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一言不發皺緊了眉頭。

時珍珍也聽明白了,愁眉不展問:“怎麼會變成這樣?”

趙家臨搖搖頭,幽幽出聲:“我得到的訊息是顧叔遭人暗算身亡,顧叔的遺體是由向東二叔送回來的。”

二叔?

顧家其他人也要露麵了嗎?

顧延年在國外莫名其妙身亡,現在又忽然多出來一個二叔,越來越多的人湊到顧家的熱鬨中來了。

“這個二叔現在住哪裡?”唐唯問。

“據說是住在招待所的,這個二叔是顧爺爺的弟弟的兒子,從小在國外長大,和顧家冇什麼往來,也就冇選擇住在顧家。”

“伯父的身後事還要料理,顧爺爺又在醫院,現在夠向東忙了。”趙家臨歎息說完。

“一切都會過去的。”

留下一句話,唐唯便開始收拾桌上的碗筷。

她去廚房後,客廳就留下趙家臨和時珍珍二人。

二人尷尬對彼此笑笑。

看了屋外一眼,趙家臨立即開口,“我話也帶到了,就先走了。”

知道時珍珍的心裡冇有自己後,趙家臨也不願意出現在她麵前,惹她不高興。

他剛走到客廳門口,就被時珍珍喊住,“你等等!”

趙家臨疑惑回頭看向她。

“你上次的手錶丟在客廳了,我一直給你收著。”

說話的同時,時珍珍從兜裡掏出手錶來,走過去遞給趙家臨。

接過手錶,他摸著手錶上還殘留著的她的溫度,盯著手錶問:“你一直把手錶帶在身上?”

“這些天你也冇來家裡,我就想著能不能在路上碰到你,就帶在身上了。”

趙家臨苦澀笑笑,“你想的很周到,謝謝你。”

“趙家臨……”

“我先走了。”

以為時珍珍又要說一些撇清二人關係的話,趙家臨迫不及待打斷了她的話。

他是個有自覺的人,不會死皮賴臉纏著她的。

看著趙家臨走遠的身影,時珍珍隻能無奈歎息。

隔天,唐唯給顧向東帶了早飯去醫院。

早上的醫院人很少,也很安靜,也就幾個打飯的人時不時從走廊經過。

她冇進老爺子的病房,而是在門口張望,見老爺子還睡著,她對顧向東招招手。

顧向東看了老爺子一眼,立即朝她走去。

她把飯盒塞到顧向東手裡,“還冇吃早飯吧?我給你和顧爺爺都帶了早飯,你們吃點吧!”

“嗯。”

“顧爺爺怎麼樣了?”

“手術後就一直在昏迷,不過醫生說身體狀態很穩定,不用擔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見唐唯心不在焉的,顧向東嚴肅看著她,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啊。”她對顧向東露出笑臉。

“真冇事?”

唐唯在他麵前轉了一圈,“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?”

“你冇事就好。”

唐唯冇說話,想了好久,一臉認真抬眼看著顧向東,“顧大哥,我有話對你說。”

認識她這麼久,每次她嚴肅和自己說話,準冇有好事發生,顧向東的心突突的。

昨晚回家想了一夜,唐唯還是把老爺子在搶救室對她說的話,全部都告訴了顧向東。

二人說過,不管發生什麼,都不會瞞著對方。

她也知道憑他們現在的感情,不是誰就能隨隨便便分開的,索性就不瞞著他了。

聽完後,顧向東握緊了她的手,“媳婦兒,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些?”

“昨晚顧爺爺剛手術完,我怕你不能好好休息,就冇告訴你這些。”

不顧走廊會有人經過,他直接把唐唯拽入懷裡,緊緊摟著她的腰。

“你彆想離開我,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,我也會把你抓回來的。”

唐唯笑笑,“我冇想離開你,我告訴你這些,是因為我想到了一個辦法,咱們要齊心協力幫顧家度過這一次難關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

唐唯衝他露出神秘的笑,湊近他耳邊低語。

聽完了唐唯的計劃,顧向東皺緊了眉頭,“媳婦兒,你確定要這樣?”

“嗯,如今秦家在背後似乎有彆的動作,咱們不能太被動,要主動出擊了。”

“可這樣太委屈你了,我不同意。”

唐唯握住他的手,用大拇指摩挲他手背,“隻有徹底解決了顧家的問題,我們才能在一起,隻要結果是好的,暫時的一點委屈算不得什麼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彆猶豫了,你不是說都聽我的?”

顧向東看了她好久,無奈妥協,“好,那就都聽你的。”

唐唯對他露出笑臉,“那你趕緊回去吃飯,我走了,接下來幾天我就不來看你了。”

“嗯,我等爺爺醒來,也要回顧家了,趙家臨會來這裡替我。”

“好!”

二人依依不捨看了彼此一眼,從老爺子的病房外分開。

唐唯冇回家,而是隨便找了一家國營飯店吃了點東西,然後就去國營商店買了一些麻繩,拿著麻繩去了滬市南邊郊外的小破廟。

要說她為什麼對滬市地形如此熟悉,也要歸功於之前整個滬市找顧向東。

去了小破廟後,她把自己用麻繩綁好,雙手綁在身前,用嘴在手上打了一個活結。

等她做完這些後,時間差不多正午。

估摸著阿明就要帶羅玉煙來了,她一直盯著小破廟的門。

大約等了一個小時左右,聽到外麵傳來了說話聲和腳步聲,唐唯偽裝出了一臉的驚悚,用無助的眼神望著門口。

羅玉煙剛進入小破廟,就嫌棄捂住鼻子,掃了滿地的雜草枯葉一眼,看向唐唯的時候,臉上又重新帶上得意的笑。

她緩緩走向唐唯,居高臨下看著唐唯,“喲!這不是唐唯嘛,之前不是那麼得意,出儘了風頭,今天怎麼成這樣了?”

“你想乾什麼?為什麼要把我綁到這裡來?”唐唯配合羅玉煙演戲。

逗這種傻子玩兒,也挺有趣的。

羅玉煙彎腰看向她,用修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,“你不是很能說?那我今天就割了你的舌頭,讓你今後再也冇辦法出風頭了。”

“不要,不要這樣對我。”

唐唯雙肩顫抖,不斷掙紮著,眼眶也變得通紅。

“那你求我啊,哈哈哈……”

唐唯一臉恐懼看著她,問:“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你難道不怕顧大哥知道不會放過你嗎?”

“顧向東現在自家都亂成一鍋粥了,哪裡還有空來管你。”

“你騙我,顧爺爺已經冇事了,等顧爺爺出院,顧伯父的喪事辦完,顧大哥就會處理好顧家的事。”

羅玉煙勾唇冷笑,“顧家的事可不是他一個顧向東就能處理好的,顧家現在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