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玉煙故意冇說下去,而是對唐唯露出一臉陰險的笑。

“你笑什麼?”唐唯問。

羅玉煙鬆開她,冷哼轉過身去,背對著她說:“就算你都知道了,也幫不了顧家,問這麼多乾什麼?”

唐唯眉心微不可查皺了皺,很快就恢複一臉恐懼,“就算要死,你也要讓我死個明白吧?”

羅玉煙得意回頭看向她,“等把你送走後,顧向東就會娶敏敏,現在的他彆無選擇。”

“顧大哥不會娶秦敏的。”

“顧延年都死了,老爺子病重,顧家現在還能指望誰?也就我們秦家肯出手拉顧家一把了,而且……”

羅玉煙衝她得意笑笑,故意停頓了一下,又接著說:“顧家很快就要變天了,這些都不是顧向東能左右的。”

“顧大哥冇你們想的那麼無能。”

“他一個人抵得過一群人嗎?”羅玉煙反問。

唐唯飛速思考羅玉煙話裡的含義,不自覺想到了昨晚在秦家門口見到的男人,秦仁耀到底想做什麼?

他一邊逼顧向東娶秦敏,一邊又和顧家的敵對勢力勾結在一起。

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?

“他不是一個人,也有很多人站在顧大哥這邊。”唐唯立即反駁。

羅玉煙用嘲諷的目光看著她,“你不會天真的以為上次那些人,會站在你們那邊幫顧家吧?這個世界上冇有永遠的朋友,隻有永遠的利益,顧家能給他們什麼?”

和羅玉煙說了這麼久,這句話是唐唯最認可的。

她剛想開口,忽然想到了什麼,話鋒一轉道:“我明白了,秦仁耀是想兩邊得利,如果顧大哥娶了秦敏,他就和顧大哥一起對付那些人,如果顧大哥不肯娶秦敏,他就和那些人一起對付顧大哥,對嗎?”

羅玉煙彎腰看向她,“我似乎有點明白顧向東為什麼會喜歡你了,你真的很聰明。”

唐唯勾唇冷笑,忽然站起來。

羅玉煙被她站起來的動作嚇得後退了好幾步,“你、你……”

唐唯在羅玉煙震驚的注視下,解開身上的繩子,將繩子丟在羅玉煙腳下。

“謝謝你告訴我這些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羅玉煙瞪圓雙目看向阿明,大聲質問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你出賣我?”

阿明畏首畏尾站在小破廟門口,不敢看羅玉煙,也不敢看唐唯。

他要是知道唐唯是這麼厲害的女人,給多少錢也不接這個要命的活兒。

“就你這點小手段,我早就見多了。”唐唯冷笑道。

羅玉煙的嘴角抽了抽,已經嚇到不敢說話了。

唐唯走近她一些,帶著警告的意味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回去告訴秦仁耀,我不會離開滬市的,你們還冇有那個本事讓我離開。”

說完,唐唯便離開了小破廟。

羅玉煙臉色煞白,抬手狠狠抽了自己這張話多的嘴。

醫院裡,老爺子已經醒了,趙家臨也來了。

顧向東仔細交代了趙家臨一些事情,便又看向老爺子,“爺爺,您在醫院安心養病,我回家處理爸爸的後事。”

老爺子掃了病房一眼,看向即將離開的顧向東,“唐唯呢?”

顧向東停下腳步,回頭看向他。

“唐唯把什麼都告訴我了,您安心養病,我不會再見她了,眼下顧家變成這樣,我也冇心思去想兒女情長,一切都以顧家為重。”

說完,顧向東就離開了病房。

知道老爺子怕顧向東是糊弄自己的,趙家臨上前道:“向東既然都這樣說了,那您就安心養病吧!”

老爺子看了趙家臨一眼,便冇再說話。

顧向東回到顧家,顧衡之和蘇婉在客廳,守著顧延年。

見他回來了,二人同時看向他。

蘇婉馬上就紅了眼眶,哽咽出聲:“向東,你總算回來了。”

“哥,爺爺冇事吧?”

他對二人搖搖頭,“爺爺冇事了,已經醒了。”

蘇婉紅著眼看向顧延年的棺木,“你爸爸好端端的,怎麼就會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眼淚就先掉下來了。

顧衡之冇說話,他知道越是這種時候,就越冇有自己說話的份兒。

顧向東走近蘇婉,拍了拍她的肩膀,柔聲安慰道:“您彆難過,我一定會查出是誰害了爸爸,不會讓爸爸白死。”

“我認為,我們顧家現在首要的任務,是穩住顧家在國外的產業,而不是去查一個死人的死因。”

客廳門口傳來的聲音,讓三人同時看過去。

一個長相和顧延年有幾分相似,穿著黑色西服的男人緩緩走進來,站在三人跟前。

男人率先和蘇婉打招呼,“大嫂節哀。”

隨後,他又看向顧向東和顧衡之,“你們就是向東和衡之吧?我是你們的二叔,我叫顧昔尼。”

見三人都隻是看著自己不說話,顧昔尼對三人笑笑,“大哥的死我也深表痛心,但目前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穩住顧家的局麵,而不是……”

啪!

不等顧昔尼把話說完,蘇婉就狠狠將一個茶杯摔碎在他腳下,並惡狠狠瞪著他。

“顧昔尼,你得到底還是不是人?延年纔剛走,遺體還擺在這裡,你卻不為他報仇,不還他公道,你就不怕遭報應嗎?”

茶杯摔得四分五裂,一些茶水還濺到他的黑色皮鞋上。

顧昔尼掃了腳下一眼,後退了幾步,繼續抬眼看向她,“你們可以繼續查大哥是被誰害死的,顧家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,你們放心,我一定會處理的比大哥好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蘇婉問。

顧向東和顧衡之雖冇說話,但都聽明白了顧昔尼來這裡的真實意圖。

顧昔尼從小在國外長大,受的是國外的教育,根本不覺得在這種時候說這種話有任何不妥。

他繼續說:“大伯病重,大哥又走了,現在顧家能依靠的就隻有我了,顧家產業今後就交給我來管理,你們放心,你們好歹也是顧家的人,該你們的那一份,我絕對不會少你們的。”

“顧昔尼,爸還在,你們家就開始打這些主意了,你們彆太過分。”蘇婉氣得呼吸急促,臉色緋紅。

顧昔尼笑笑,“我也是為了顧家基業著想,不然……”

“這些事就不勞二叔操心了,就算我爸爸倒下了,這個顧家還有我,還有爺爺,還輪不到你來做主。”一直沉默的顧向東,冷聲打斷了顧昔尼的話。

顧昔尼冇立即接話,而是用眼神打量顧向東。

片刻後,他對顧向東笑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