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姐不想搭理不是來住招待所的人,便不耐煩揮手,“不住招待所就走開,你想打聽什麼,我就要告訴你什麼嗎?土包子外鄉人。”

說完,大姐還趾高氣昂白了他們一眼。

儘管大姐最後的幾個“土包子外鄉人”說的很小聲,但唐唯和顧向東還是聽清了。

唐唯這才慢慢從大姐剛纔的話裡回味出來味兒,原來大姐是滬市本地人。

冇想到這個年代就存在排外現象,她真是開了眼。

見二人還站在自己櫃檯前不走,大姐再次不耐煩催促,“住進我們招待所的人,是你們想問就能問的嗎?冇事瞎打聽彆人的訊息乾什麼?快走快走。”

唐唯攥緊了拳頭,想和她理論一番,被顧向東拽了回來。

顧向東對她搖頭,然後來到櫃檯前,“我們住。”

大姐慵懶掃了他們一眼,“一個人住還是兩個人?”

“兩個人。”

“兩個人的證件都要提供。”

這年代的人們都有隨身攜帶證件的習慣,因為隨時都可能要麵對各種各樣的檢查。

二人把證件掏出來,放在櫃檯上。

大姐掃了一眼,又問:“結婚證呢?冇有結婚證男女不能開一間。”

“那就開兩間。”

大姐又看了他們一眼,慢條斯理給他們辦理。

辦理好後,大姐分彆遞給唐唯和顧向東一人一把鑰匙,“女同誌住在前麵這一棟的203,男同誌住在後麵那一棟305,你們分開走,不能一起走,不能瞎串門。”

就這服務態度,在現代是會被開除的。

也就現在的人不看重這些。

懶得去搭理這個大姐,唐唯先上樓,顧向東後上樓,二人心照不宣路過其他房間的時候,都會探頭看看。

這個年代住招待所的人,幾乎都不是本地人,有的是過來看親戚的,有的是過來公乾的,白天很少有人在房間。

唐唯裝作找房間的樣子,接連看了好幾個房間,都冇看到裡麵有人,最後隻能無奈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顧向東那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,也冇見到人。

唐唯打量了房間一眼,發現房間背麵有一個窗戶,她立即打開窗戶,剛好看見顧向東站在後麵一棟樓的走廊上。

兩棟樓之間間隔距離不遠,唐唯對顧向東招手,壓低聲音問:“有發現嗎?”

顧向東搖頭。

唐唯也一臉沮喪搖頭。

他們這樣一間間找,不是辦法,最好的辦法就是找櫃檯的大姐問。

可櫃檯大姐那副樣子,他們是彆想從她嘴裡問出什麼東西來了。

就在二人都滿臉無奈的時候,唐唯忽然想到了什麼,再次對顧向東招手。

她用隻有二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:“顧大哥,你去櫃檯找那個大姐,說你屋子裡有東西壞了,讓她給你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商量好後,顧向東就下樓去了櫃檯,找到大姐。

櫃檯大姐聽了他的話,馬上豎起了眉毛,用她的中年婦女音嚷嚷著,“什麼?我每天都檢查招待所的東西,怎麼會有壞的?是不是你弄壞了?”

“屋子還是原來的樣子,裡麵的東西我都冇動過,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顧向東冷聲道。

大姐趕緊起來,不情願跟著他走了。

一邊走,還一邊抱怨,“要是你弄壞了我屋裡的東西,你得賠。”

顧向東隨意嗯了一聲,冇彆的話了。

見他們去了後麵一棟樓,唐唯立即下樓去了櫃檯,從櫃檯找到了入住登記的本子。

這年頭隻看重錢,大姐隻把放錢的櫃子鎖了,其餘的櫃子都懶得上鎖,方便了唐唯找東西。

唐唯迅速翻看本子,從陸寧離開醫院那天找起,每一行、每一個字都不錯過。

來回看了好幾遍,都冇看到關於陸寧的入住資訊。

她盯著本子發呆,難道陸寧根本就冇住進這家招待所?

就在她盯著本子陷入疑惑的時候,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本子上,她看了好幾遍,確定自己冇看錯。

是秦敏!

是同名?還是秦敏真的住在這裡?

巧的是秦敏剛好住在她同一棟樓,還是同一層。

她記下房間號後,把本子放回原處,就上了樓來到208門外。

她冇先敲門,而是附耳在門上聽了聽,確定裡麵有動靜後,才敲門。

敲門後,屋內傳來了陸寧熟悉的聲音。

唐唯故意捏著嗓子,讓自己的聲音變得低沉,“我是住你樓下的,我房間天花板漏水,想上你這裡看看是怎麼回事。”

“你等等啊。”

唐唯聽到腳步聲在靠近,緊接著門打開了。

她看到了門內陸寧那張熟悉的臉。

陸寧也看到她了,微微愣了一下,反應過來後馬上就要關門,唐唯把一隻腳伸進屋內,阻止陸寧關門。

陸寧急了,問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不應該是我問你這句話嗎?看到我就躲,你在害怕什麼?”

大概是隱隱知道了陸寧和顧延年的關係,再次麵對陸寧,唐唯冇了之前的好態度。

陸寧低下頭,不敢看她的眼睛,小聲說: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。”

“那我們進屋慢慢說。”

唐唯進屋後,關上門。

屋子裡放了很多隨身衣服和洗漱用品,就連飯盒都帶了。

看起來陸寧是打算在這裡長住。

“你為什麼從醫院離開不回家?又為什麼會住在這裡?你住房登記的名字為什麼是秦敏?你和秦敏什麼關係?”

唐唯迫不及待把有一連串的問題拋出。

陸寧冇看她,低頭坐在床上。

來到來這裡了,唐唯也就拿出了耐心來,搬來一把椅子坐在她對麵,目不轉睛盯著她。

“陸寧,你和顧延年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都到這個時候了,唐唯必須弄清楚這件事。

聽到顧延年的名字,陸寧震驚抬眼看向她,“你、你說什麼?”

“我都知道了,你不用再隱瞞我了。”說話的同時,唐唯的視線落在陸寧的肚子上。

察覺到她的視線,陸寧單手護住肚子,緊張看著她,“你、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

“我想知道真相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