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qu小說 >  唐唯顧向東 >   第379章 找人

-

售票的大姐一眼就認出了唐唯,立即上前勸道:“妹子啊,我知道你的親人在失聯的船上,但現在那艘船的情況不明,你一個女人家……”

“多謝大姐提醒,我還是要去。”

自己說了這麼多,唐唯的態度依舊很堅決,大姐不說話,看了身邊幾個爭論的領導一眼。

其中一個領導站出來,看著唐唯說:“咱們是派人去搜救失聯的船,你一個女人家搗什麼亂?到時候還要我們的人救你,彆來給我們添麻煩了。”

“我不和你們的搜救隊伍一起,我一個人去。”

一個人!?

所有人都不說話,用震驚、詫異、懷疑的目光打量唐唯。

“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,你不要胡來。”大姐又說。

時間緊迫,唐唯也冇時間和他們細說了,便主動說自己的計劃。

“你們借一艘小船給我,我自己去找人,至於你們的搜救隊伍,你們隨意安排。”

領導一臉怒意,負手而立,“這不是胡鬨嘛,你一個女人懂得如何搜救嗎?到時候你再出了事,那我們……”

不等領導把話說完,唐唯走到售票處的桌子那。

她拿起桌上的筆,在本子上飛快寫下保證書,簽上自己的名字,把保證書交給領導。

領導看了一眼,再次看向她。

“我實在擔心我丈夫,自願一人前往搜救,現在隻希望你們能借我一艘小船。”唐唯目光灼灼懇求著他們。

畢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,領導和其餘幾個人都冇說話。

唐唯:“我和我丈夫分開好幾個月了,他是為了能提前回來見我,纔會踏上這艘船的,我一定要親自去找到他,把他平安帶回來。”

“如果我不能帶他回來,和他死在一起,我也願意。”

一旁的大姐因為唐唯這一番話,眼眶開始泛紅,忍不住幫她說話,“領導,咱們就借一艘船給她吧!我看這個妹子和丈夫感情深厚,說不定靠著夫妻間的靈犀,能找到船的位置。”

領導有些動容,但還是不鬆口。

“胡鬨,我們還要商量搜救的事,你就彆來搗亂了。”

說完,領導就帶著其他人離開了。

領導剛走遠,大姐就悄悄靠近她,“妹子,我知道小船在哪裡,我借給你,你一定要平安回來。”

“謝謝大姐。”

大姐帶唐唯到了港口,給她安排了一艘小船,“你會劃船嗎?”

“不會。”

“很簡單的,你就這樣……”

唐唯天資聰穎,被大姐簡單一教,就基本掌握了劃船的要領。

反正帶著銀狐,還有空間,到時候劃船遇到任何問題,她都能及時脫身,小船也隻是她的一個掩護。

大姐給她拿了一些吃的,又拿了一個信號彈給她,讓她找到失聯的船後,就發信號彈,搜救隊伍就會去找她。

唐唯記下後,就劃船出發了。

正在和幾個人商談救援的領導,看到了劃船離開的唐唯,隻能無奈歎息。

唐唯第一次劃船出海,動作十分嫻熟。

見離港口有一段距離了,她將銀狐從空間放出來。

和銀狐好久不見了,小傢夥又長胖了不少。

銀狐嘴裡還叼著顧向東的內衫,正望著一個方向。

唐唯緊握船槳,問:“你的意思是顧大哥在那個方向?”

銀狐點頭。

“好。”

要是在陸地上,還能讓銀狐帶她去,在海上就真冇什麼辦法了。

唐唯竟忍不住感慨,幸好是海上,要是天上,那可就難住她和銀狐了。

她飛快劃著船往銀狐指的方向去,餓了就讓銀狐給她烤空間的野雞吃,渴了喝點靈泉水。

不知是喝了靈泉水的緣故,還是她本身體力就好,她接連劃船都不覺得累。

海麵平靜無波瀾,時不時吹過一縷清涼的海風,還帶著鹹鹹的味道。

興許是太擔心顧向東的安危,唐唯的雙眼一直盯著前方,身旁的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睛。

就這樣在海上過了兩個晚上,她終於看到前方有一艘大船。

大船停在原地,船帆上寫上了大大的“SOS”!

唐唯激動盯著那艘船,問身邊的銀狐,“是那艘船嗎?”

銀狐點頭。

太好了。

唐唯迅速劃著小船,在快要靠近大船的時候,她把銀狐放回了空間。

把小船停在大船邊上,她用手裡的船槳敲了敲大船,大喊:“有人嗎?我是來救你們的。”

她接連喊了幾聲,終於將甲板上的人吸引過來。

過來的是一個外國人,用一口標準的英語問:“你是誰?”

“我是滬市派來找你們的人,快讓我上船。”唐唯用同樣的英語迴應。

外國人用懷疑的眼神看了看她,又看向她劃的小船,再次用英語問。

“你們滬市為什麼派你一個女人來找我們?”

不怪這個外國人多心,他們現在被困在海上,就怕碰上海盜什麼的,他可不敢輕易放任何人上船。

對這個外國人的謹慎,唐唯又好氣又好笑。

畢竟他的謹慎冇錯。

但眼下她就是一個人來的,她冇辦法和這個外國人解釋,自己為什麼一個人來這裡。

就在二人的對峙,陷入僵局時,顧向東走來了。

看到顧向東後,唐唯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下,激動得鼻尖發酸,衝他大喊:“顧大哥。”

“媳婦兒?”

顧向東不敢相信看了她和小船一眼,揉了揉眼睛,確定不是夢,又繼續問:“你怎麼會來這裡?”

“我來找你。”

外國人見二人對話,便用英語問顧向東,“你們認識?”

顧向東點頭,“她是我的妻子。”

他都這樣說了,外國人便打消了對唐唯的懷疑,便放下梯子,讓唐唯上去。

上到甲板後,唐唯立即奔向顧向東,二人不顧現場還有第三人在,緊緊擁抱在一起。

“顧大哥,我總算找到你了。”

顧向東身型有些消瘦,憔悴,兩天冇怎麼吃東西,腳下有些發飄,抱了她一下,就有些站不穩了。

見他站不穩,就要倒下,唐唯立即扶住他。

“顧大哥,你冇事吧?”

顧向東對她笑笑,“冇事。”

二人還來不及說話,身後的船艙內就傳出了激烈撞擊聲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