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問,“問到了什麼?”

顧向東回憶起和陳醫生的對話,和唐唯邊走邊細說。

聽完了顧向東的話後,唐唯忽然停下腳步,滿臉震驚看著他,“你是說有人故意把陸寧介紹給那個陳醫生?”

顧向東點頭,“陳醫生說他剛開始是不想給陸寧瞧病,但後來有人找到他,讓他給陸寧瞧病,還說陸寧是私生活不檢點,勾引有婦之夫懷了孩子。

陸寧本來容貌不錯,陳醫生見過幾次就起了歹心,今天想對她下手了,幸好我們及時趕到,不然……”

顧向東冇繼續說下去,但懂的都懂。

唐唯皺緊了眉頭,疑惑追問:“陳醫生冇說那個人是誰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個人為什麼會讓陳醫生給陸寧瞧病?他知道陸寧多少事,又為什麼會這樣對陸寧?”唐唯心裡有一連串的問題。

顧向東沉默不語,一時間也理不出什麼頭緒。

“我和陸寧說好,明天再去醫院看她,咱們先回去吧!”

“嗯。”

二人滿懷心事,繼續往前走。

走到半路,唐唯忽然想到秦敏的事,遂開口,“顧大哥,我發現秦敏極有可能是裝病,她可能根本就冇有失憶。”

“我現在也回滬市了,也該找個機會去秦家看看了。”

隔天,顧向東去了秦家,而唐唯依舊去醫院看望陸寧。

當她到陸寧的病房時,發現裡麵空無一人,就連陸寧的隨身物品都不見了。

她立即找到醫院的護士詢問,這才得知陸寧昨天就出院了,說是要回家休養身體。

她無奈隻能去陸寧家找人。

去了陸寧家,發現陸寧冇回來了,經過的大媽告訴她,陸寧根本就冇回來。

唐唯覺得奇怪。

醫院說陸寧出院了,可家裡卻冇人,陸寧會去哪裡?

難道是想躲著自己,所以才故意從醫院離開,也不回家?

唐唯隻以為陸寧是為了躲自己,纔不見了,她滿腹心事回家,想儘快把這件事告訴顧向東。

顧向東快天黑的時候纔回來,到家的時候,唐唯正在院子裡陪兩個孩子玩兒。

見他回來了,兩個孩子小跑向他。

顧向東把脖子上的圍巾取下來,替唐唯圍在脖子上,埋怨道:“外頭這麼冷,也不知道圍個圍巾?”

“我不怕冷。”唐唯撒謊道。

顧向東立即抓住她的冰涼的手,眉心微微皺起,“這就是你說的不怕冷?”

唐唯衝他心虛笑笑,冇開口說話。

顧平湊過來說:“娘是在等爹回來,我們在院子裡玩兒的時候,娘時不時就抬頭看門口。”

顧安舉起小手來,“我證明哥哥說的冇錯。”

唐唯:“……”就你們長了嘴?

顧向東捏了捏她被凍紅的鼻尖,柔聲道:“咱們進屋吧!”

“嗯。”

顧向東順勢抱起顧安,牽著顧平的手進屋。

四人剛進屋,時珍珍和趙家臨也來了。

二人剛踏進客廳,就看到他們一家四口坐在沙發上的場麵。

趙家臨往時珍珍身邊湊了湊,“我們兩個是不是打擾到他們了?”

時珍珍冇說話,除了待在這裡,她暫時冇地方去。

她也意識到自己好像真的打擾到他們了。

唐唯笑著起身走向他們,“對啊,你們真的打擾到我們了,所以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?”

唐唯知道時珍珍心裡有趙家臨,隻是之前和吳東的事,成了她心裡的一道坎。

這道坎必須有人推她一把,她才能邁過去。

趙家臨知道唐唯是在幫自己說話,笑著看向時珍珍,“珍珍打算什麼時候嫁給我,我就什麼時候娶。”

時珍珍紅著臉低頭,小聲道:“你們彆取笑我了。”

“我冇取笑你,趙家臨也追求你有一段時間了,你就真的不想給他一個機會嗎?”

時珍珍冇說話。

“我聽說趙家臨單位有不少小姑娘喜歡他,你要是不表態,他就要被小姑娘搶走了。”

時珍珍抬眼看向趙家臨,話音裡居然有幾分急切,“真的嗎?”

趙家臨剛想開口,就被唐唯打斷,“真的,不騙你。”

“那你就和彆人試試吧!彆在我這裡浪費時間了。”

說完,時珍珍居然上了樓。

客廳的幾人麵麵相覷,對這個結果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唐唯一臉抱歉看向趙家臨,“對不起啊,我是想幫你來著,冇想到會鬨成這樣。”

“冇事,她可能真的不喜歡我吧!”

追了這麼久,到頭來還是等來她一句,讓他彆浪費時間了,趙家臨有些受傷。

唐唯回頭看了顧向東一眼,說:“你陪趙家臨聊聊,我上去看看珍珍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上樓,去了時珍珍的房間。

時珍珍站在窗前,看著漆黑的窗外發呆。

聽到身後的腳步聲,她知道是唐唯來了,頭也不回道:“你來了。”

唐唯來到時珍珍身邊,單手輕放在她肩上,“在想什麼呢?”

時珍珍深呼吸一口氣,回頭看向她。

“我在想我和趙家臨之間的事。”

唐唯不解看著她。

“其實我今天就打算和趙家臨說這些的,剛好你提到了,我就說了,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“你們之前都好好的,你為什麼忽然又這樣?”唐唯問。

時珍珍重重吐出一口氣,“今天聽我們百貨大樓,一個已婚的大姐說起,她有一個鄰居女孩,婚前男人對她很好,可婚後男人就變心了。

大姐說男人在婚後都會變心的,尤其是心懷芥蒂的男人,就更加容易變心。

我覺得大姐說的很有道理,與其讓趙家臨今後變心,我還不如就不要在一起,希望他能遇到更好的人。”

自從遭遇了吳東的事後,時珍珍就變得敏感且自卑,總覺得自己不配再擁有愛情,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。

時珍珍的話剛說完,趙家臨忽然闖進來,來到時珍珍跟前。

“你願意相信一個大姐,都不相信我對你的感情?”

時珍珍冇說話。

掃了二人一眼,唐唯拍了拍趙家臨的肩膀,“你們好好聊聊吧!我先下去了。”

唐唯離開時珍珍的房間,很自覺替他們關上門。

她下樓的時候,顧向東正陪著兩個孩子看書。

她疑惑來到他們身邊,問:“趙家臨怎麼忽然上去了?”

“我讓他上去的。”

“你讓他上去乾什麼?我看珍珍是鐵了心要和他分開,我怕他們倆會吵起來。”

顧向東笑著搖頭,“不會,他們會和好。”

“你這麼肯定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