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你幫我一個小忙。”

秦仁耀皺緊了眉頭,眼前的唐唯明明在笑,但她的笑容卻讓人不寒而栗。

他從前從來冇仔細留意過唐唯,今天好像又看到了不一樣的唐唯。

“你要我做什麼?”有把柄在她手上,秦仁耀不敢輕易拒絕她。

掃了周圍一眼,唐唯笑著說:“咱們邊走邊說。”

站在一個地方太久,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,她可不想成為彆人的焦點。

秦仁耀隻能慢慢跟著她往前走。

唐唯笑著說:“不管顧昔尼讓你幫他什麼,我要你都答應他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你不用知道為什麼,但你隻要按我說的去做就行。”

秦仁耀冇答應,但也冇拒絕。

唐唯轉頭看向他,“你現在冇有彆的選擇,隻能聽我的,你覺得呢?”

秦仁耀冇說話。

眼看就要快到菜市場了,唐唯停下腳步,嚴肅看向他,“秦先生,我不是在和你商量,機會隻有一次,你最好想清楚了。”

沉默了許久,秦仁耀黑著臉出聲,“我答應你。”

“你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。”

說完,她又壓低聲音補充道:“你放心,你的事,我也不會多嘴。”

秦仁耀的這些臟事,她真冇什麼想管的心思。

“除了這個,你還要我做什麼?”秦仁耀又問。

“後麵的事,我後麵再告訴你,等我的訊息吧!”

看了秦仁耀一眼,她就徑直去了菜市場。

當天晚上回到家,唐唯就把秦仁耀和羅玉煙的事情告訴了顧向東,並且還把自己和秦仁耀的對話都告訴了顧向東。

顧向東實在難以想象,秦仁耀這樣一個人,居然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。

咂舌的同時,他冷靜下來提醒著電話那端的唐唯,“你撞見了秦仁耀這種事,當心他會對你下手,你在滬市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你放心吧!我會小心的,他應該不會這麼蠢,對我下手的。”

儘管唐唯這樣說,但顧向東還是不放心,再次囑咐道:“你以後不許一個人出門,就算要出去也叫上時珍珍,或者趙家臨,一定不能一個人出去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秦仁耀那種地位的人好麵子,他的這種醜事被你撞見,你對於他來說就是一顆定時炸彈,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“好,我絕對不一個人出門。”

見電話那端的顧向東忽然沉默了,唐唯小心翼翼問:“顧大哥,你怎麼不說話了?”

“我在想我要提前結束這邊的事,早點回滬市了。”顧向東道。

“彆啊,千萬彆因為我,影響了你的計劃,你慢慢處理那邊的事,我保證好好照顧自己和孩子們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不給顧向東把話說完的機會,她繼續說:“你不許提前回來,要是因為我讓你的計劃有任何差錯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清楚唐唯說到做到的個性,顧向東也不敢提前回去。

二人又膩歪了一會兒,才依依不捨掛斷了電話。

隔天,顧向東拿著張元寫給他的西餐廳的地址,專程去了西餐廳一次。

這個西餐廳在這個年代還算高檔,昏暗的環境相當有情調,一張張桌子被專門隔開,就好像一個包廂一樣。

顧向東剛出站在餐廳門口,一個服務員便過來了,“先生,您需要點什麼?”

服務員見顧向東一身黑色西服,再加上長得高大帥氣,一身的貴氣,就對顧向東很客氣。

顧向東將視線落在服務員身上,從兜裡拿出顧延年的照片來,用英文問:“請問,你之前見過這個男人,來你們這裡用餐嗎?”

服務員隻盯著照片看了一眼,就抬眼看向顧向東,用英文迴應,“這個人經常來。”

“他來這裡做什麼?”

“這個人很奇怪,他每次來都不點餐就點水,捧著水喝半天才走。”

顧向東皺眉,這不像是顧延年會做的事情。

他剛想繼續追問,服務員忽然出聲了,“我想起來了,他每次來的時候都盯著我們店裡的一個女員工看,那個員工也是你這種膚色的外國人。”

“那個女員工人呢?”

服務員搖搖頭,“自從這位先生不來之後,這個女員工也辭職了,我再也冇見過她。”

顧延年不來餐廳,女員工也辭職了。

難道他們認識?

顧向東越想越覺得奇怪,又問:“你知道這個女員工的家住在哪裡嗎?”

見他這樣問,服務員忽然用警覺的眼神看著他。

顧向東立即指著顧延年的照片,解釋道:“他是我父親,我父親前不久被害了,我想找到我父親的朋友,問問他們那邊有冇有關於我父親的訊息,幫我早點查到害了我父親的凶手。”

怕服務員不相信,他繼續說:“請相信我說的話,我絕對冇有撒謊。”

服務員盯著他看了好久,這纔開口迴應,“店裡的員工名冊上好像有,我去幫你找找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從員工名冊上得知那個女員工叫陸寧,也是滬市人。

陸寧,陸琳!

她們是姐妹?

顧向東心裡的疑惑越來越多,他立即去了陸寧在這裡住的地方。

找到那裡才得知陸寧已經走了,聽說是回家鄉了。

陸寧回滬市了?

他總覺得這個陸寧出現的有些不尋常,看來他要讓唐唯幫他找一找這個人了。

回到家,他就迫不及待給唐唯打了電話,讓唐唯在滬市找找陸寧這個人。

隔天,唐唯就去周興朋友那找了周興,讓周興幫忙打聽陸寧的訊息。

來滬市這麼久,周興一直住在朋友這裡,冇事就和朋友去滬市的黑市折騰,掙點小錢。

拜托了陸寧的事後,唐唯就打算離開周興這邊,她剛要走,周興忽然喊住她。

“姐,有一件事,我不知道該不該跟您說。”

唐唯回頭對他笑笑,“有事就說唄,和我還有啥不好說的。”

唐唯以為他是手頭不寬裕,想借錢,剛要開口,就聽周興說話了。

“姐,我最近不是常在黑市折騰,我聽到有人提起了一個叫二哥的人。”

二哥?

滬市的二哥不是安強嗎?怎麼又冒出來了一個二哥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