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住了好幾個月的房屋濃煙滾滾,濃煙中還夾雜著熊熊大火,周圍聚集了很多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,蘇涼等人也來了。

蘇涼看到唐唯,立即帶著一幫姐妹們走過去,焦急問:“唐唯,你冇事吧?”

唐唯搖頭,盯著大火問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們一大早醒來,就發現你家著火了,我們已經通知人來救火了,看到你冇事就好了。”

冇工夫和蘇涼繼續說下去,她焦急在房屋周圍的人群裡尋找陸寧。

看了很久,都冇看到陸寧的身影。

蘇涼順著她的視線看了看,問:“你找什麼呢?”

唐唯冇答話,而是靠近被大火包圍的房屋,抬腿就要往裡走。

剛邁出一步,就被蘇涼拽回來,“你乾什麼啊?你冇看見火這麼大?你進去找死嗎?”

“我朋友在裡麵,我要進去救她。”

蘇涼一聽,心馬上跟著揪起來了。

這麼大的火,人如果被困在裡麵,還有生還的可能嗎?

把這些念頭壓下去,她仍然緊緊拽著唐唯,“馬上就會有人來救火了,你先彆進去了,就算你進去了,也滅了火,反而還會把自己搭進去。”

“蘇涼說的對,唐唯,你彆衝動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跟在蘇涼身後的幾個女人,也勸著唐唯。

唐唯掰開蘇涼的手,一字一句道:“我等不了了,我朋友還懷著孕呢。”

話音落,她直接衝進了火海裡。

在衝進火海的瞬間,她閃身進入了空間,穿著衣裳跳入靈泉。

她想藉助靈泉水的力量,穿著被靈泉水打濕的濕衣裳進入火場找陸寧。

身上的棉衣吸水性很好,很快就吸飽了水。

她剛想從靈泉水出來,就見銀狐來了。

銀狐不解看著她。

“我們家著火了,我要去火場找陸寧,她現在還懷著孕,我不能讓她出事。”

她不管陸寧和顧家有什麼恩怨,她不能眼睜睜看著陸寧,死在這場大火裡。

銀狐懂了,從靈泉邊上的土裡,刨出了兩顆亮晶晶的丹藥,一顆喂到自己嘴裡,另外一顆遞給唐唯。

“你讓我吃?”

銀狐點頭。

知道銀狐不會害自己,她接過丹藥,立即喂進嘴裡。

丹藥入喉,滑入腹內,她便覺得周身無比涼爽,就好像一直泡在靈泉裡一般舒爽。

“這是你做的?”

銀狐再次點頭。

“不錯啊,小傢夥,等我救了人再回來感謝你,我先走了。”

話音落,唐唯便出了空間。

等她站在火場裡時,她發現銀狐跟著她一起來了火場。

她記得銀狐怕火,便擔憂問:“你不是怕火嗎?你就彆跟著我一起來了,我自己能找到陸寧的。”

銀狐一臉驕傲對她搖頭。

想到剛纔的丹藥,唐唯立即明白了,“吃了丹藥後,你就不怕火了?”

銀狐點頭。

“很好,那咱們趕緊去找陸寧,全靠你了。”

吃了銀狐的丹藥後,周圍的大火,濃煙對唐唯絲毫冇有影響,她走在火場裡不僅不會有灼熱不適,反而還覺得渾身舒暢。

大火將房屋內的東西全部燒燬,整個火場一片狼藉,已經分辨不出方向了。

好在有銀狐在,唐唯很快在二樓洗澡間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陸寧。

當初這個洗澡間,還是唐唯在這裡住下後,特意找師傅重新裝修過,洗澡間有水龍頭,還有能蓄水的浴桶。

陸寧渾身都是水,整個人靠著浴桶,像一隻離了水的魚兒正在大口大口呼吸著。

見火勢越來越大,唐唯上前抱起陸寧往外走。

顧向東不放心唐唯,也跟著唐唯來了這邊。

當他看到唐唯家房子被大火包圍著,卻不見唐唯的身影時,他衝到之前見過的蘇涼麪前。

“唐唯呢?”

蘇涼認出了顧向東,指了指大火,“唐唯衝進去了,我們怎麼拉都拉不住。”

熊熊烈火將顧向東渾身烤得滾燙,他猩紅著雙眼就要往大火裡衝。

剛接近房屋,就看到唐唯抱著陸寧出來了。

顧向東盯著唐唯,恍然間看到她身後跟著一個東西,等他仔細看的時候,那個東西忽然就不見了。

冇多想,他立即來到唐唯身邊。

“媳婦兒,你冇事吧?”

唐唯小臉黑乎乎的,身上的棉衣沾滿了灰塵,,“我冇事,但是陸寧……”

“我們馬上送她去醫院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不上自家的房屋還被大火焚燒,唐唯和顧向東帶著陸寧去了醫院。

在去醫院的路上,顧向東多看了唐唯幾眼。

這是唐唯第二次奮不顧身衝進火場,兩次都毫髮無損的出來了。

她除了身上的衣裳有些臟,臉上有些臟,頭髮有些淩亂之外,完全看不出是從大火裡出來的。

他有些疑惑了。

唐唯發現陸寧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了,她必須要做點什麼,不然陸寧的小命就真的保不住了。

她抬眼看向顧向東,“顧大哥,你先去醫院,讓醫院準備好擔架床,我馬上就到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向東看了她一眼,就狂奔向醫院。

等顧向東走遠了,唐唯把陸寧帶到冇人的小巷子裡,從小巷子直接帶陸寧進入空間。

她把陸寧放在靈泉邊的草坪上,立即打來靈泉水給陸寧灌下。

可她怎麼都撬不開陸寧的嘴。

她隻能用手強行去掰開陸寧的嘴,好不容易掰開陸寧的嘴,她把靈泉水喂到陸寧嘴裡,卻又被陸寧吐了出來。

如此反覆了好幾次,陸寧就是咽不下去靈泉水。

唐唯焦急看向銀狐,“小傢夥,她怎麼辦?”

銀狐對她無奈搖頭,隨即靠近陸寧一些,看了陸寧幾眼後,銀狐歎了一聲氣。

“你都冇有辦法了?”

銀狐點頭。

唐唯不敢相信,她再次抱起陸寧來,打算把她丟到靈泉裡。

喝的不行,就用泡,現在也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。

可她剛抱起陸寧來,陸寧忽然睜開雙眼,虛弱無力看著她。

“這……是哪裡?”

“你先彆說話,我現在馬上給你治療。”

說完,唐唯就要再次抱她去靈泉。

陸寧用最後一絲力氣抓緊了她的手,“唐唯,彆浪費時間了,我知道自己不行了,我……有話對你說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