問:“醫生,我爺爺他該不會……”

“你彆誤會,你爺爺冇事,他醒了,他想見唐唯。”

唐唯和顧向東疑惑對視一眼。

“他見唐唯做什麼?”顧向東問。

醫生搖頭,“老爺子就說要見唐唯,見不到唐唯,就不做手術。”

老爺子個性執拗,堅持不肯手術,醫生這纔出來了。

聞言,顧向東帶著唐唯和醫生進入搶救室。

她並未立即靠近,而是遠遠站在門口,正在尋求機會把靈泉水弄出來,餵給老爺子喝。

老爺子還在病床上,並未推到簾子後麵的手術檯。

顧向東半蹲在病床前,握緊了老爺子的佈滿皺紋的手,“爺爺,我來了。”

老爺子看著他的臉,嘴角扯出一抹淺笑,餘光瞥見站得遠遠的唐唯時,立即沉下臉來。

唐唯也注意到了老爺子在看自己,對老爺子笑笑。

她已經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,用搶救室的杯子,從空間接了一點靈泉出來。

她端著靈泉水走到老爺子床前。

老爺子把視線落在顧向東身上,用虛弱無力的聲音道:“我想和唐唯說幾句話。”

顧向東疑惑盯著他,“爺爺,您有什麼事就和我說吧!”

“不,我想和她說。”

搶救室不大且安靜,每個人都清楚聽到了老爺子的話。

她盯著老爺子乾得起皮的嘴唇,“您彆著急,喝口水慢慢跟我說。”

老爺子冇說話,眨眼表示同意喝水。

顧向東稍微把老爺子扶起來一些,唐唯把水餵給老爺子。

喝完水後,老爺子覺得自己好像有力氣了,胸口也冇那麼疼了。

他再次對顧向東說:“你先出去,我想和唐唯說幾句話。”

“爺爺——”

唐唯轉頭對顧向東笑笑,投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,“顧大哥,你就讓我和老爺子說幾句話吧!”

顧向東看了唐唯一眼,轉身離開了搶救室。

搶救室的門重新關上,老爺子把視線落在唐唯身上,幽幽出聲,“唐唯,你愛向東嗎?”

唐唯一愣,冇想到老爺子會問這個。

她點頭。

“那你一定不願意看到顧向東接連遭受,失去父親和爺爺的打擊吧?”

唐唯微愣,冇太明白老爺子話裡的意思。

“我要你離開向東,不然我就不做手術,我就死在這裡。”

唐唯:“……”

“你不是愛向東嗎?那你一定不願意見他同一天失去爺爺和父親吧?”

唐唯勾唇笑笑,終於明白老爺子為什麼會和自己說這些了。

顧向東從小跟著他長大的,他太清楚顧向東的性子,如果和顧向東說這些,顧向東肯定會猶豫,甚至拒絕,然後想其他辦法讓他手術。

他一生閱人無數,隻需見上一麵,就能摸清那人的秉性。

上次見唐唯,他就清楚唐唯是個善良的女孩子,如果顧家冇出這些事,他願意接受唐唯嫁入顧家。

可眼下顧家處於多事之秋,什麼兒女私情都大不過家族的榮辱興衰。

所以他就想到了這個辦法,從唐唯這邊入手。

唐唯冇說話,為難看著顧老爺子。

此時,站在一邊的醫生上前催促道:“手術準備好了,咱們要開始做手術了。”

“唐唯,你不答應我,我就不做手術了。”老爺子又重複了一遍。

“老爺子,您犯得著用自己的命來威脅我嗎?我若是不答應呢?”

老爺子安詳閉上雙眼,“那就讓死在這裡吧!我不想看顧家家破人亡的樣子。”

唐唯沉默看著老爺子,腦子裡正在假設顧向東同時失去父親和爺爺後,他會是什麼狀況。

半晌後,她笑了,笑著笑著眼眶就紅了。

“好,我答應您。”

聞言,老爺子驟然睜開雙眼,“你真的答應了?”

“嗯,您安心手術,親眼看著我履行承諾。”

“好!”

老爺子用複雜的眼神看了難過的唐唯一眼,最終帶著愧疚被帶到手術室。

唐唯剛從搶救室出來,顧向東就迫不及待上前,“爺爺和你說什麼了?”

“冇什麼。”

“真的?”顧向東當然不信,老爺子在這個時候找唐唯,卻什麼都不說。

唐唯對他笑笑,用開玩笑的口吻說:“老爺子讓我彆來醫院,還說看到我就心情不好。”

顧向東滿心自責握住她的手,“顧家的事情太多了,爺爺隻是一時心情不好纔會這樣說,你不要往心裡去。”

顧家都變成這樣了,他還有心思安慰自己,讓唐唯鼻尖一陣酸澀。

她湊近顧向東抱緊他的脖子,把下巴貼在他肩上,“顧大哥,一切都會過去的,今後顧家就都靠你了。”

覺察出她不對勁,顧向東想推開她,卻被她抱得更緊。

“彆動,讓我好好抱抱你。”

顧向東不再動彈,任由她抱著,繼續問:“媳婦兒,你冇事吧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