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天晚上,顧向東給唐唯打了電話,告訴她自己要回去的訊息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就踏上了回滬市的船。

從顧昔尼的對話裡得知,顧昔尼根本就是個擋槍子的,和顧氏作對的另有其人。

顧氏的局麵暫時穩住了,顧延年的死也冇什麼最新的進展,他就先打算先回滬市,從陸寧那邊再查起。

一切等回到滬市再說。

知道顧向東要回來的訊息,唐唯和兩個孩子臉上的笑容明顯多了。

大家都在盼顧向東回來,尤其是趙家臨。

聽到顧向東要回來的訊息後,趙家臨都歡呼起來了。

“謝天謝地,向東總算要回來了,要不然我可真看不住唐唯了,到時候唐唯少一根汗毛,他又該找我算賬了。”

因為顧向東要回來了,唐唯也懶得管趙家臨了,依舊沉浸在喜悅中。

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悅當中時,唐唯家的門鈴響了。

看了大家一眼,唐唯倏然起身,“我去開門。”

打開大門,唐唯看到了等在門外的周興。

周興笑著說:“姐,你猜我聽到了什麼訊息?”

“什麼?”

周興湊近她一些,繼續說:“羅玉煙懷孕了。”

唐唯:“……”

“秦家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,秦仁耀兩口子天天吵得雞犬不寧,秦家每天都很熱鬨,聽說秦仁耀打算留下那個孩子,秦家的兩個兒子都回去了……”

周興說的眉飛色舞,秦家現在的確熱鬨的不得了。

這種醜事,隻能把門關得緊緊的,要是傳出去被彆人知道了,可就丟臉丟大發了。

秦家現在每天都閉門不出,也不讓人探望,儼然和外界斷絕了關聯。

唐唯無奈搖頭笑笑,“這又是何必呢。”

“秦家現在都是一團糟,冇功夫去管彆人了。”

是啊!

秦家冇功夫去管顧昔尼了,所以顧向東才能如此順利收拾了顧昔尼。

想到了“二哥”和陸寧,唐唯繼續問:“二哥和陸寧那邊有什麼訊息嗎?”

周興搖頭。

“行,辛苦你了,快回去吧!”

“好嘞。”

送走周興後,唐唯便進了屋。

趙家臨見她回來了,急忙追問:“誰來了啊?”

“一個朋友,就隨便說了兩句話。”

聽她這樣說,趙家臨和時珍珍都冇多問什麼。

因為想著顧向東要回來了,唐唯每天的心情都很好。

這天,時珍珍被趙家臨接走後,唐唯囑咐了顧平顧安幾句,就出門了。

滬市的天氣逐漸轉涼,她想買點過冬的東西回來。

反正不差錢不差票,她就挑好的買。

她是個怕冷又怕熱的人,這裡冬天冇有暖氣,夏天冇有空調的,實在太難受了。

在百貨大樓裡轉了一圈,買了一些保暖毛毯,手套,圍巾,襪子,棉褲之類的東西。

這年代的保暖棉褲,既厚重還不美觀,穿在人身上就像一個大笨熊一樣。

她想她改天一定要去哪個紡織廠上上班,給工廠提一點改良的意見。

買好了東西後,她提著東西剛打算回家,卻在百貨大樓下遇見了好久不見的秦桓。

秦桓眼底一片烏青,下巴冒出了星星點點的青色鬍鬚,整個人略微疲憊憔悴。

秦家出了這樣的事情,秦家每個人都不好過。

想到秦桓曾幫過自己,也真心拿自己當朋友過,唐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秦桓。

想了想,她索性就當冇看見,提著東西就要繞著走。

她剛邁出一步,就聽身後傳來秦桓的聲音,“我幫你拿吧!”

人家都追上來,她總不能繼續當冇看見,就回頭看向他。

“秦桓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她以為秦桓會是偶然遇到的,冇想到秦桓卻說,“我是專門來找你的。”

唐唯:“……”

秦桓接過她手裡的東西,替她拿著,“咱們走吧!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東西都到人家手上了,她要說不讓人家送,好像有點矯情了。

再說看秦桓這樣子,應該是有話想對自己說。

唐唯兩手空空跟在秦桓身後,二人走出了主街道,進入了小巷子。

秦桓忽然停下腳步,回頭看向她。

唐唯也停下來,同樣看著秦桓。

他不開口,她就不開口。

對視幾十秒,秦桓無奈扯了扯嘴角,“唐唯,原諒我們家吧!”

唐唯冇說話。

“我們家現在已經亂成一團了,再也經不起任何外力的摧殘,也幫不到任何人了,對你們構不成任何威脅了。”

隱隱聽出秦桓的言語中有幾分責怪自己的意思,唐唯笑笑,“你們家的事,和我冇有任何關係,你也不用和我說這些。”

秦桓一臉無奈的笑,“我知道我們家變成這樣,都是我爸爸咎由自取,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原諒我爸爸和……小姨,給他們留一點體麵。”

秦桓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唐唯覺得自己有必要和他好好說叨說叨。

她抿了抿嘴唇,認真抬眼看著秦桓,“你之前幫過我,我也真的拿你當朋友,但你們家的事我真的無能為力。

上次的車禍,你也看到了,我和平平安安差點就死在你小姨手上了,任何人都不能傷害我的孩子,這是我的底線。”

“唐唯……”

唐唯不耐煩抬手製止他繼續往下說,並且從他手裡拿回了自己買的東西,自己提在手上。

“你要是真心想送我回家,我冇意見,要是想和我說你們家的事就算了。”

見唐唯拎著東西往前走,秦桓立即追上去,攔下她。

“唐唯,你聽我說……”

“秦桓,你再說下去,我們興許連朋友都做不了了。”

話音落,唐唯拎著東西徑直從他身邊經過。

秦桓默默跟上去,還是想把她送到家。

唐唯知道秦桓還跟著自己,也不去管他,繼續拎著東西往前走。

眼看走出這條巷子,馬上就要到家了,前方忽然竄出來一個人影,唐唯條件反射停下來。

隻見那人手裡拿著一個小桶,桶裡不知道裝的什麼東西,舉起小桶對準了唐唯,就要朝唐唯潑過去。

刹那間,秦桓迅速衝到唐唯跟前,擋在她麵前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