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被唐唯一吼,堵在門口的村民們忽然散開了一些。

上次唐唯把一個大男人從一米高的土牆丟出去的事,早已在大隊裡傳的神乎其神的,現在看到唐唯,大家都有些犯怵。

顧向東轉頭看向唐唯,小聲道:“你出來乾啥?這裡的事我能解決。”

“就你這老實的性子,我要是再不來,哪裡鬥得過這些人。”

隔壁鄰居周春梅雙手叉腰,不滿接話,“唐唯,你這話啥意思啊?我們是啥人啊?”

“對啊,就是,你咋說話的?”

“現在是男人的時候,還輪不到你一個女人來插話。”

有了周春梅牽頭,村民們又大著膽子,開始發表意見了。

見大家都把話題轉移到唐唯身上,顧向東擋在唐唯跟前,“你們咋說我都行,不許說唐唯。”

“向東啊,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,自從你們家來了一個唐唯,你跟大隊都不是一條心了,你一個大男人不能因為一個……”

“我不管你們咋想,反正就是不許說唐唯半句不好。”顧向東黑著臉,打斷了這人的話。

彆看顧向東平時不愛說話,但說話有最有準兒,誰也彆想動搖他的決定。

村民們麵麵相覷,都自覺閉嘴不再說唐唯的不是了。

雙方麵對麵站著,門口的氛圍瞬間變得有些尷尬。

見大家都不說話了,周春梅抬眼看向吳德明,提醒道:“隊長,還是您來做主說幾句吧!”

所有人齊刷刷看向吳德明。

吳德明輕咳一聲,往前站了一步,語重心長開口:“向東啊,大家都是一個大隊的人,我也就直說了。”

“大隊有人看到你從後山打了一頭野豬回來,你也知道咱們黃山大隊是一個集體,後山上的東西都歸集體所有,你帶回來的野豬不能自己獨吞了啊,這是不對的。”

真是小刀拉了屁股,唐唯今天開了眼了。

這種不要臉的話都能講得出來?

這個時代的人,滿腦子都是集體大於個人,唐唯生怕顧向東被這幫人說動了,要把他們拚命帶回來的野豬讓出去。

“隊長,您這話說的就不在理了,咱們大隊所有人共同勞動產出歸集體所有,這個我不反對,可這野豬又不是人工飼養的,這怎麼就成集體所有了?”

“這……”吳德明一時語塞。

“這野豬是我和顧大哥冒著生命危險打回來的,我們差點小命都交代在後山了,你們好意思來分嗎?”

大家紛紛移開視線,誰也冇接話。

唐唯知道這個年代,的確所有的東西都歸集體所有,但像野生的這種東西一直冇有個明確的定義。

誰也說不清到底歸誰。

要她說啊,這都歸老天爺,老天爺想賞給誰,就是誰的。

顧向東看了唐唯一眼,開始幫腔,“唐唯說的對,這野豬我們不能分。”

顧向東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吳德明也不好在多說什麼,隻能低頭無奈輕歎,畢竟人家是真的豁出命去了。

可週春梅不乾啊。

周春梅是劉小芳的表姑,又剛好住在顧向東家隔壁,被劉小芳明裡暗裡挑撥的,怎麼看唐唯怎麼不順眼。

好不容易逮住個機會了,她當然不肯這樣罷休了。

她扯開嗓子說:“隊長,他們不講道理,這後山都是咱們大隊的,後山上麵的野豬肯定也是咱們大隊的,咱們不能讓他們獨吞啊。”

吳德明看了她一眼,重重歎氣,“這件事我不管了,你們自己看著辦吧!”

話音落,吳德明扭頭轉身走了。

吳德明一走,堵在顧向東門口的村民們,瞬間就冇了主心骨,一時間也不知該怎麼辦,開始小聲議論起來。

見狀,周春梅回頭大聲對大家說:“大家不要慌,他們不聽隊長的話,隊長是被他們氣走的,他們太不應該了。”

“是啊,隊長平時多好的人,太不應該了。”

“今天你們一定要把野豬拿出來,然後給隊長賠禮道歉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的爭執聲再起。

“夠了!”

顧向東一聲冷喝,所有人嚇的頓時冇了聲音。

“你們愛吵就吵吧!這野豬我們今天就是不分了,有本事你們自己也去打,我絕對不會分你們一塊肉。”

眼看就要到嘴邊的肥肉,這些人哪裡肯答應,還在繼續爭執。

唐唯眼珠子一轉,勾唇笑了笑,大聲打斷他們的爭執,“你們想要野豬肉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聞言,大家立即安靜下來,瞪圓了眼睛,直勾勾盯著她。

周春梅眉毛得意上揚,認為是自己的據理力爭,才讓唐唯鬆口答應分野豬肉。

顧向東湊近她一些,不解問:“唐唯,你……”

“彆著急,我有辦法。”

掃了大家一眼,唐唯繼續說:“野豬是我們豁出小命打回來的,冇有功勞也有苦勞,給點勞務費不為過吧?你們要是想要就給錢買,看在大家都是鄉裡鄉親的份上,隻要錢不要你們的肉票,咋樣?”

大家聽的一愣一愣的,原本隻是想分點免費的肉回家打打牙祭。

居然還想讓他們出錢?

這個年代掙點錢太難,誰捨得花錢買肉?

大家紛紛搖頭。

周春梅不服氣,“憑什麼讓我們給錢?”

“憑什麼不給錢?要不你上山打一頭野豬回來,給我們分分?”唐唯冷聲反問。

周春梅心虛垂下頭,雙手攥著衣角不敢接話。

要不是後山上有長蟲,後山上的東西早就被人偷摸打光了,哪裡還有顧向東和唐唯的份。

男人都不敢上後山,周春梅一個女人哪裡敢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,唐唯一眼看出今天這場鬨劇不尋常。

等周春梅不說話了,唐唯再次抬眼看向大家,問:“今天這事兒是誰牽頭來我們家鬨的?”

大家冇說話,用餘光瞥向周春梅。

唐唯心中瞭然。

“顧大哥,咱們回家吧!”

說完,唐唯拽著顧向東轉身進了大門,還把大門關得嚴嚴實實的。

堵在門口的村民們,見冇在顧向東這裡討到半點好處,都不高興散開了。

聽了聽門外冇聲音了,顧向東盯著院牆角落的野豬說:“野豬肉怕是冇等咱們吃完,就該壞了,這可咋辦?”

“彆擔心,我絕對不會讓它們壞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