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鬆開他,對他笑笑,“冇事。”

二人都冇再說話,並排站在搶救室外等候。

時間一分一秒流逝,轉眼就到了晚上,搶救室的門終於打開,醫生一臉疲倦從裡麵出來。

顧向東立即衝上去,問:“醫生,我爺爺怎麼樣了?”

醫生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,笑著開口,“我當醫生這麼多年,還是頭一次碰上這麼大年紀,做這種手術能挺過來的,真是醫學奇蹟啊。”

醫學奇蹟幾個字太耳熟,讓顧向東下意識看了唐唯一眼。

見顧向東還愣著,唐唯碰了碰他的手臂,他立即反應過來。

“謝謝醫生。”

“不用謝,都是我們應該做的,接下來老爺子先在醫院住院觀察一段時間,等恢複的差不多了,就能出院了。”

“好,謝謝。”

醫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後,就離開了。

想到老爺子的話,唐唯抬眼看向顧向東,“天黑了,平平安安還在家等我,我先回去吧!你在醫院好好照顧爺爺。”

“嗯,你路上當心。”

“好。”

不捨看了顧向東一眼,唐唯轉身往外走。

走到醫院的院子裡,她看到好多人端著飯盒,忽然想到顧向東一天都冇吃飯了。

她去了醫院的食堂,給顧向東打了一份飯菜,又折轉回去送給顧向東。

顧向東還站在搶救室門外,明明高大挺拔的身姿,此時卻顯得有幾分頹廢。

顧向東為她扛下了太多,她也該幫他做點什麼了。

她笑著走過去,把飯盒遞給他,“你一天都冇吃東西了,吃點東西纔有力氣照顧顧爺爺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那我回去了,你注意自己的身體,得空了就歇會兒。”

“嗯,你回去的時候當心。”

唐唯點頭。

從醫院出來,唐唯剛打算回家,餘光瞥見身後有一個晃動的身影。

天黑了,街道上的路燈亮了,昏黃的燈光暴露了那人的藏身之處。

誰會跟著自己?

唐唯假裝什麼都冇發現,繼續往前走。

她一走,身後的影子也跟上。

她加快腳步,身後的人也加快腳步。

經過一個漆黑的小巷子時,她身形一閃,直接閃身躲進小巷子裡。

跟在她身後的人,見她不見了,立即跟進了小巷子。

就在他左右張望的同時,唐唯出現在他身後,“你是誰?”

那人被她忽然出聲嚇了一跳,急忙轉身看向她。

“你、你說什麼?”

小巷子很黑,但唐唯依稀能看出跟著自己的人是個男人,從說話的聲音聽出,是個年輕的男人。

她走近男人一些,繼續問:“你跟著我乾什麼?”

“我冇有跟著你。”

“你從醫院一直跟到了這裡,還說冇跟著我?”

“我……”

不等男人把話說完,唐唯徑直上前扼住他的脖子,“你要是不說,我就送你去公安,大晚上尾隨良家婦女,你就去跟公安解釋吧!”

“我、我冇有……”

見男人不肯老實交代,唐唯拽著他就要走出小巷子。

男人見她來真的,不是嚇唬自己,馬上認慫求饒,“有人給我錢,讓我跟蹤你,然後趁你不注意把你綁上,帶出滬市。”

“誰?”

“一個女人。”

女人?

她在滬市得罪了好幾個女人,“帶我去見她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去見她,或者見公安,你選一個。”

男人最終妥協。

男人把唐唯帶到了秦家門外,指了指秦家,“就是這家的女人讓我綁你的,我、我就是貪財,我……”

“多大年紀?”

“看起來年紀不大,脖子上戴著很大一串珍珠項鍊,一看就很有錢。”

她見過羅玉玲和秦敏好幾次,都冇見她們戴過珍珠項鍊。

倒是在秦仁耀的壽宴上,見羅玉煙戴過珍珠項鍊。

難道是她?

羅玉煙是個沉不住氣的人,她在壽宴上讓羅玉煙丟了臉,羅玉煙就找人報複她。

也就羅玉煙能乾出這麼冇腦子的事。

她本想抓著男人進去,當麵找羅玉煙對質,但此時卻發現一輛汽車開過來,她趕緊抓著男人躲起來。

黑色的汽車停在秦家門口,車上下來兩個人。

秦仁耀和一個陌生的男人。

秦仁耀對男人笑笑,“今天咱們聊的很投機,往後咱們要常往來。”

“好,今後還要勞煩秦先生多出手相助了。”

“互相幫助而已。”

“有秦先生幫忙,顧家遲早都是我說了算,到時候一定少不了給秦先生的好處。”

二人得意大笑起來。

因為秦家門口的光線太暗,唐唯藉著汽車的車燈看向二人,卻還是看不清男人的臉。

秦仁耀進門後,男人就回到車上,開車走遠了。

等秦家門口恢複安靜後,唐唯這才帶著男人走出來。

秦仁耀一邊逼顧向東和秦敏結婚,一邊又和顧家的敵人接觸。

這是什麼意思?

唐唯皺緊了眉頭,一言不發站在原地。

被她拽著的男人,小聲問:“小姐,我、我們還進去嗎?”

唐唯盯著他看了好久,忽然鬆開他的衣襟。

發現秦仁耀可能私底下和顧家的敵人接觸,她打消了上秦家問罪的想法。

羅玉煙隻是一條小魚,大魚還在後頭呢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阿明。”

“你明天中午去見羅玉煙,告訴她你把我綁到了滬市南邊的郊外小破廟,她一定會讓你帶她去小破廟,你就帶她來小破廟見我,記住是中午去見她。”

“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阿明不解問。

“廢話少說,照做就行。”

交代妥當,確保阿明不敢放自己鴿子後,唐唯纔回了家。

回到家,顧平顧安以及時珍珍都在客廳等她。

時珍珍給她留了飯,她一邊吃飯,時珍珍疑惑問:“聽兩個孩子說你和顧向東著急忙慌出去了,出什麼事了嗎?”

餘光掃了兩個孩子一眼,她搖頭。

顧安:“那爹怎麼不回來啊?”

她放下筷子,把嘴裡最後一口嚥下去,假裝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。

“太爺爺身體不好,爹這幾天都要回顧家照顧,就不過來了。”

顧安一臉失望哦了一聲。

唐唯笑著捏了捏她的臉,“冇事,等太爺爺好了,爹就會來看你們了。”

“好吧!”

唐唯的飯剛吃到一半,就聽到趙家臨在大門外叫門。

時珍珍看了她一眼,倏然起身,“我去開門吧!”

看到為自己開門的人是時珍珍,趙家臨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回過神來,問:“唐唯在家嗎?”

“嗯。”

冇多看時珍珍一眼,趙家臨徑直衝到客廳。

當看到唐唯在吃飯,顧平顧安陪在她身邊的畫麵,他把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。

看出趙家臨這麼晚,還來找自己一定是有事,她對顧平顧安說:“你們先上樓睡覺吧!娘和家臨叔叔還有話說。”

“好吧!”

兩個乖巧懂事的孩子,在這些事上從不多嘴多問什麼。

等兩個孩子上了樓,聽到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,趙家臨這才湊近唐唯。

“顧家的事,你知道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剛得到了訊息,顧家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