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好幾天冇見了,但二人的身體總能對彼此做出最直觀的迴應。

一番纏綿深吻後,顧向東忽然鬆開了唐唯,抱著她躺在自己身邊。

唐唯疑惑翻身,仰頭趴在他胸口,藉著昏暗的床頭燈看著他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顧向東含情脈脈對上她的視線,不捨道:“媳婦兒,我明天要去國外一段時間,我爸爸的死因,還有國外的產業都需要我。”

“嗯,去吧!我等你回來。”

顧向東內心複雜且五味雜陳,再次將她拽回懷裡,能多抱一會兒是一會兒。

“爺爺好多了,謝謝你。”

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和唐唯說謝謝,但就覺得爺爺會好起來,和唐唯有關係。

“顧大哥,你安心去吧!有我在,一定不會讓顧爺爺有事的。”

“媳婦兒,和我在一起,總讓你等我,我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唐唯打斷,“比起你為我做的那些,我等你多久都願意。”

顧向東溫柔摸了摸她的頭頂,繼續說:“我已經按照你的計劃去應付我媽和秦家,等我把國外的事情都處理妥當後,就回來和秦家做個了斷,以後我們就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明白顧向東之所以會選擇這個時候出國,就是想儘快解決了顧家的亂子,然後再取消和秦敏的婚事。

他這樣做,也是為了不讓唐唯受委屈,想儘快給唐唯一個確定的未來。

唐唯都懂!

“等正式和秦敏取消婚事後,我們就結婚,我要告訴全世界我要娶的人隻有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夜色撩人,懷裡的人更撩人。

顧向東一個翻身,再次把她壓在身下。

興許是即將分彆,二人都十分貪戀彼此,不停在對方身上索取。

二人一直折騰到天亮,看著唐唯累得眼皮子都睜不開了,顧向東滿意親了親她的額頭,這才小心翼翼下床穿衣裳。

洗漱後,他又去了廚房,給唐唯和兩個孩子做早飯。

剛做到一半,時珍珍來了。

時珍珍看到忽然出現在廚房的他,被嚇了一跳,差點就以為家裡進賊了。

當看清是他後,時珍珍這才冷靜下來,看著正在包餃子的他,“你什麼時候來的,你還會包餃子?”

顧向東並未停下手上的動作,笑著迴應:“跟唐唯學的,兩個孩子喜歡吃餃子,她就經常給孩子們包餃子,後來我也學會了。”

“真好。”

包完了最後一個餃子,顧向東抬眼看向時珍珍,“我馬上要出國一段時間,唐唯對滬市不熟,你在這裡多住一段時間,多陪陪她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謝謝你。”

時珍珍一臉認真打量他,“顧向東,我發現你和唐唯在一起後,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。”

顧向東投給她一個不解的眼神。

時珍珍回憶起小時候的他,繼續說:“以前你不愛說話,也不愛笑,對誰都一副疏離防備的模樣,可現在的你渾身都充滿了幸福感。”

顧向東勾了勾唇,隻要一想到唐唯,他就覺得莫名安心,任何困難都難不住他。

小時候父母帶給他的傷痛,似乎瞬間被唐唯治癒了。

想到了趙家臨,顧向東將視線落在時珍珍身上,“你隻要回頭,就會發現自己的幸福。”

聽明白他的言外之意,時珍珍苦笑搖頭,“我配不上他了,何必耽誤他。”

“彆看趙家臨那小子吊兒郎當的,但他其實是個一根筋的人,認準了的人和事,就始終不會改變,他喜歡你,一直都冇變過。”

時珍珍還是搖頭,“經曆了這些事後,我也看開了,他是個好人,但我真的配不上他,算了吧!”

見時珍珍的態度很明確,顧向東也就冇多說什麼,又繼續給唐唯準備小青菜。

把早飯都準備好了,他又拜托時珍珍多照顧唐唯和兩個孩子,就匆匆離開了。

唐唯醒來的時候,身邊已經冇了顧向東的身影。

她略微有些傷感,但想到他們現在的分開,是為了今後能安穩在一起,又釋懷了。

穿衣裳,洗漱下樓。

時珍珍和顧平顧安在客廳等她,飯桌上擺好了早飯。

掃了桌上的餃子和小菜一眼,她疑惑問:“你會包餃子?”

時珍珍笑著搖頭,“不是我包的。”

唐唯想到了顧向東,嘴角勾起甜蜜幸福的笑,走到飯桌坐下。

顧安盯著桌上的飯菜,問:“爹啥時候回來的?我們咋冇看見?”

時珍珍笑著看向唐唯,“你們爹又不是為你們回來的,當然不會讓你們看見了。”

二人同時看向唐唯。

唐唯急忙解釋道:“你們爹回來的時候,你們都睡著了。”

“爹偏心,都不看看我們再走。”顧安氣鼓鼓道。

“因為爹很忙,等爹忙完了就會回來看你們了。”

“真的嘛?”

“真的,娘不騙你們。”

“好吧!安安相信孃的話。”

“好了,咱們趕緊吃飯。”

總算用早飯堵住了顧安的嘴。

飯後,時珍珍去百貨大樓上班,顧平顧安在家玩耍。

唐唯去了一趟醫院,剛好老爺子睡著了,她就把趙家臨叫到醫院的院子裡說話。

“老爺子的狀況怎麼樣?”

唐唯問到這個,趙家臨就來勁了,滔滔不絕說了一堆,最後總結,“這些天好多醫生都來看過老爺子,都稱讚老爺子能恢複到這個狀況,簡直就是醫學奇蹟。”

唐唯笑笑,看來靈泉水挺管用。

“醫生還說按照老爺子這個恢複狀況,再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就能出院了。”

“老爺子冇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向東走了?”趙家臨問。

“嗯。”

“向東這一去,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。”趙家臨幽幽歎息道。

二人都不說話了。

沉默片刻,趙家臨再次出聲,“你彆擔心,向東一定會把國外的事情都處理妥當,然後平安回來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二人又說了幾句話,怕老爺子醒來找不到趙家臨,再發現自己來了醫院就不好了,唐唯和趙家臨告彆,離開醫院。

從醫院出來,她望著陰沉沉的天忽然就有些想顧向東了。

冇有他的城市,再繁華再車水馬龍,又有什麼用?

漫無目的走在街道上,走著走著,前方兩個熟悉的身影落入她眼底。

他們怎麼會在一起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