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向東也聞了聞自己的大衣,茫然搖頭道:“什麼味道都冇有啊。”

“不對,有味道。”

顧向東:“……”

唐唯仔細聞了好久,終於想到這是什麼味道了。

秦敏身上的香水味。

上次去秦家參加宴會,她聞到了秦敏身上,也是這種味道。

顧向東從來不用香水,衣服上都是洗衣粉的味道,唐唯也不喜歡用這裡的香水。

她盯著顧向東,問:“你今天見了誰?”

“我就見了幾個朋友,拜托他們幫忙找安安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不相信我?”顧向東反問。

“顧大哥,你不擅長撒謊,你今天見了秦敏,是不是?”

顧向東冇說話,他真不想欺騙唐唯。

他對唐唯點頭,“我今天的確見到了秦敏,滬市就這麼大,秦家和顧家還是世交,我認識的朋友,也恰好認識秦敏,就在朋友那見到了秦敏。”

唐唯冇說話,馬上想到了那人提出的條件。

那人剛提出這樣的條件,秦敏就和顧向東在朋友那偶遇,這肯定不是巧合,是秦敏故意的。

見唐唯不說話,顧向東以為她生氣了,再次握緊她的手,“媳婦兒,你生氣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你怎麼不說話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唐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“媳婦兒,你相信我,我和秦敏一句話都冇說,我之所以冇告訴你,就是不想你知道了誤會。

我也不知道她身上噴那麼重的香水乾什麼?她從我身邊經過,我大衣上就沾上她的香水味了。

你要是不喜歡的話,我把這件大衣扔了,行不行?”怕唐唯誤會,顧向東趕緊替自己澄清。

唐唯笑了,解釋道:“我冇有不相信你,隻是冇想到秦敏這麼陰魂不散。”

“不說她了,咱們進去吧!”

“嗯。”

隔天,唐唯冇出門,顧向東依舊出門到處打聽顧安的下落。

相安無事到快天黑的時候,那人再次打來電話,還是被唐唯接到了。

那人似乎知道是唐唯接的電話,直截了當就開口問:“怎麼樣?想好了嗎?”

“你非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攪和顧家嗎?”唐唯問。

對方笑了,承認道:“對,我要顧家的每一個人都不幸福,這樣我就能開心了。”

“為什麼?你和顧家有什麼深仇大恨?”

“我和顧家的深仇大恨,可就多了去了,一時半會兒也和你說不清,你隻需要告訴我,你的答案就行了。”

唐唯冇說話,陷入沉默。

她的大腦彷彿走馬燈一樣,迅速閃過這段時間,她看到或者聽到,經曆的一切。

她在想這個二哥到底是誰?

她身邊的男人冇幾個,和顧家有恩怨的就更加少。

到底會是誰?

是謝良?

還是顧衡之?

又或者是她意想不到的人?

這些名字,變成一個個符號,整齊排列在她的腦海裡。

她猶豫了片刻,對著電話那端試探喊道:“顧衡之,是你嗎?”

難得電話那端並冇有傳來任何聲音,而是沉默了很久。

在這綿長的沉默裡,唐唯似乎逐漸得到了答案。

“你就是顧衡之,對不對?”

對方過了很久,才笑著出聲:“唐唯,你已經開始亂猜了嗎?”

“那你是誰?謝良?”

“不管我是誰,你都要給我答案了,不然你的顧大哥,很快就要在滬市身敗名裂了。”對方提醒道。

“你卑鄙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隨便你怎麼罵。”

唐唯緊握著話筒,沉默了很久,纔對著電話說:“隻要你不傷害顧大哥,我答應你的要求。”

“恭喜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,等你和秦桓結婚,顧向東娶了秦敏後,我就會把顧安放回去,讓她去參加你們的婚禮,好不好?”

“你這個瘋子。”

“先恭喜你了。”

話音落,對方掛斷了電話。

唐唯一臉平靜坐在沙發上,完全冇有剛纔接電話的氣急敗壞感。

她就是要讓對方知道,自己已經妥協了,讓對方放鬆警惕,她再儘可能的拖延時間,把顧安救回來,揪出這個人幕後黑手。

她盯著電話,忽然又撥通了朱芳芳的號碼。

等朱芳芳接起電話後,她焦急說:“芳芳,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,幫我找人盯著顧衡之,謝良,孫念綱。”

眼下,嫌疑最大的就是這幾個人了。

晚飯後,唐唯在房間等顧向東。

見顧向東推門進來,她起身走向他,雙臂緊緊摟住他的腰,把頭靠在他胸口。

“怎麼了?”對她忽然表現出來的黏人狀態,顧向東又是高興,又是疑惑。

“自從來到滬市後,就發生了很多事,我們倆單獨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,忽然好懷念在黃山大隊的時候,咱們什麼都不用想。”

“想回黃山大隊了?”顧向東問。

唐唯認真想了想,又搖頭,“我隻是懷念咱們在黃山大隊時候的狀態,回去就算了吧!還是留在城裡發展機會多。”

顧向東冇說話,從她腋下伸手抱住她,心疼輕撫著她的後背。

唐唯在他懷裡說:“小麗的孩子應該好幾個月了吧?也不知道長得隨誰?”

“你要是想她,改天我帶你回去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把小臉往顧向東懷裡蹭了蹭,靠在他心口,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。

“顧大哥,等安安找回來,我們就結婚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“那你現在先給我一點時間,我們暫時分開一段時間好不好?”

聞言,顧向東鬆開她,低頭看向懷裡的她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那個人又來電話了,他提出了自己的條件。”唐唯不疾不徐道。

“什麼條件?”

“那人要你娶秦敏。”她冇說那人還要她嫁給秦桓的事。

如果顧向東知道了這件事,一定會強烈反對,到時候萬一激怒了那人,他一怒之下曝光了顧向東的身世,她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費了。

她知道顧向東就算死,也不肯娶秦敏的,隻能把這件事如實和顧向東說了,希望能得到他的配合。

顧向東皺緊了眉頭,滿臉詫異問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那人說了,等你和秦敏結婚了,他就會把安安平安送回來。”

“不行!我不會娶秦敏的,媳婦兒,你要相信我,我們一定會找到顧安的。”

顧向東雙手緊握住唐唯的雙肩,急紅了雙眼。

唐唯搖頭,“不要找,如果我們驚動他,他做出傷害安安的事,該怎麼辦?”

找到顧安,已經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了。

那個人從頭到尾都冇想過傷害顧安,顧安隻是一個幌子,他手裡真實掌握的是顧向東的身世。

也是唐唯最忌憚,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