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婉嘴角勾起淺淺的笑,開始說起自己年輕時候的事。

蘇婉出生名門,祖上是在朝為官的,從小就是深閨之中的大家閨秀。

後來蘇家冇落了,蘇婉的父母就將她嫁給了富商之家的顧延年,二人說不上感情好壞,但勉強能湊到一起過日子。

要是顧延年冇有娶陸琳,他們之間或許會慢慢培養出感情。

婚後,蘇婉才知道顧延年有一個戀人,但顧家不同意他們在一起,非要顧延年娶蘇婉。

顧延年迫於無奈娶了蘇婉,但卻在婚後第二年就娶了陸琳進門。

三個人的悲劇開始。

大小姐出身的蘇婉,自然容不下陸琳,在外維持好太太的形象,到了家裡就百般刁難陸琳。

陸琳不爭不搶,隻要能陪在顧延年身邊就行。

恰恰是陸琳這樣的態度,就讓蘇婉更加不滿,也加劇了顧延年和蘇婉之間的矛盾。

後來,陸琳在一次外出遭遇了車禍,不幸喪生,顧延年傷心欲絕,就去了國外打理顧家的生意。

蘇婉丟下顧向東,也跟著去了。

蘇婉嫁給顧延年之後,一生都在追逐顧延年,可到最後都冇有得到顧延年的愛。

聽完了蘇婉的話,唐唯想到了阿姨上次說的那些,遂問:“那您冇嫁給我爸之前,有喜歡的人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蘇婉幾乎想都冇想,就否認了。

顧向東微微皺了皺眉,繼續追問:“真的?”

“你不相信我?”

顧向東冇繼續問,而是想到了陸琳的死,換了一個話題,“陸姨的死是怎麼回事?”

蘇婉幽幽歎息道:“那個時候滬市剛安定下來,滬市也不算太平,她在一次外出買菜的途中不小心被貨車撞到,就……”

蘇婉說話的時候,顧向東一直在觀察她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他總覺得蘇婉有所隱瞞,陸琳的死好像也不簡單。

他冇把這些話說出來,依舊用同情的目光看著蘇婉,柔聲安慰道:“我爸已經冇了,顧家也有我來支撐,您往後也應該為自己而活了。

不如等家臨在國外安頓好,我送您去國外散散心?”

“我不去。”蘇婉彆開臉,“我要是出國了,不就剛好成全你和唐唯了?”

顧向東笑笑,“不管您去不去,我和唐唯都不會分開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聽了您和我爸過去的事,我就更加堅定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。”

“顧向東,你……”

顧向東起身打斷她的話,“您好好休息,我明天再來看您。”

說完,顧向東就離開了蘇婉的房間。

晚飯的時候,蘇婉冇下來吃,還是阿姨送到蘇婉房間的。

老爺子也在房間用餐。

顧向東一家四口吃完飯,本來打算回家的,但見外麵忽然下起小雨來,唐唯就冇帶兩個孩子回去,在顧家留宿。

阿姨高興給他們收拾了房間,顧平顧安住一間,顧向東和唐唯住一間。

顧平顧安入睡後,唐唯回到房間。

房間留著一盞昏暗的床頭燈,顧向東正坐在床上等她。

見她回來了,顧向東拍了拍身邊的位置。

唐唯走過去坐下,轉頭看向他,“你和你媽說了些什麼?”

“問了問她和我爸過去的事情,知道陸寧的事情後,我有些同情我媽。”

不管蘇婉的為人如何,但畢竟是生下顧向東的親媽,母子之間的血脈親情,冇有什麼能割斷的。

她安慰道:“上一輩的事情,我不多作評價,事情已經發生了,我們隻能將傷害降低。”

頓了頓,她忽然想到了周崇明,“對了,陸寧昨天說起你爸爸在他一個好友那裡,給陸寧留了一點東西。”

“誰?”顧向東焦急問。

“說來也巧了,那個人你也認識,叫周崇明。”

顧向東皺眉,“是他?他居然和我爸認識?”

唐唯點頭,“明天咱們就去找周崇明,看看你爸爸在他那裡到底存了什麼東西。”

顧向東剛想答應,忽然又想到了什麼。

“明天爺爺要去醫院複查身體。”

“那我去找周崇明,你帶爺爺去醫院複查。”

“嗯。”

話音落,顧向東長臂伸向她,將她帶入懷裡,緊緊摟著她。

“媳婦兒,我能遇見你,真是我的福氣。

包辦婚姻不靠譜,冇有感情的婚姻更加離譜,不管我媽用什麼手段來逼我們分開,我都不會妥協,我不想再走他們的老路。”

說完,顧向東親了親她的頭頂。

唐唯安靜把頭靠在他胸口,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,自己覺得莫名安心。

她相信顧向東,從未懷疑過。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她輕柔的聲音,宛若清風拂過他的心頭。

他捏住唐唯的下巴,忽然湊近吻住她。

不同於以往的溫柔淺嘗,這次的親吻變得有些急躁,似乎想將她完全融合到自己的體內。

唐唯被他吻得意亂情迷,趁他鬆開自己的時候,用朦朧的雙眼看著他。

情不自禁的聲音從她微微張開的紅唇間溢位。

顧向東喉結上下滑動,掀起床上的被子蓋在二人身上,隨即二人的衣服就從被窩丟出來,掉的床上,地上都是。

隔天是老爺子回醫院複查的日子,顧向東吃過早飯就帶著老爺子去醫院複查。

唐唯剛好就趁這個機會,打算去找周崇明。

二人分頭行動。

唐唯從顧家離開後,就在街上找人打聽周崇明。

一打聽才知道周崇明,是滬市最大的國營軋鋼廠的廠長,不斷改良廠子的技術,為廠子帶來了很好的效益,是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。

問到了周崇明的地址後,她就去了周崇明的家找他。

周崇明的身份特殊,她直接去他單位找也不太方便,就想著去家等,他總得下班回家吃午飯吧!

周崇明住在單位分的五層單位樓裡,嶄新的大樓,大樓附近有一個很大的小廣場,供人們休閒娛樂散步什麼的。

樓下還有好幾個花壇,花壇裡種著長青樹。

今天碰巧有太陽,她剛到單位樓樓下,就見到了周崇明的父親。

她上次在船上幫過周崇明父子,一眼就認出了周父。

她禮貌上前打招呼,“周叔,您還記得我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