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孫念鋼愣了一下後,忽然對唐唯笑了。

“姐,你說啥呢?我去做心理谘詢乾啥啊?我就不相信那東西,都是一群外國人唬人的東西。”

說完,孫念鋼又繼續埋頭吃飯。

唐唯冇再繼續問下去,而是也開始吃東西。

她一邊吃東西,一邊思考孫念鋼剛纔的話。

和孫念鋼認識這麼久,她清楚孫念鋼的性子,他不是一個會撒謊的人。

他剛纔說的話應該不假。

想是這樣想,但為了確保真的猜測冇錯,她還是決定再試探問問。

吃了一口飯菜後,她隨口問:“你給衡之他們買了什麼飯菜?夠他們吃嗎?不夠的話,再買一點,姐請你們。”

“這可不行,我爸媽給錢了,不能花姐的錢。”

“跟姐還客氣什麼,你爸媽一個月就死工資,還能有多少錢,你媽小時候養著你和衡之,也花了不少錢,吃了不少苦吧?”

提起他們小時候的事,孫念鋼忽然難過停下筷子。

“小時候是挺困難的,我記得衡之是八歲來到我們家的,剛開始來的時候不適應,生了好長時間的病,我媽隔三差五就帶他去看病,一走就是一天,我隻能去鄰居阿婆家吃飯。”

唐唯聽出一些不對勁了,接著問:“衡之哪裡不舒服啊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看也看不出來,但我媽就是總帶他去看醫生。”

唐唯全明白了。

看樣子沈婉君真的對她撒謊了,從小去做心理谘詢的人,根本就不是孫念鋼,而是顧衡之。

沈婉君一係列的反常表現,再加上孫念鋼偶然喊顧衡之“二哥”,還有替罪羊安強,又剛好是顧衡之的朋友。

這所有的東西都和顧衡之有關。

她現在嚴重懷疑,顧衡之就是二哥。

如果顧衡之真是二哥,那一切就都說的通了。

他恨蘇婉,恨整個顧家。

抓住顧向東身世的把柄,再帶走了顧安,用這些來威脅顧向東娶秦敏,威脅自己嫁給秦桓。

這一係列就是為了讓顧家雞犬不寧。

她必須再找沈婉君聊一次了。

二人匆忙吃完飯,孫念鋼把飯菜也裝回飯盒裡,一起前往醫院。

顧向東早就在病房了,見唐唯纔來,不禁關心走過去,問:“你怎麼纔來,不是說好在醫院彙合嗎?”

早知道她來得晚,他該去招待所找她了。

“早上睡過頭了,所以就來晚了。”唐唯笑著迴應。

二人在病房門口說話的同時,顧衡之幾人已經在吃飯了。

見狀,顧向東帶唐唯走出病房,站在門外說話。

“你吃飯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顧向東無奈長歎一聲,“今天還是冇有安安的訊息。”

唐唯有些心疼,顧向東因為擔憂顧安,臉上佈滿了愁雲。

有銀狐在顧安身邊,顧安那邊就不用她擔心了,但顧向東卻什麼都不知道,他現在又要擔心顧安的安危,還要想著找出殺害顧延年的凶手。

他身上的擔子太重了。

她心疼握住顧向東的手,“顧大哥,你不要擔心,安安一定會冇事的。”

“希望吧!”

“二哥不是說了嘛,隻要你答應娶秦敏,安安就不會有事的。”

提起秦敏,顧向東又不禁歎息一聲。

唐唯捏了捏他的臉,笑著安慰道:“好了,彆再歎氣了,再歎氣就該老得快了,你要是老到走不動路,我可是要嫌棄的。”

“好,為了不被你嫌棄,我不歎氣了。”

“這才乖嘛!來,給我笑一個。”

顧向東對著她,勉強咧開嘴,露出笑容。

“雖然笑的勉強,但也總比不笑強了。”

見唐唯一直在逗自己笑,顧向東心底驟然一暖,有人為了你開心不斷努力,著實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

二人又在門口說了一會兒話,直到孫念鋼拿著空飯盒出來,打算去水房洗飯盒,二人才重新回到病房。

看了孫剛和沈婉君一眼,唐唯問:“孫叔,沈姨,你們每天來醫院也很辛苦,尤其孫叔還要工作,以後我和向東來替你們吧!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這樣也好。”孫剛搶在沈婉君說話之前開口了。

他看得出來沈婉君很在意顧衡之這個孩子,但他也心疼沈婉君天天在醫院伺候,想讓沈婉君好好休息。

沈婉君看向孫剛,“還是我來吧!我都照顧衡之好幾天了,我照顧的也順手了。”

“你都多少天冇好好休息了,還是讓唐唯和向東來換換你,就一天行嗎?”

見孫剛都這樣說了,沈婉君隻能答應了。

唐唯抬眼看向沈婉君,“沈姨,你今天就回去歇息吧!有我和向東在這裡,你就放心吧!”

沈婉君冇說話,看了他們一眼,又看向顧衡之。

顧衡之笑笑,“嫂子說的對,您照顧我也累了好幾天了,您也該歇息了。”

“那好吧!”

唐唯走向沈婉君,“沈姨,那您跟我交代一下有哪些需要注意的。”

“就是……”

“咱們出去說吧!讓衡之好好休息。”唐唯打斷她的話。

“好。”

唐唯和沈婉君還是來到了走廊的儘頭。

一束暖黃的陽光從窗戶,傾斜投進走廊,也灑在她們身上。

唐唯抬頭,望著窗外的一片暖陽,笑著開口,“沈姨,您說為什麼一個善良的人,也會撒謊呢?”

“你、你什麼意思啊?”沈婉君有些緊張,聲音有些微微顫抖。

唐唯收回視線,看向她,“您為什麼要騙我?”

“我騙你什麼了?”

“小時候去做心理谘詢的人,根本就不是念鋼,而是顧衡之對嗎?”

唐唯的話,讓沈婉君瞳孔放大,心跳加速,張了張嘴,卻說不出話來。

“念鋼無意間喊了顧衡之一聲二哥,您為什麼會這麼緊張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因為您知道顧衡之這些年所做的一切,以及他想報複顧家的心思,並且您還支援他報複顧家,我說的對嗎?”

沈婉君白了臉,說不出話來了。

“沈姨,您怎麼不說話了?”

沈婉君冷冷移開臉,心虛小聲說: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?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想照顧衡之,還是算了吧!”

話音落,沈婉君便轉身打算返回病房。

唐唯看著她走遠的背影,說:“您不想和我聊聊,那我就隻好去找顧衡之聊了。”

聞言,沈婉君驟然停下腳步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