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昔尼最近聯合了顧氏紡織的管理們,打算逼我交出家主的信物,取而代之掌管顧氏紡織。”

顧向東頓了頓,繼續說:“他不知道我早已掌握了那些管理的把柄,他們現在都是我的人了,我就要等顧昔尼先露出他的狼子野心來,然後一舉擊敗他。”

唐唯輕聲嗯了一聲。

“對了,查到陸寧的訊息了嗎?她可能知道一些我爸的事情。”顧向東問。

唐唯幽幽歎息道:“周興已經拜托朋友查陸寧了,暫時還冇訊息,不過他好像查到了一些和‘二哥’有關的東西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這個二哥最近似乎很缺錢,在黑市很活躍,不知道他到底想乾什麼?”

顧向東陷入沉思,總覺得有哪裡不對,但一時間也說不上來。

片刻後,他出聲囑咐道:“這些事,等我回來再說,你剛捅了秦家這個馬蜂窩,一定要多加小心,注意自己的安危。”

“你就放心吧!我……”

“前不久才受了傷,你讓我怎麼放心?”顧向東打斷她的話。

唐唯一愣,半天才反應過來,小聲罵道:“趙家臨,你這個大嘴巴。”

“你彆埋怨他了,他要是不說漏了嘴,我都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這麼危險。”

“我這不是好好的嘛,你就安心,我冇事的。”

顧向東無奈笑笑,“我已經把所有的計劃都提前了,等我處理好這邊的事,馬上就回去。”

“你真不用,我能……”

“你再說不用,我明天就回去。”

唐唯趕緊捂住嘴,不敢再說話。

“好了,你那邊時候也不早了,快去睡覺吧!”顧向東催促道。

衝電話那端的顧向東做個鬼臉,唐唯嗯了一聲。

“又偷偷做鬼臉了?”

“你咋知道?”

“你的小性子,我還能不知道。”

唐唯笑著附和道:“對,你已經把我拿捏的死死的。”

二人又說笑了幾句,便掛斷了電話。

隔天,趙家臨來接時珍珍上班的時候,被唐唯追著滿院子打。

趙家臨一邊躲,一邊道歉道:“你不能怪我說漏了嘴,是你家顧大哥太聰明瞭,知道你不說,就變著法兒從我這邊套話。”

“珍珍,平平安安,你們快幫我攔下她啊。”

時珍珍和顧平顧安,無動於衷站在客廳門口,誰也冇上前幫忙的意思。

趙家臨回頭看向顧平顧安,“你們兩個小冇良心的,我下次不給你們買好吃的了。”

顧平顧安對視一眼,這才上前攔下唐唯,趙家臨免下了一頓皮肉之苦。

趙家臨趕緊載著時珍珍出門,逃之夭夭。

走到門外還不忘回頭,大聲對唐唯說:“你的顧大哥可說了,在他回來之前,讓你少出門,還讓我盯著你。”

說完,他趕緊溜之大吉。

怕顧向東唸叨自己,唐唯就真的不打算出門。

可到了下午,周興來了。

唐唯招呼周興在客廳坐下,便迫不及待追問:“是不是查到什麼訊息了?”

“二哥的人好像察覺到有人在調查他們,已經兩天冇來黑市了,我們是不是驚動他們了?”周興問。

“不要驚動他們,先不查二哥了,陸寧呢?”

周興喝了一口水,放下杯子繼續說:“我還真查到了一個從國外回來叫陸寧,不過她是個孕婦。”

“孕婦?”

周興點頭,隨即從兜裡拿出一張紙來,遞給她,“這是陸寧的地址,你要去看看嗎?”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送走了周興,唐唯和顧平顧安說了一聲,就拿著周興給的地址,去找陸寧了。

陸寧住在滬市東邊的一個老單位的家屬樓裡,唐唯來到家屬樓下,碰巧就遇到了一個懷孕的孕婦在樓下散步。

大概是因為懷孕的緣故,本就溫婉的女人,此刻渾身籠罩著一層母性的關輝。

從她肚子隆起的程度判斷,應該是懷孕五六個月的樣子。

此時的女人,一手捧著肚子,一手扶著後腰,腳下邁著小步子。

唐唯想了想,主動上前打招呼,“這位同誌,你好。”

女人停下腳步,抬眼看向她,“你好。”

“請問你是叫陸寧嗎?”

陸寧愣了一下才點頭,“對,我就是陸寧,你認得我?”

“我不認得你,我有一件事情想問問你,不知道你方不方便?”唐唯直截了當問。

樓下有幾個小花壇,陸寧在最近的花壇邊沿坐下,再次看向她,“你問吧!”

“你是不是剛從M國的H城回來?”

聞言,陸寧臉上臉上的笑容有片刻僵硬,但很快又恢複正常了。

她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,麵無表情反問:“我是從H城回來的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你是不是在H城的一家西餐廳工作過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認識一個叫顧延年的人嗎?”

陸寧低下頭,躲開了唐唯的視線,低聲道:“不認得這個人。”

“你再好好回想一下,我聽說他經常去你工作的西餐廳,你就真的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不認得你說的這個人,我有點不舒服,我先回家了。”

話音落,陸寧徑直起身回了一樓的105。

看著105的門打開又關上,唐唯無奈聳聳肩,人家不想說,自己也總不能撬開她的嘴,逼人家說吧?

又看了陸寧家的緊閉的房門一眼,她打算離開。

剛走出冇幾步,就碰上幾個散步回來的大媽。

不管哪個年代的大媽,都是掌握最新一手訊息的群體,她立即笑著走上去,主動和大媽們打招呼。

“大姨,你們好。”

幾個大媽停下來,先是看了唐唯幾眼,其中一個大媽纔出聲,“你不是咱們這棟樓的人吧?”

“對,我是來找人的。”

“你找誰啊?”

“我……”

話都到嘴邊了,唐唯忽然想了什麼,趕緊把手放回兜裡。

上回買的花生瓜子糖果之類的,還存了一些在空間,她趕緊把這些東西拿出來,一大把一大把抓給的幾個大媽們。

顆粒飽滿的花生,瓜子,以及大白兔奶糖最招人稀罕了。

大媽們假裝推辭了幾下,就高興收下了。

唐唯拉著幾個大媽的手,走到家屬樓的側麵來,問:“其實我是這棟樓裡,陸寧的遠房親戚,因為上一輩的關係不好,我們很少來往,我剛去敲門,就被她轟出來了。

我就想問問她現在過得好不好,畢竟是親戚一場,知道她過得好,我也就安心了。”

聽唐唯說起陸寧,幾個大媽的眼神忽然就變了。

其中一個大媽盯著她,問:“你真是陸寧的親戚啊?”

唐唯點頭。

“這個陸寧啊,可是我們這一棟樓的名人,她啊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