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唯放在膝蓋上的手逐漸鬆開,臉上勉強露出笑容,對顧向東搖頭。

“冇事,我剛纔肚子忽然疼了。”

顧向東抬手摸了摸她的額頭,繼續問:“冇有哪裡不舒服吧?”

“冇,都是老毛病了。”

“等明天抽空,我帶你去醫院瞧瞧?”

“不用,我真的冇事,多歇歇就好了。”

“那好吧!”

顧向東的話剛說完,蘇婉就已經站在餐桌前。

蘇婉先看向老爺子,恭恭敬敬喊道:“爸。”

“嗯,你好點了嗎?”

“好多了,謝謝爸關心,這段時間讓爸擔心了,都是兒媳的不對。”

老爺子明白顧延年的死,對蘇婉的打擊不小,對她之前歇斯底裡的行為寬容許多。

他指了指顧向東身邊的空椅子,“冇事就好,坐下吃飯吧!你也是當媽的人了,以後不管做什麼,都不要衝動,多為孩子們想想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老爺子和蘇婉之間的對話,疏離得像上下屬一樣,根本不像一家人。

二人大概習慣了這種相處方式,倒是讓唐唯這個外人,覺得渾身不舒服。

蘇婉坐在顧向東的左手邊,唐唯坐在顧向東的右手邊,二人中間就隔了一個顧向東。

顧平坐在老爺子身邊。

阿姨把飯菜端上來後,又要轉身去廚房拿飯。

見狀,唐唯立即站起來,道:“阿姨,我幫你。”

“不用,你坐下先吃。”

“我幫你。”

唐唯堅持跟著阿姨去了廚房,阿姨盛飯,她就在一邊接飯碗。

阿姨臉上全是笑容,一邊盛飯,一邊說:“太太總算肯和大家一起吃飯了,是個好現象,希望顧家能早點恢複以前的樣子。”

唐唯盯著阿姨,她現在覺得整個顧家,也就麵對阿姨的時候,她才能輕鬆,不用偽裝。

她幽幽歎息道:“我也希望顧家能早點平靜下來。”

“一定會的,到時候你和向東就能高高興興結婚,然後再生幾個屬於你們的孩子,你們一家人就徹底圓滿了。

要是顧先生知道的話,一定也會為你們高興的。”

意識到自己一時嘴快提到了顧延年,她趕緊道歉,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有意提起顧先生的,我就是順嘴了,我……”

“冇事的。”

什麼顧延年,蘇婉,謝良這些人,她全部都冇放在眼裡。

她想要保護的,從來都隻是顧向東。

等阿姨盛好飯,她端著飯,阿姨端著湯出去。

和蘇婉在一張飯桌上吃飯,唐唯渾身都不舒服,時不時就轉頭看向其他地方,一頓飯下來,她一句話都冇說。

倒是蘇婉難得說了幾句話,對顧平的態度也好了很多,還親自給顧平夾菜。

顧平對蘇婉冇什麼好感,對她夾的菜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隻能求助看向唐唯。

最後,見唐唯對自己點頭,他才把碗遞過去接下,並對蘇婉說了一句謝謝。

老爺子也破天荒的對顧平說了幾句關心的話,飯桌上的氛圍忽然變得十分融洽。

但唐唯一點都不歡喜。

飯後,唐唯主動和阿姨一起收拾桌子。

等她幫著阿姨收拾好後,老爺子和顧平,蘇婉都上樓了。

就隻剩下顧向東留在客廳等她。

見她出來了,顧向東起身對她笑笑,“你今晚很有女主人的架勢,還幫著阿姨一起收拾。”

唐唯笑而不語。

“我剛跟家臨打電話了,家臨說顧昔尼因為失去了顧氏的掌控權,整天渾渾噩噩的,連家也不願意回,他應該冇心思管滬市這邊的事。”顧向東說。

“看來真不是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說完,顧向東變戲法一樣,捧著一杯紅糖薑水遞給她,“給你的。”

“這是你煮的?”

“嗯,我向阿姨學的。”

冬日的寒夜,唐唯捧著一杯暖暖的紅糖薑水,整個人都好像被一股暖流包裹著。

她甜甜喝了一口,暖暖的紅糖薑水進入胃部,她笑彎了眉眼看著顧向東,“真好喝。”

“你不是不舒服嗎?咱們上去吧!”

“嗯。”

顧向東帶著唐唯上樓,回到房間。

怕唐唯晚上肚子不舒服,顧向東還特意用湯婆子,給唐唯灌上熱水,拿給她晚上熱敷肚子。

又是紅糖薑水,又是湯婆子的。

顧向東越是對她好,她就越是想保護好他。

不管能不能找到顧安,她都不能讓對方把顧向東的身世公佈。

她安靜躺在床上,顧向東靠過來,從背後抱緊她,把頭靠在她脖頸處。

“好點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睡覺!我抱著你睡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唯閉上眼,一個晚上都在想顧向東的身世,以及那個人到底是誰。

快天亮的時候,她才迷迷糊糊睡著。

隔天早上,她醒來的時候,身邊已經冇了顧向東的身影。

她穿好衣裳,洗漱好走出房間,就見蘇婉坐在二樓的客廳裡。

看到她,蘇婉笑著說:“你起來了。”

自從知道蘇婉和謝良的事情後,唐唯看蘇婉的眼神變了,蘇婉讓她感到噁心。

如果蘇婉冇和謝良做出那些事,顧向東也就不會變成這樣了。

見她不說話,蘇婉指了指自己對麵的空沙發,“坐下和我聊聊?”

“我餓了,我想先吃早飯。”

說完,唐唯就要轉身下樓。

蘇婉起身喊住她,“唐唯,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咱們之前不是談的好好的?我以為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……”

唐唯回頭看向她,打斷她的話,“伯母不要誤會,我和您之間冇有任何誤會。”

“那你連坐下來和我說說話都不肯?”

不想讓她發現什麼,唐唯隻能坐下,“伯母想和我說什麼?”

“你上回答應我的事,還記得嗎?”

唐唯微微疑惑皺眉。

“關於顧衡之的。”

唐唯瞭然,“我還記得,我會儘力的。”

蘇婉忽然起身,殷勤坐到她身邊,“唐唯,你一定要相信顧衡之不是好人,你幫我除掉他,顧家才能安寧。

他不過是一個殘廢,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,你捏死他易如反掌,你……”

唐唯冷冷抬眼看向蘇婉,打斷她的話,“就算顧衡之不是好人,可他畢竟也是伯父的親生兒子,您又何必對他趕儘殺絕?伯母就不想給顧家留一個後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