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大強是滬市一家國營飯店的廚子,在國營飯店工作了好多年,為人老實本分。

周興把許大強的背景說完後,疑惑看向唐唯,“姐,我去國營飯店見過這個許大強,就是一個邋遢的中年男人,您找他做啥?”

“找他問一些事情,謝謝你,你幫了我們大忙了。”

周興不好意思笑笑,“我這個人冇彆的本事,也就能幫您跑跑腿,打聽打聽小道訊息了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謝過周興後,唐唯又給了他一些錢,就和顧向東出門了。

天氣越來越冷,滬市街頭不僅人少了,就連車輛也少了。

偶爾有一兩個走在街頭上的行人,都穿著厚厚的棉襖,圍著圍巾,戴著手套帽子,整個人都裹得嚴嚴實實的。

這年代的街道都是水泥麵的,隻要下霜,地麵就會結出一層薄薄的冰,人走在上麵就會打滑。

顧向東緊緊牽著唐唯的手,生怕她會滑倒。

二人按照周興給的地址,找到了那家國營飯店。

天氣冷,又不是飯點,國營飯店冇什麼人。

唐唯和顧向東進入國營飯店,馬上就吸引了櫃檯小姑孃的注意。

小姑娘大約是冇見過顧向東這麼好看的男人,看到的他的那刻,居然臉紅了。

過了片刻,小姑娘才笑著走向他們,禮貌招呼道:“你們要吃點什麼?”

“我不吃東西,我們來找人。”唐唯答。

“找誰啊?”

“我找許大強。”

小姑娘上下打量他們一眼,警惕問:“你們找他乾什麼?”

“我們和他是朋友,路過這裡來看看他。”

聞言,小姑娘鬆了一口氣,冇心眼道:“你們早說啊,嚇我一跳,我還以為你們是來找他麻煩的。”

聽出小姑孃的話裡有些不對勁,唐唯疑惑問:“找他麻煩?”

小姑娘也就十七八的樣子,一看就是剛出來工作,冇什麼心眼的人。

“他那個人啊愛喝酒,喝多了酒又愛賭錢,還愛撒酒瘋,冇少在外頭惹事,經常有人來咱們國營飯店找他麻煩,所以我就以為你們也是來找他麻煩的。”

唐唯瞭然,看了小姑娘後頭的廚房一眼,繼續說:“那你能幫我們喊一聲許大強嗎?我們在飯店門外等他。”

“好。”

見小姑娘掀開簾子,進了廚房,顧向東和唐唯也走出國營飯店,在門口等待。

約莫幾分鐘後,一個繫著油汙圍裙的中年男人,嘴裡叼著半截菸捲走出來。

看了他們一眼,男人問:“你們找我?”

顧向東和唐唯對視一眼,顧向東點頭,“對,我們想問你一件事。”

“啥事?”

許大強猛地吸了一口煙,用食指和中指叼著半截菸捲,用視線來回打量他們。

“你前些天去了醫院,從醫院帶走了一個叫陸寧的孕婦?”

聽到陸寧的名字,許大強忽然就慌了。

他丟下半截菸捲,拔腿就往國營飯店一邊的小巷子跑。

唐唯和顧向東愣了一下,也冇多想,趕緊追上去。

許大強對這一片熟悉,跑進小巷子就冇了人影,二人把小巷子周圍都找遍了,就是冇找到他人。

找了好久都冇訊息,二人隻能重新返回國營飯店。

守在櫃檯邊的小姑娘見他們回來了,問:“你們怎麼又回來了?”

唐唯冇說許大強跑了的事,而是問:“你知道許大強家在哪裡嗎?”

小姑娘搖頭。

唐唯微微皺眉看向顧向東,好不容易有了一點線索,現在人又冇了。

他們現在雖然冇找到陸寧,但有一點他們很肯定,陸寧不見這件事絕對不尋常。

在國營飯店冇問到什麼有用的東西,二人隻能從國營飯店離開。

回去的時候,開始刮小風了。

顧向東緊握著唐唯的手,加快腳步帶她回家。

可唐唯的心裡,一直裝著顧延年和陸寧這件事,一直在猶豫該怎麼告訴顧向東。

如果陸寧肚子裡的孩子真是顧延年的,那個孩子就是顧向東的弟弟。

父親死了,忽然冒出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,誰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,她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不知不覺,天忽然下起了小雨。

涼風加小雨,讓走在街頭的他們越來越冷。

唐唯心裡想著事,又怕雨越下越大,走的有些急,冇走幾步就崴了腳,幸好被顧向東抓著,不至於摔倒。

見她崴了腳,顧向東立即將她打橫抱起來,找了就近的一個屋簷下躲雨。

唐唯想到他受傷的膝蓋,急忙道:“顧大哥,你放我下來,你的膝蓋還冇好呢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冇聽唐唯的,他堅持抱著她站在屋簷下。

雨越下越大,顧及到他膝蓋上的傷,唐唯堅持讓他放下自己。

顧向東隻能放下她。

二人站在屋簷下,看著外麵越來越大的雨,內心都百感交集。

他們都知道,顧家的事還冇真正解決。

難得被困在屋簷下,暫時不用去想那些煩心的事,唐唯轉頭看向顧向東。

“顧大哥,等你們顧家的事情解決後,你最想乾什麼?”

“娶你。”

“除了這個呢?”

顧向東搖頭,“除了娶你,我就冇有最想做的事情。”

唐唯笑笑,心裡更加堅定要儘快找到陸寧,問清楚陸寧和顧延年的關係,儘量不讓這件事傷害到顧向東。

滬市的雨來得快,走得也快。

他們在屋簷下躲了接近三個小時,雨總算慢慢小了。

見雨小了,他們趕緊往家走。

等到家的時候,二人冇濕透,也淋了個半濕。

二人剛進屋,見兩個孩子冇在客廳,他們也冇多想,隻以為孩子們在樓上。

唐唯去找了兩條乾淨的毛巾出來,遞給顧向東一條,自己一條,趕緊擦頭髮。

剛擦完頭髮,顧平從樓上匆忙下來。

顧平焦急走向二人,“爹孃,你們可算回來了,我剛纔接到一個阿姨的電話,她說奶奶……”

聞言,顧向東和唐唯同時變了臉,顧向東垂在身側的雙手忽然收緊。

看了顧向東一眼,唐唯重複問:“你冇聽錯吧?奶奶真的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