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婉君努力維持鎮定,滿臉憤怒回頭看向唐唯,咬牙道:“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

唐唯不慌不忙走近她,麵對麵站在她跟前。

“這句話也是我想問您的,您到底想乾什麼?”

沈婉君動了動嘴唇,雙手不安交握在身前。

“您明知顧衡之做的那些事,卻撒謊維護他,您這樣做,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孫叔一生正直,如果他知道您縱容顧衡之作惡,您覺得孫叔會原諒您嗎?還有念鋼,念鋼心思單純,他會接受自己一直最信賴的哥哥,是個壞人嗎?”

沈婉君麵無表情,並未因為唐唯的話流露出多少愧疚,反而還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樣。

見沈婉君這樣,唐唯多少還是有些難以置信。

沈婉君本性善良,一個善良的人要經過一番多麼激烈的心理掙紮,才能變成現在這副心安理得的模樣?

唐唯動了動嘴唇,剛打算繼續開口,就見沈婉君笑了,笑紅了眼眶。

“你什麼都不知道,隻會用這種高高在上的口吻來指責衡之,你怎麼知道顧家對他做的,遠不及他對顧家做的的十分之一呢?”

唐唯疑惑皺緊了眉頭。

“我不覺得衡之有任何錯,顧家會有今天都是活該。”

唐唯看向沈婉君的眼神變得陌生,這樣的沈婉君還是她認識那個善良的沈婉君嗎?

深呼吸一口氣,沈婉君挺直了背脊,將視線落在唐唯身上,“我之前就對你說過,顧家冇一個好人,還勸你早點和顧家劃清界限,是你非要攪和進這趟渾水裡的。”

唐唯頓悟。

怪不得第一次見到沈婉君的時候,她會勸自己認真考慮和顧向東之間的事。

原來那個時候,她就已經知道顧衡之要對顧家做什麼了。

明明渾身還籠罩著暖陽,她卻好像墜入冰窟窿一樣冷,她痛心疾首盯著沈婉君,道:“沈姨,您不應該攪和進這裡來的。”

“我和衡之的母親是好姐妹,她的仇,我一定要幫她報。”

唐唯皺緊眉頭,“她的仇?”

“陸琳剛嫁到顧家冇幾年就意外死亡,這件事肯定和蘇婉有關係,她那個狠毒又善妒的女人,心眼比針孔還小,一定是她害死了陸琳。”沈婉君十分篤定。

唐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。

陸琳的死,蘇婉知不知情,她不能確定。

但謝良是因為蘇婉,纔會害死陸琳。

說到底,陸琳的死和蘇婉也有關係。

沈婉君深呼吸一口氣,抬眼看向唐唯,“唐唯,老孫一直拿你當女兒看待,如果你不管這件事,我今後也會拿你當女兒看待,如果你非要管這件事,那我們今後就隻能是敵人了。”

唐唯無奈笑笑,迎上沈婉君宣戰的目光,“沈姨,我不能不管這些事,顧衡之帶走了安安,還要對顧大哥下手,我不能讓他們有事。”

“那我們就隻能是敵人了。”

“既然沈姨不肯回頭,那也彆怪我了。”

二人談崩,一前一後返回病房。

她們回到病房的時候,孫剛正在跟顧向東囑咐,照顧顧衡之的一些注意事項。

想到唐唯已經清楚顧衡之的身份了,沈婉君笑著出聲打斷孫剛,“老孫,剛纔唐唯跟我說,他們還有彆的事要忙,就不能來照顧衡之了,衡之還是交給我來照顧。”

孫剛馬上停下來,愣愣看向唐唯。

“彆的事也冇有衡之重要,我們可以照顧衡之的。”唐唯反駁了沈婉君。

沈婉君冷冷看向唐唯。

唐唯故意對她笑笑,“還是說沈姨不放心我們來照顧衡之嗎?”

“有什麼不放心的,說起來你們跟衡之,比起我們和衡之還要親,你們能留下來照顧衡之,我們當然放心了。”孫剛立即接話。

“既然孫叔都這樣說了,那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見唐唯和孫剛二人已經決定了這件事,沈婉君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。

雖然她們現在各自為營,但她們都不想讓孫剛知道這些,不想在孫剛麵前表現出任何反常的行為,引起孫剛的懷疑。

孫剛和沈婉君又交代了他們幾句,就離開了醫院。

臨走之前,沈婉君還回頭看了顧衡之好幾眼,麵帶擔憂不甘心離開。

孫剛一家人離開後,顧衡之的病房徹底恢複了安靜。

顧向東站在顧衡之床邊,問:“衡之,你今天覺得怎麼樣?還有哪裡不舒服嗎?”

顧衡之對他笑著搖頭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餘光瞥了唐唯一眼,顧衡之忽然開口,“哥,醫生說今天給我重新換一點藥,你去幫我問問醫生,藥都開了嗎?”

“好,我這就去。”

顧向東走後,病房就剩下唐唯和顧衡之了。

唐唯站在病房門口,確定顧向東走遠後,這纔回頭看向顧衡之。

“二哥,我終於找到你了。”

唐唯慵懶倚靠在門框上,看向顧衡之的眼神卻冷如寒冰。

顧衡之靠坐在床頭,隻是對她笑笑。

“你藏的可真夠深的啊。”

顧衡之笑著抬眼看向她,一改之前唯唯諾諾的模樣,眼底全是精明算計,“我藏的再深,不也被你發現了。”

“這就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也叫邪不壓正。”

顧衡之麵上始終帶著淺笑,隻是那笑容讓人後背滲出一陣陣寒意。

唐唯沉下臉,緩緩走到他床前,“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做的吧?安強隻是你的替罪羊,對不對?”

“對。”顧衡之大方承認了。

“你當年不是想要害死竇宏興夫婦,而是想害死顧大哥吧?隻是你冇想到竇宏興寧願和歹徒同歸於儘,也要保護顧大哥和他的妻子,讓你的計劃落空了。

你之所以會殺了竇宏達,是因為他拿著竇宏興的筆記本去找你了,竇宏興一直在調查你,筆記本上麵記錄了很多你的資訊,那些資訊一旦落到顧大哥手裡,你的身份就會敗露,所以當竇宏達拿著撕下來的那一頁去找你,你就殺了他,對吧?”

顧衡之笑了。

“還有在縣城的安強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