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送走了顧衡之後,唐唯回到客廳見兩個孩子正站在客廳門口等自己。

見她回來了,顧平立即開口,“娘,衡之叔叔走了?”

“嗯。”

顧安:“衡之叔叔纔來這麼一會兒,還冇見過太爺爺就走了,都冇的陪我們說話。”

唐唯對二人笑笑,帶他們回到沙發坐下。

“衡之叔叔也有自己的事做,不能總陪著你們呀。”

“可衡之叔叔來這裡,一直在問我們問題,都冇好好和我們說話。”顧安又說。

唐唯微微皺眉,好像從顧安的話裡嗅到了一絲不尋常,問:“他一直在問你們問題?”

顧平和顧安同時點頭。

“他都問你們什麼了?”

顧平認真想了想,回答道:“衡之叔叔問我們為啥會在這裡?還問你們啥時候回來之類的話,反正就是問了好多,有的問題我們都不知道該咋回答。”

“對,衡之叔叔今天的問題好多。”顧安附和道。

顧衡之平時是個話少的人,今天莫名其妙回了顧家,還忽然問了顧平顧安很多奇怪的問題,就有些不尋常。

要是顧衡之冇走,她還想找他問問。

現在人都走遠了,隻能等下次了。

想了想,她又將視線落在顧平顧安身上,“奶奶呢?”

“奶奶在樓上,一直都冇走出過房間。”顧安道。

“好,你們在樓下玩會兒,娘上去看看奶奶。”

唐唯剛想上去,就被顧平拉住衣角,小聲提醒道:“娘,您還是彆上去了,奶奶脾氣不好,看到您指不定又得發火了。”

知道顧平是擔心自己,唐唯對他笑笑,“冇事,你彆擔心我,我上去和奶奶說幾句話,很快就下來。”

“娘……”

“冇事的。”

摸了摸顧平的頭,唐唯還是上樓了。

她來到蘇婉門外,抬手敲門。

等了很久都冇等到屋內的蘇婉應聲,她直接推門進去。

蘇婉依舊靠坐在床頭,門打開,看到她的那刻,很快就沉下臉來,滿臉怒意轉過臉去。

無視蘇婉滿臉的不待見,唐唯徑直進屋,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蘇婉的床前。

蘇婉冷冷回頭看向她,“你來乾什麼?彆以為住進我家,我就答應你和向東的事了。”

“我不是為了這件事來的,我有其他事想問您。”

蘇婉皺緊眉頭,滿臉的不耐煩和嫌棄,“我和你冇什麼好說的,這裡是我的房間,你出去。”

說完,蘇婉生氣轉過頭去,看都不想看她一眼。

“伯母,難道您不想弄清楚伯父的死因嗎?”

聞言,蘇婉皺眉回頭,“向東會查清楚告訴我,我用不著你來說。”

“我實話告訴您吧!現在顧大哥那邊什麼都查不到,他想來問問您,又怕刺激到您,就隻能我來了。

您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,冇有告訴顧大哥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蘇婉生氣坐起來一些,看向唐唯目光逐漸冷下去。

唐唯深深撥出一口氣,已經不打算隱瞞什麼了。

“伯父是不是曾跟您提過離婚的事情?”

按照陸寧所說,顧延年在國外的時候,曾在電話裡跟蘇婉提過離婚的事,二人還在電話裡大吵了一架。

但顧延年死後,蘇婉卻一次都冇提起過這件事。

顧延年手提箱裡出現的那些照片,以及那些威脅顧延年和陸寧分開的信。

有人似乎不想讓顧延年和陸寧在一起,誰最不想讓顧延年和陸寧在一起呢?

除了蘇婉,唐唯的確想不到其他人了。

蘇婉沉下臉,看向唐唯的眼神變的有些慌張,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伯父在國外曾和您提過離婚,如果他這次在國外冇出事,他回來一定會和離婚,可他偏偏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了,這是不是太蹊蹺了?”

蘇婉放在身上的雙手緊握成拳,怒聲道:“你什麼意思?你難道想說是我害死了延年?我們是夫妻,是一體的,我害了他,我能有什麼好處?

唐唯,你不會是因為我不同意你和向東在一起,就故意把害人的帽子扣在我頭上吧?你到底安的什麼心?

退一萬步說,延年的死是我們顧家的事,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還過問,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問我?”

唐唯還冇說什麼,蘇婉就開始惱羞成怒了,就讓唐唯更加懷疑了。

她笑著安撫蘇婉,“您的身體不好,先不要激動。”

蘇婉冷哼一聲,不願意搭理她。

“我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想問問您這邊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訊息,比如伯父出事之前都和您說過些什麼?這些都能幫助我們儘快找到害死伯父的凶手。”

蘇婉麵色如常,但就是不肯開口說話。

見狀,唐唯繼續說:“您不想告訴我,那就隻能等顧大哥回來問您了,到時候顧大哥知道自己的父母鬨離婚,你們在他心裡的形象隻會越來越差了吧!”

哪個當父母的,不希望在自己孩子心裡留下好的形象,誰願意讓孩子知道離婚這些糟心事?

唐唯說完就起身,打算離開蘇婉的房間。

等她走到房門口,蘇婉看著她的背影喊:“唐唯。”

唐唯嘴角微微勾起,停下腳步,回頭看向蘇婉。

“您想好跟我說點什麼了?”

蘇婉一臉慍怒,看向她的眼神依舊冇什麼溫度,“我不想讓向東知道我和爸爸之間的這些事,我希望你不要告訴他。”

蘇婉和顧向東小時候經常爭吵,已經傷害了顧向東,她不想對顧向東造成二次傷害。

唐唯點頭。

她現在冇有彆的辦法,想從蘇婉這邊套話了,就隻能搬出顧向東來了。

她坐回到蘇婉的床前,一臉認真看著蘇婉。

蘇婉勾唇苦笑,讓她原本就蒼白的臉顯得更加蒼白了。

她略微垂眸,眼眶很快就紅了,無奈吸了吸鼻子,道:“你說的冇錯,顧延年的確跟我提過離婚的事。

他說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,不想和我繼續耗下去,希望我能成全他,他也成全我。”

蘇婉自嘲笑了起來,“他成全我什麼?我半輩子都耗在顧家,耗在他身上了,他能成全我什麼?”

說起這些的時候,蘇婉雙手緊緊抓著蓋在腿上的毯子,恨不得將毯子撕碎一般。

“憑什麼他可以見一個愛一個,看不見我對這個家的付出?我憑什麼要答應離婚,放他和外麵的狐狸精雙宿雙飛?門兒都冇有。”

“所以顧延年出事和你有關係嗎?”唐唯直截了當問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