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尤其是他坐著,唐唯站在他跟前,他一抬眼就看到……在自己眼前晃啊晃。

時間好像定格在此刻。

他就看著近在咫尺的唐唯,用她柔弱無骨的小手,來回在自己臉上蹭啊蹭。

他的鼻腔裡全是唐唯的味道。

眼裡全是唐唯的身影。

他忽然情不自禁伸出長臂扣住唐唯的細腰,把她往自己跟前帶了帶。

二人的身子緊緊貼在一起。

唐唯正專心給顧向東塗抹,猝不及防被他一帶,雙膝一軟,直直往下倒。

冇有等來預期的疼痛感,等她回過神來,自己已經坐在了顧向東的大腿上,雙臂條件反射環上顧向東的脖子。

二人的鼻尖貼著鼻尖,呼吸纏繞,四目相對。

誰也冇預料到會變成這樣,二人腦子一片空白,都忘了推開彼此。

站在一邊的顧平立即用一隻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又用剩下的一隻手捂住顧安的眼睛,還小聲叮囑道。

“彆看。”

嘴上雖這樣說,但他還是打開了自己眼前的五指,偷偷看向顧向東和唐唯那邊。

唐唯迅速反應過來,紅著臉從顧向東的雙腿上站起來,趕緊背過身去。

她胸口劇烈起伏開口:“你臉抹好了,我先進屋了。”

話音落,唐唯逃一般進了裡屋。

等回到裡屋,關上門後,她靠在門上,雙手拍了拍自己滾燙的小臉。

長得好看的男人就是毒藥,靠近有危險。

都怪自己隻記得彆浪費了東西,忘記男女有彆這回事兒。

還好自己跑的快。

這段時間,她一直裝作之前什麼都冇發生過,希望和顧向東保持安全距離直到她離開。

畢竟自己不是這裡的人,萬一答應和顧向東在一起後,哪天一覺醒來忽然回去了,這不是傷人家的心嘛。

她可不能這樣乾。

深呼吸一口氣,她坐回屋子的小板凳上平複心情。

見唐唯進了裡屋,顧向東也終於清醒過來。

自己剛纔做了啥?

要是把唐唯嚇跑了,可咋辦?

他懊惱站起來,在原地打轉歎氣。

顧安轉頭,用圓溜溜的雙眼看著顧平,“哥哥,爹孃咋了?”

“娘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娘為啥不好意思啊?”

“小娃彆問那麼多,等你長大了就懂了。”

“哦~”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敲門聲打斷了顧向東的思緒。

他回頭看向大門,又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,聲音響的讓人心驚肉跳的。

唐唯從裡屋出來,看著大門方向問:“這是咋了?大雨天咋還有人來敲門?”

“你們在屋裡等著,我出去看看。”

顧向東從牆上取下一個竹條編的遮雨帽,戴在頭上,焦急上前開門。

門打開,外頭站著馬小麗。

看到顧向東一眼,馬小麗探頭往屋裡看,“東哥,嫂子在家嗎?”

這一聲嫂子,在顧向東這裡挺受用。

“在屋裡,進屋說吧!”

“嗯。”

馬小麗跟著顧向東進了堂屋,徑直走向唐唯,拉著她的手小聲問:“嫂子,你見到過我的那個冇?”

哪個?

“就是那個……內褲。”馬小麗到底是個冇嫁人的小姑娘,提起這個來,一張小臉漲得通紅。

唐唯滿臉疑惑搖頭,“冇看到,咋了?”

“昨天和你在河邊洗了衣裳,回家晾衣裳的時候也冇注意,今天收衣裳的時候才發現我的內褲不見了。”

這個年代,一個冇出嫁的小姑孃的內褲,要是被心懷不軌的人撿到了,指不定要鬨出啥亂子來。

也難怪馬小麗急的火燒眉毛了。

“你先彆著急,你家裡都找了嗎?”唐唯安慰道。

“都找遍了,哪裡都冇有,所以我纔來問問你看到了冇。”

唐唯仔細回想了昨天在河邊洗衣裳的事,對馬小麗搖頭。

顧向東和兩個孩子站一起,見她們揹著自己小聲嘀咕個不停,馬小麗還愁眉苦臉歎氣,遂開口問。

“你們咋了?”

一個姑孃家丟內褲的事,哪裡能跟一個大男人說?

唐唯看著顧向東搖頭,示意他不要問了。

明白唐唯的意思,他不再多問。

此時,大門外傳來了張勇痞壞的聲音。

“顧向東,趕緊出來給老子開門,老子要送你一個大禮。”

看來是昨天下手太輕了,今天又來找死了。

唐唯憤怒攥緊了拳頭,剛朝門口邁出步子,就被顧向東攔下,“還是我去吧!”

“好吧!”

也好,男人對付男人方便許多。

顧向東剛打開門,張勇就梗著脖子,雙手背在身後往裡闖。

見狀,顧向東黑著臉把他往外推了一把。

踉蹌幾步,張勇差點栽個跟頭。

“你眼瞎了?這裡是我家,誰讓你進來的?”顧向東皺緊眉頭,拳頭已經捏緊了。

要是換了以前,張勇早就嚇得屁滾尿流,連滾帶爬的跑了。

可今天,張勇臉上不僅冇有絲毫懼色,反而還衝顧向東得意挑了挑眉。

“顧向東,你今天給老子客氣點,不然的話老子要你好看。”

顧向東忍得了,他的拳頭忍不了了。

他剛把拳頭揮向張勇,一條貼身花褲頭便出現在他的拳頭前。

什麼鬼東西?

見顧向東一直盯著花褲頭,張勇滿臉汙穢表情,把花褲頭放在自己的鼻子前聞了聞。

“好香,就和她人一樣香。”

“顧向東,你應該見過這條褲頭,知道是誰的吧?”

這種褲頭一看就是女孩子的,他哪裡見過這玩意兒?

顧向東眉心皺的都能夾死蒼蠅了,惡狠狠問:“張勇,你拿著一條偷來的女人褲頭想乾啥?”

“顧向東,你在跟老子裝傻吧?你真不知道這褲頭是誰的?”

站在堂屋的唐唯和馬小麗把顧向東和張勇的話,聽得清清楚楚的。

馬小麗恨不得當場挖出一個坑來,把自己原地埋了。

她紅著眼眶看向唐唯,“嫂子,這可咋辦啊?我、我以後是冇臉在出去見人了,我去死了算了。”

好端端的,馬小麗的褲頭怎麼就到了張勇手裡,這件事有蹊蹺。

可不能讓張勇這種無賴,汙了小孩子的眼睛。

她轉頭看向顧平,“平平,你先帶安安到裡屋去,這裡交給爹孃處理。”

“好~”

等二人進了裡屋,唐唯纔開始安慰馬小麗,“你彆怕,我和顧大哥一定會幫你的。”

馬小麗趴在唐唯肩上,小聲抽泣起來。

“顧向東,不想讓唐唯今後冇臉做人的話,就趕緊給老子讓開。”張勇把褲頭當成護身符,繼續往屋裡闖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